清风书院 > 红楼春 > 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层……

第九百三十二章 林如海在第五层……

 推荐阅读:
    “姐姐!”

    贾蔷将黛玉请了回来后,黛玉在宁安堂看见尹子瑜,忙堆笑唤了声。

    尹子瑜却是先屈膝见礼,福了一福。

    黛玉忙上前搀扶起来,嗔道:“往后可不许如此了,岂有此理?让人见了只当我拿大。唤你姐姐,原是姐姐年长我二三岁。往后都是家人,不兴这个了。”

    尹子瑜闻言,看着黛玉的目光又柔和了些,抿嘴笑着点了点头

    “嘿嘿嘿……”

    此时,二人耳旁传来一阵笑声,两人齐齐看了过去,贾蔷忙住口。

    惹得黛玉、子瑜并紫鹃、南烛一起笑了起来……

    贾蔷干咳了声,道:“走罢,往西府给老太太见个礼,咱们就进宫。回来后拾掇东西,准备上船!烟花三月下扬州,咱们去瞧瞧烟雨江南之美。”

    自古渣男嘴甜会哄人,贾蔷自然也不例外。

    几句话一勾勒,让双方人马产生了共同的愿景……

    一行人往西府行去。

    ……

    “来了来了!”

    荣庆堂抄手游廊下的小丫头子远远看到贾蔷、黛玉、子瑜进来,就跳脚欢呼起来。

    鸳鸯、琥珀都一道迎了出来,笑道:“刚才里面还正说着呢,算算时候也该来了,可巧这就来了。”

    几个小丫头子抢着打起门帘儿,三人倒也没目中无人,贾蔷一人赏了颗金瓜子,喜庆的小丫头子们嘴都要咧的合不拢,跪地上磕头。

    鸳鸯在一旁笑骂道:“这几个小东西就指着今儿发财呢,昨儿晚上起就叽叽咕咕的念叨着。”

    贾蔷哈哈一笑,一行人入内。

    荣庆堂上,贾母、薛姨妈并李纨、凤姐儿、姜英俱在,贾家一众姊妹们也在。

    另外,宝钗为子瑜女官赞善,此刻立于门前候着。

    见尹子瑜随贾蔷入内,上前见礼。

    尹子瑜微笑抬了抬手后,宝钗起身,跟在三人身后。

    满堂内眷,就看着贾蔷被三姝围绕而来。

    此时除了贾母外,其余人皆站起来相迎。

    不仅因为贾蔷是一等宁国公,黛玉为一等宁国夫人,最重要的是,尹子瑜为先帝所封长乐郡主。

    昨日,宫中赏赐下的宫人,又分明是公主的位份。

    国礼,已在家礼之上了。

    贾蔷躬身揖礼道:“给老太太请安。”

    黛玉和尹子瑜则屈膝福了福,有趣的是,黛玉未开口……

    她不开口,则三人由贾蔷代言也可。

    她若开口,子瑜就多少有些尴尬……

    堂上诸人都是人精,哪有看不破这个的?一个个都笑了起来。

    黛玉今日重新扮上大妆,子瑜亦是如此。

    二女神秀光辉,夺目耀眼。

    宝钗虽无盛装在身,然其天生肤色极白,再加上薛家家底深厚,有八宝珠钗映衬,竟也不逊色几分……

    凤姐儿一语双关高声笑道:“蔷儿,你可真是个有福的!”

    贾蔷哼哼笑一声,没有反驳,同贾母道:“老太太,我和两位夫人还有宝妹妹进宫谢恩。你们在家打包行李,装好的,就让人直接送往城外码头的船上。今儿多半是走不了了,明儿一定出发。”

    贾母笑道:“这样急?不过也不当紧,你大婶婶、三婶婶张罗着搬,我和凤丫头就盯着厨房,今晚上在园子里好生摆下大席,一大家子喜庆喜庆!”

    贾蔷笑道:“好啊!”看了一圈又稀奇道:“宝玉呢?这几天都不见了,让你老藏起来了?”

    贾母惊喜道:“你还想着他?他这几日身子不大受用,在他院子里歪着呢。另外,郡主当面,他也要避讳着些……”

    看这老太太的目光,许是盼着贾蔷说出“一家人不必忌讳”的话来……

    贾蔷却只笑了笑,点头道:“老太太说的是,毕竟不是成亲前了,如今大了,姊妹间也不好再混在一起,就让他好生养着罢……若无其他事,我们就走了。”

    贾母闻言老脸抽了抽,顾不得心里怨恼,忙叫住,神情有些作难,却还是开口道:“蔷哥儿,你大姑姑的事……你还是要上点心,出些力,想想法子……”

    贾蔷作不解状,问道:“皇贵妃怎么了?不是因为伤心母丧,如今在宫里静养么?”

    贾母面上浮现出些许哀伤,道:“她娘没了,悲痛欲绝之下,总难免一时想不开,迁怒咱们。可如今她想明白了,明辨了是非,心中十分愧欠,劳我同你道个恼呢。蔷哥儿,她也不易啊……”

    贾蔷思量稍许后,缓缓道:“皇贵妃为何被下了差事,我不清楚,连恪和郡王也不知道。她如果真的觉得已经好了,那就自己去寻皇后娘娘说罢。她是皇贵妃,有事原该直接同皇后娘娘说。岂有由我这个外臣去求情的道理?”

    贾母闻言想了想,也的确是这个道理。

    没法子,只能让贾蔷等先进宫去了……

    等他们一行四人出去后,贾母同薛姨妈叹息道:“到底是郡主,后族贵女,我都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她也没点动静,可见未将我放在眼里……”

    听她埋怨之意,薛姨妈笑道:“老太太许是想偏了,我瞧着郡主之意,怕是不愿迈过蔷哥儿来做主。听宝丫头说,郡主十分敬重蔷哥儿。”

    贾母闻言扯了扯嘴角,叹息一声道:“昨儿那些诰命就问了皇贵妃之事,我还能如何回答?一时半会儿的不当紧,时日长了,又哪里能瞒得过那些人精?到了那个位置,一旦真退了下去,再想上来,就千难万难了。我也没寻思着能指着宫里皇贵妃做甚么,只盼她能有个好结果才好。说到底,也是我带大的孩子……”

    ……

    大明宫,养心殿。

    贾蔷一行进宫后,黛玉、子瑜和女官宝钗就被接去了凤藻宫,贾蔷则先往大明宫面圣。

    看着跪在地上的贾蔷,眼圈隐隐有些发黑,居然还忍不住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敢在肃穆凝寂的养心殿内打哈欠的人,着实不多见……

    隆安帝见之登时黑下脸来,呵斥道:“混帐东西!你先生为了朝政,生生累倒在宫里!再看看你,一副酒色过度无精打采的德性!你也有面目当林爱卿的衣钵弟子?”

    下方元辅韩彬呵呵笑道:“皇上,贾蔷新婚燕尔,难免如此。旁人只成一回亲,他成两回,也难免操劳过度。不过贾蔷,皇上也是爱护你,你还年轻,莫要被酒色掏空身子,不是顽笑的。”

    除了韩彬外,还有户部尚书郭松年。

    贾蔷大感冤枉,辩解道:“没有的事!今儿早上臣还在前院和亲兵们举石锁打熬筋骨来着……”

    隆安帝冷哼一声,道:“进宫何事?”

    贾蔷忙收敛神情,正色道:“谢君父皇恩!”

    这话……

    李暄在场能吐他一脸唾沫!

    韩彬和郭松年对视一眼后,都呵呵笑了起来。

    是不像林如海的弟子,太不要脸了……

    隆安帝扯了扯嘴角,审视了贾蔷两眼后,面色却和缓了下来。

    因为贾蔷说这话给他的感觉,不似作伪。

    且以贾蔷的品性,原不是阿谀佞幸之小人,也不需如此。

    可见,他是真心来谢恩的。

    隆安帝“唔”了声,道:“你的功劳朕心里有数,念你不易,携皇后去当了你的高堂父母,这两日劝谏朕亲贤人远小人的折子御书房都快堆不下了。”

    贾蔷心里骂了几句后,再度谢恩。

    韩彬都听不下去了,岔开话题道:“贾蔷,你准备何时南下?”

    贾蔷道:“今日进宫陛见谢恩罢,明日就出发。”

    韩彬点了点头,叮嘱道:“越快越好!你身上的担子不轻,要尽快尽多的运回些粮食来。另外,不必都运回京。具体往哪处运,郭大人会同你保持联系,你好生配合,不要意气用事。”

    贾蔷看了眼郭松年,见他拱手微笑,也点了点头,同韩彬道:“这种国朝大事,意气用事甚么。”

    韩彬提醒道:“你出去公干,带着满门老小一道出去游山玩水,像话么?”

    贾蔷皱眉道:“带不带她们都是两艘船,不带她们船速还能加快?”

    韩彬笑道:“那也不必都带走嘛……你别这样看老夫,这不是老夫之意,是你先生的意思。喏,因为你昨儿大婚,老泰山却不是如海,他也不好传信给你,就托老夫带句口信与你。”

    “甚么口信?”

    韩彬看着贾蔷道:“你先生让你将一双儿女留在京,太小了,经不起颠簸。”

    贾蔷脸色登时难看的厉害,一脸的憋屈愤懑,咬牙看着韩彬低吼道:“我又不是领兵出征,留甚么人质?”

    韩彬与御案后的隆安帝对视一眼后,沉声道:“贾蔷,此事是你先生开的这个口,怎么,你也要闹一场?”

    贾蔷一滞后,长呼出口气,转头看向隆安帝道:“皇上,没这个必要罢?臣又非领兵大将……”

    隆安帝喝道:“海师衙门不算将门么?你总领海师大权,不算领兵大将又算甚么?”

    郭松年在一旁呵呵笑道:“宁国公,林相虽在养病中,却始终心系朝廷。林相以为,对军中的肃整,可先从宁国公开始。毕竟,赵老公爷不出,如今大燕武勋便以宁国公为首。由你来破军中局面,也算大功一件。”

    贾蔷翻脸道:“你少拿我先生说事,你不说就以为我不知道?此事若不是李子升的主意,那才见鬼了!李子升此辈,真让人瞧不起。推行新政,想要革新兵部,那就堂堂正正的去搞。便是要求父子不能在同一军中,破军阀私兵之隐患,那就往九边军镇上使劲。

    我儿子今年连一岁都不到,我也不是带兵出征,他往我身上套甚么?觉得我好欺负是不是?三番两次没完了……

    好啊,我就让他知道知道,我到底好不好欺负!”

    “放肆!!”

    隆安帝见他尥蹶子,勃然大怒一拍御案厉声道:“你在给哪个使脸子!越发惯的你没个样子,你自己瞧瞧,你现在得意忘形成甚么德性!

    从你开始规整就不行了?你自己打望打望,哪个臣子出去公干,带上全家老小,带上一对老婆小妾?

    朕不愿同你理论,不愿拘着你,你倒得寸进尺,愈发不知好歹了!

    你少赖李晗,元辅,将林爱卿的信拿出来,让他看看,到底是不是他先生的意思!”

    韩彬叹息一声,从袖兜中取出一封信来,递给贾蔷。

    贾蔷将信将疑的打开,越看越震惊,两眼中满满的不解……

    居然真是林如海的意思……

    尽管,贾蔷早就准备将李婧留下,一双儿女也没打算带着千里奔波,的确太小了,担心水土不服。

    这个年月,便是龙子龙孙都常因为点点风寒而丧命,他前世的小孩,一出生就要打许多疫苗,便是如此,夭折的孩子也不在少数,他又怎敢带着一双儿女四处浪……

    但这个打算,除了他和黛玉、李婧三人外,没有告诉任何人。

    而一双儿女原就是从扬州奔波来的,所以应该也没谁会知道他的担忧……

    万万没想到,他这个先生已经在第五层看着他了……

    贾蔷的震惊不解的反应,也正好落在了隆安帝、韩彬、郭松年等人的眼中。

    尽管以他们对林如海的了解,不认为他会安排这样一场师徒大戏……

    不过此刻贾蔷的表现,更加印证了这点。

    这一点,也让一众君臣愈发钦佩林如海的品格,以为名臣贤臣之典范。

    果真是毫无私念,一心谋国!

    “如今你又怎么说?”

    隆安帝冷哼一声后问道。

    贾蔷抽了抽嘴角,道:“臣原就没说不答应,只是觉着皇上和朝廷信不过臣,才实在不舒服……”

    隆安帝冷笑一声道:“朕还真信不过你!”

    贾蔷愕然看上去,韩彬在一旁哈哈笑道:“这能怪皇上?你小子素来都是想着往外跑。这次又要往南粤海边走一圈,皇上和朝廷,还真担心你一个突发奇想,带着家眷一道登上大海船,跑出去浪荡几年再回来。到那时,皇上和老夫等又到哪去说理去?”

    贾蔷气的哭笑不得,道:“我这……我怎么可能做这等不着调的事?”

    隆安帝哼哼了声,道:“你做的不着调的事还少了?你成亲快活的这几天,你知道朕接到了多少弹劾你的折子,说你以绣衣卫缇骑抄家灭族为要挟,逼着无数良善迁移安南?!贾蔷,你脑子里都在想甚么东西?想出海想魔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