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 第八百九十九章 阴阳道人(求订阅)

第八百九十九章 阴阳道人(求订阅)

 推荐阅读:
      踏破铁蹄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灵道子想为上清派复仇。

      这是他看着师尊创建的门派,但也眼见着门派走到了尾声。

      灵道子不想知门派是怎么衰退的,但他清醒时知道门派是怎么没掉的。

      阴阳道人便是罪魁祸首。

      这是操控了上清派三大长老的人,也是玉石俱焚时传来的唯一指令‘铲除破灭上清派的阴阳道人’。

      相较于其他参与此事的道家派系,刘彦珺重点的点名了阴阳道人。

      这是点名道姓,也是灵道子觉得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感知中似乎有某种异常,但僵尸目不能视,鼻不能闻,诸多感知与常人不同。

      僵尸对一些宝物难有抵抗之力,而正常人接触则毫无问题。

      但他们对正常人某些难于避免的术法也有着独特的抵抗力。

      至少阴阳道人的幻术对他影响不大。

      李鸿儒眼睛一瞪时,只见灵道子提着的那把法剑一拉,顺着阴阳道人拉扯的力量奔袭了过去。

      “是飞僵!”

      合气道人通晓部分阵法,也最先看到灵道子,当下不由为之大骇。

      若没有独特的术法或法器,又或近战实力更胜于刀剑不入的飞僵,飞僵对很多人而言就意味着不可战胜,甚至于遭遇后无法逃脱。

      杀一个不亏,杀两个就是挣的豪言壮志话语还在耳边,但在此刻,合气道人只后悔自己没有早点去羽化。

      羽化登仙或许还算一条凶险求生的通天大道,但被飞僵弄死便是实实在在的死亡。

      这类生灵的阴气已经转化成了尸气,即便飞遁出元神也会沾染沉沦。

      他大骇时,只见灵道子对着他法剑一扫,那法剑上一道剑芒急速飞了出来。

      合气道人身上一面八卦镜刚刚祭起,随即被那剑芒一剑戳破,身体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

      “飞僵?”

      手拿操控的丝线,阴阳道人的反应并不慢。

      他拉扯时只是觉察这一次飞射捕猎的对象有些轻松,全然没有此前那些不怕痛楚的僵尸般挣扎。

      这让他还以为逮到了此前发声的朝廷幕后操控官员,接连释放了幻术。

      待得合理道人出声,灵道子亦是瞪大着双目,看着灰雾中陡然呈现的灵道子。

      弯钩拉扯着灵道子的躯体,刀剑不入的肌肤被他丝线扯开,但灵道子没有任何痛楚知觉。

      一剑扫落合气道人,灵道子已经对着他一爪抓来。

      “偏!”

      阴阳道人缠绕在灵道子手上的丝线一拉,关节错动的声音传来,灵道子这一爪顿时远远偏离了出去。

      甚至于灵道子的步伐还有了趔趄。

      但阴阳道人的脸上没有任何欣喜可言。

      对常人的致命伤害,对灵道子这种飞僵无感。

      在飞僵致命的尸元丹位置,那是镶嵌了厚厚的一层合金甲,并非他弯钩所能穿透。

      他这是操控人的术法,并非直接杀伤性技能。

      此前阴阳道人提及自己需要其他人配合的原因不外如此。

      “你们朝廷的人是不是控制了这些僵尸!”

      “出来!”

      “你出来!”

      “嗯?”

      阴阳道人应对灵道子时朝着周围一阵大喝。

      待得惊咦发声时,他大袖一抖,左手一阵眼花缭乱的操纵,顿时有数十道飞线射出。

      “又是飞僵!”

      再一次拉扯过来,阴阳道人依旧没看到他心目中朝廷幕后操控者。

      在他的丝线上,这一次是个持着鹤羽扇的瘦弱道人。

      对方脸上翻白的死鱼眼,还有漆黑瘦小散发着尸气的身躯,无一不证明着对方的身份。

      “你是在找我吗?”

      福运子闷哼一声,黝黑的身体上层层黑毛长出。

      只是瞬间,灵道子的模样宛如变成了一只猿猴。

      他低沉发声,脚底生风,身体飞纵如影子一般,手指已经像鹰爪一般探了过来。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阴阳道人口中的话语还未吐完,他只觉胸口处一痛,随即便见自己心脏被福运子摘了出去。

      意识之中天旋地转的感觉传来,阴阳道人还没来得及运转元神,便见眼前一条漆黑的通道陡然显出。

      元神颤栗感传来,阴阳道人看到了一张巨大的嘴。

      仿若鲸吞一般,元神在朝着这张巨嘴飞去。

      “不!”

      阴阳道人神魂恐惧,发出了这辈子最大的声音。

      “真没用,打这种人还要我帮忙,你……”

      仿若天雷般的声音在耳边响动时,他感知中开始归于混沌,再难有意识转动。

      “……只会囔囔叫唤报仇,还能干其他什么正事。”

      福运子很是嫌弃的话语吐槽完,又扯了扯身上的拉钩和丝线。

      阴阳道人虽然被他一爪抓死,但对方这些小钩子和丝线着实麻烦。

      福运子拉扯了一把,将阴阳道人的手指强行扯下,又扯断了对方的袖子,最终扯了一圈,扯到了灵道子身上,将两人扯到了一起。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啊”福运子头疼道。

      “这是阴阳家的傀儡操控装置,在武帝罢黜百家时,阴阳家便归入了道家……”

      “我不要听你讲这些没用的,你赶紧给我将这些丝线扯出来。”

      灵道子卖弄往昔的见识时,福运子只觉头疼得厉害。

      见得灵道子拿着法剑切了切,在十余秒之后终于切断了一根丝线,福运子只觉更头疼了。

      “这么切要切到什么时候,还有这么多小钩子在身上!”

      “我也不知道,只能慢慢切,要不你就扯,只是如今扯坏了身体,只怕是没什么人给咱们修复了。”

      “我也知道啊,要不我哪里会问你有什么办法,你果然干不了正事呀,我要是有你那样的师尊,我定然能成为天下第一,哪里会落到如今这种境遇……”

      “要用火烧一烧吗?”

      福运子唠唠叨叨埋怨灵道子时,李鸿儒终于摸了过来。

      接连有两尊飞僵对付阴阳道人,李鸿儒只觉很靠谱,阴阳道人与合气道人再强也会被这种术武双修者克制。

      何况这是一次出动了两个。

      李鸿儒本还想靠着隐身衣偷袭弄死阴阳道人,如今则是省了心。

      他摸索着方位行进了数十步,这才看到绑成一团的福运子和灵道子。

      异样的神色在他眼中闪过,李鸿儒左手一道南明丙火,右手一道南明丁火燃起。

      “我想要”福运子点头道。

      “我也想要,但我有点怕你的火烧到我身上!”

      相较于福运子,灵道子多了一份谨慎。

      他宁愿被纠缠的丝线捆绑,甚至剔除部分身体,但他压根不想碰李鸿儒的阴火。

      福运子这没头脑的智障,这简直是想引火烧身。

      灵道子觉得与当今朝廷的人合作时还是小心一点,要不就会像刚刚提着飞走的那个年轻道人一样,假火变成真烧,一个不小心就真烧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