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贞观三百年 > 273 一道光

273 一道光

 推荐阅读:
      跑了二十来步,刘澈就感觉好像身体被掏空。

      整个人喘得比刚才拉车的大水牛还要激烈,后头追来的几个人,龙精虎猛的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给摁倒在地。

      “跑!跑!你倒是继续跑啊!”

      “英雄!好汉!饶了我这一回,饶了我行不行?”

      “你他妈当我们太上道的圣女是白玩的?!啐!”

      一口唾沫啐在了刘澈脸上,身强体壮英姿雄发的邪教徒手一挥,“绑了!”

      “哎哎哎,哎!别!别这样绑!我他妈手不利索!卧槽!哎哟哟……”

      刘澈感觉自己的胳膊瞬间就麻了。

      这也太难受了吧。

      “姓刘的!你倒是挺有眼力啊,还知道往码头跑,你他妈倒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啊。不过谁叫你今儿运气不好呢?刚好啊,我们太上道在码头还有五六七八个馆子,怎么,还有仨圣女,要认识认识不?”

      “好汉,我就是一个屁,你把我给放了吧?”

      “呸!你是一个屁?你就是个屁,那也是神仙屁!早他妈盯上你一年多了,好你个老小子,东躲西藏的,还真是让我们得不了手啊。”

      “英雄,诸位太上道的英雄,我他妈就是一铁废物,真的,我就是铁废物,我啥也不会啊。”

      “闭上你的鸟嘴!你个老小子有啥用,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圣姑说了算。带走!”

      “哎!哎!哎!!!!这儿可是宋平县的码头!这儿可是朱鸢江!这儿可有税警团还有驻军!”

      “傻了吧姓刘的?今儿学生闹事儿,你当我们太上道的人会没点儿动静?省省吧你!”

      说罢,刘澈的大裤衩就被剥了下来,又攥了一团乱麻,直接把刘澈的嘴给堵上。

      严严实实的,两边的腮帮子都撑起来老大的一个包。

      “唔!唔!唔唔唔唔!!!!!!”

      扭来扭去的刘澈还在挣扎,却听那“身毒太上道”的英俊小伙儿嘿嘿一笑:“姓刘的,你要是再不老实,我可让你以后都别玩圣女了,把你裤裆里的家伙给割了,让你做贞观朝最后的一个太监!”

      “……”

      刘澈瞬间老实了,严刑拷打都好说,割耳朵割鼻子也行,但是鸡儿,不行!

      “走!”

      这群“身毒太上道”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年轻英俊且身强力壮,怎么看都是一等型男,皮囊扔到人堆里,那当真是抢眼夺目。

      被塞进了麻袋,两个俊男将他抗了起来,不多时,就奔码头去了。

      刘澈两眼一抹黑,不过耳朵还能听见动静,很快,就听到了女人的声音。

      不用想,一准儿是本地的“圣女”,要不就是“螺娘”,想到这个,他当时就心中恼怒:他可是大客户!

      淦!

      并没有什么卵用,“身毒太上道”的人,怜香惜玉都不会,更何况是他这二百来斤肥肉。

      “香主,逮着了大鱼!那个被发配到南海来的工程师!”

      “嗯?!真的假的?!”

      “就在麻袋里。这老小子应该是想要避风头,挑了一条好路。可他哪里晓得,码头上本来就是吃空饷的多,今儿城里闹恁大的动静,能打的都拉走了,现在码头上都是老弱病残。哈哈,这狗东西也是太自信了一些,当这交州是杭州、扬州那等地界呢。”

      “走!上船!先去朱鸢县!”

      “好嘞!”

      “你们‘兔儿班’这回做得好,做得好啊!我一定跟上头详细汇报,为你们请功!不说给你们讨个庄子,一片香蕉园总归是有的!以后你们想做寓公就做寓公,想做地主就做地主!有了这个姓刘的,咱们的家伙,明年就能大变样!”

      说话的这位香主很是激动,“还能开办学校,他这样的,可是相当的难找啊。整个南海也没几个,像他这样不得志的,就这么一个。”

      “香主,这老小子极为好色,您看,是不是路上请几个‘螺娘’陪着?”

      “好色?好色好啊!好色这是最好的!给他多配几个,让他留种,到时候有了孩子,敢跑就杀了他的崽!”

      “高!香主实在是高啊!”

      麻袋中的刘澈,先是一喜后是一惊,接着是猛地一哆嗦,这邪教徒真他娘的毒啊。

      还别说,刘澈这种怕被噶了****的,放寻常人家,那自然就是没良心的浪子,生儿生女那都是拍拍屁股走人,养个屁的养。

      偏偏他又不是什么浪子,内心还是有些坚持的,这就容易被拿捏了。

      正所谓“君子可欺之以方”,像刘澈这种还有底线的,就是拿底线去要挟,不敢说一拿一个准儿,但大部分时候,还是管用的。

      此时此刻,刘澈心知肚明,他这一回啊,算是真的栽了!

      他娘的万万没想到啊!

      这“身毒太上道”的邪教徒,还挺会他娘的钻空子!

      这尼玛也能被逮住!

      刘澈更是恨不得指天发誓,这狗屁交州地方的驻军,全他娘的废物,平日里吃空饷至于这么凶狠吗?

      学生闹事,能抽多少人去弹压?!

      就这,结果直接码头没人了?

      警察也是废物!

      税警团的王八蛋平日里不是哪儿哪儿都有踪影吗?

      怎么到他一个帝国的精英,需要国家暴力机关保护的时候,全他娘的消失得不见了?!

      还有王法吗?!

      还有法律吗?!

      淦!

      刘澈越想越气,心中暗道:他娘的,早知道还不如直接躲水利公司呢!就是留在消防局,那也比落在邪教徒手中强啊。

      他感觉自己肯定是脑子抽了,居然会选择这里跑路。

      下意识的,刘澈把想来码头消费这件事儿,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管不住小头的冲动,导致了现在大头比什么时候都要大,这也算是求仁得仁的一种特殊形式?

      自认横竖没有办法挣脱跑路,刘澈倒也淡定了下来,心中还揣摩起来:阿才这个小崽子,你他娘的可别瞎浪啊,我是栽了,你他娘的可别栽了啊。你要是栽了,王兄弟怎么说也会受点儿影响。

      想起了王角,刘澈顿时又觉得南下这一趟,最大的收获,就是认识了王角。

      他觉得王兄弟这个人,虽然遮遮掩掩躲躲闪闪的,但实际上心胸极为开阔,为人是真大气。

      跟那些瘪三,真不是一回事。

      王兄弟哎……哥哥我是真的栽了啊。

      艹!

      心中一叹,刘澈顿时放宽心了,任由“身毒太上道”的人摆布,爱咋咋吧,到哪儿是哪儿。

      人生么,就是这样了。

      不多时,比平日里安静了不知道多少的码头,竟是半点大的动静都没有,几个馆子的姐儿一边磕着瓜子儿,一边在那里看着别家的馆子忙活。

      “哎,刚才那几个小相公,是不是出去追谁了?”

      “是‘娜迦院’的,说有个以前常来玩的老客,拖欠了一年多的钱,这会儿竟然敢冒头,就被逮住了,好一顿打。”

      “一年多啊,这得多少钱啊。”

      “三四千吧。”

      “那也不多啊。”

      “我说的可是金币!”

      “呀!”

      姐儿们当时就惊了,这得什么服务啊,花三四千的金币,这还得了?!

      而这光景,“娜迦院”的一辆花车,直奔一艘花船。

      这花船装饰的当真五颜六色,各种颜色的丝绸又缠绕其上,红红绿绿花枝招展的,很有故天竺之民风。

      船头几个正在练习肚皮舞的舞娘,被动静打扰到了,便探头探脑地看着。

      “看什么看!都上岸!”

      香主吼了一声,那几个明显不是汉人模样的舞娘,顿时连连点头,赤足奔跑下了甲板。

      “快!甭管是电报还是快马,把消息先传到长州。让文阳那边早做准备,就说装备有望!”

      “是!”

      等到大包小包都送上了船,这花船便顺着朱鸢江,朝着东南去了。

      这艘花船有点特殊,除了风帆桅杆之外,在船尾还有个滚筒式的明轮,蒸汽机还在预热,这光景全靠水流和风,才能顺流直下。

      等到一声“呼啦啦”的咆哮声,浓烟冲烟囱中喷出来之后,滚筒式的明轮,这才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古怪声响,然后很有节奏地朝着东南而去。

      整个宋平县的码头,今天是唯一一艘像样一点的船离岸。

      其余的船,花船没有客人;货船没有货物,冷冷清清、安安静静,显得极为寂寥。

      花船开出去许久,一身锦袍的香主,这才换上了另外一套衣裳。

      这衣裳颜色更加符合故天竺国的风格,只是又有不同,宽袍大袖明显就类似道袍。

      只是道袍和各种道士的正装,又是风格迥异,只见胸口有个圆圈,中间有“太上”二字。

      而背后,则是一副“天帝斩龙图”。

      “这次,我们建下奇功,将来重造‘太上乐土’,必定能成为天帝近臣!”

      话音刚落,却听一声惊雷,朱鸢江的上空,竟然乌云密布,似乎是要下雨了。

      香主眉头一皱,然后赞道:“真是天助我也!如今交州州城动荡,军警就算想要追击,大雨之下,有甚么汽车都是无用!”

      “恭喜香主!贺喜香主!”

      “哈哈哈哈哈哈……”

      那香主顿时大笑,这大雨来得不是时候,对他们行船其实也不利。

      不过为了打气,坏事儿那也得说成好事儿。

      交州这地界的雨水,那是说来就来,“身毒太上道”的花船开出去不过五六里,雨云就是绵延数十里,从朱鸢江一口气下了一场瓢泼大雨到宋平县的城内。

      这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直接让州城内的游行队伍散了一半。

      面对这种状况,若非领头的人还在坚持,整个队伍差点就直接散了。

      刚刚打起来的横幅,派送的小抄,被雨水糊了不知道多少。

      “严惩凶手!!!!!”

      大雨之中,阿才并不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雨水眯了眼睛,让他不时地抹着脸上的水,然后继续向前走着。

      雨是这么的大,前方的道路,都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游行的队伍,又散去了不少人。

      只是看到领头的学生还在,顿时有着各种铃铛声传来,“叮铃叮铃”作响,竟是大量的工人,蹬着自行车,带着各种雨具,在那里派发。

      一边派一边吼:“辛苦!后生仔!辛苦!”

      就像是一场拉锯战,当老天爷开了个玩笑的时候,有的人选择望而却步,有的人,则是选择了抗争。

      “严惩凶手”

      阿才再度振臂高呼,哪怕雨声宛若竹筒倒豆子,这光景,听到的人,无不振奋。

      “严惩凶手!!!!”

      “还我公道”

      阿才完全没有看前方,只是挥舞着拳头,用尽了气力一般,在那里嘶吼着。

      “还我公道!!!!”

      队伍,散了聚,聚了散,此时,终究还是缓缓地向前。

      它是如此的缓慢,却又是如此的不紧不慢。

      春明大街的街道两边,楼房上的二楼三楼四楼五楼六七八九楼,那些个住户们看客们过客们,便感觉着天地间的白茫茫一片之中,仿佛有一条黑色的长龙,扭曲着,挣扎着,如此的有力,正朝着前方。

      前方同样是白茫茫的一片,然而很快,也有了另外一条黑色的长龙。

      游行的队伍,终于停了下来。

      阿才抹了一把脸,眯着眼睛,看到了前方的军警。

      那些穿着雨衣的军警,手中拿着棍棒,默不作声地看着这边。

      一辆辆消防车错落有致,水炮瞄准了这边,就听有人拿着喇叭,在那里喊着什么。

      “同学们!乡亲们!国有国法,家有家……”

      “严惩凶手!!!!!”

      “严惩凶手!!!”

      “还我公道”

      “还我公道!!!”

      口号声,瞬间打断了对方的喊话。

      队伍再度动了起来,这一次,站在第一排最前方的学生们,有人的脚步,像是灌了铅一样,不再跟之前那样坚决。

      有的,只是踟蹰、彷徨、害怕。

      咕。

      阿宾吞了一口口水,然后不安地看向了前面阿才的背影。

      阿才并不高大,也并不威猛。

      然而,当所有人开始踟蹰不前的那一刻,这个背影,动了。

      嚓!

      鞋底踩踏水花的声响,就像是在耳边炸裂一样,阿才抬脚踏出了一步,只这一步,阿宾看到的,仿佛是一道光,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明亮。

      “嗯?”

      阿宾愣了一下,他感觉周围的哗啦啦雨声,瞬间变成了淅沥淅沥,是如此的无力,是如此的没有精神。

      交州的雨,的确说来就来,然而,也是说走就走。

      一刹那,一团雨云散开,垂落的一道光,就这样照耀了下来。

      阿宾终于确定,他没有看错,那不是仿佛一道光,那,就是一道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