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人间苦 > 第1623章 胖子的体能

第1623章 胖子的体能

 推荐阅读:
      纳启绝对不是废物,至少比坐在花坛上的人们强。

      看到老太太跑过来,直接来了个原地漂移,把不宽的小路全给堵死了。

      蔡根心中大喜,随即感到一阵悲哀。

      遇到事还得依靠最不靠谱的纳启。

      这样的情况是有多荒诞?

      老太太本来撒欢跑的很开心,结果突然遇到房车拦路,并没有减速。

      直接来了个登天梯,也不知道是左脚踩右脚,还是真的可以踩空气。

      天太黑蔡根也没看清,反正老太太越过了房车,不见踪影。

      这个跨越的方式,直接挑战了纳启的驴脾气。

      在纳启的思维里,哪怕你把我撞开,也不能从我身上迈过去啊?

      这叫胯下之辱吗?

      对,纳启怎么能受得了胯下之辱?

      这次都不是漂移掉头了,房车直接一蹦老高,摆正了车形,轮子气得都忘了转,撂着蹶子就追了出去。

      “死老太婆,你等一下。

      咱俩说道说道,你瞧不起谁啊?

      我纳大爷是你能跨的栏吗?

      你特么是翔哥亲戚吗?

      你算是翔哥亲奶奶不也行啊。

      你给我站住,死老太”

      看着跑远的车影,蔡根目瞪口呆。

      尤其老太太那个登天梯,原地起飞,实在太帅了。

      如果参加奥运会,撑杆跳妥妥的金牌,连杆子都不用拿。

      看到纳启跑了去追,蔡根也跟着跑了起来。

      可是跑了二三十米,感觉体能有点跟不上。

      身上背着八袋大米,虽然力量有所增加,但是负重增加的更多。

      正常行动蔡根没有问题,但是剧烈运动就是两回事了。

      跑了几步,慢慢停了下来,弯腰用手拄着膝盖,不断的大喘气。

      这该死的体能啊,实在太丢人。

      尤其前半夜喝了不少酒,跑这几步,差点没吐了。

      坐在花坛的一众人,终于反应过来了。

      看到蔡根停了下来,齐齐的凑到他的身旁,不明白他为什么停了。

      刚才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快了,也很突然,没有预案啊。

      啸天猫的嘴肯定是最贱的那一个。

      “瞅瞅,这把纳启给气的,轱辘都不会转了。

      就这脑子,比松子也大不了多少,智商堪忧呢。”

      蔡根没有跟着吐槽纳启,而是狠狠的移动脚掌,踩在了啸天猫的尾巴上,不断摩擦表达自己的不满。

      熊海梓看着纳启远去的尾灯,也十分好奇纳启的行进方式。

      这一蹦一蹦的往前窜,好像汽油里兑水了,哪里像是一辆车,妥妥的一条驴啊。

      “蔡老板,你觉得纳启能追上吗?

      咱们不用跟着过去吗?

      你是在等纳启吗?”

      蔡根瞪了一眼熊海梓,没好气的说。

      “不用,一会纳启就能把老太太抓回来。

      你们看热闹就好,不用动手,省着累着。

      一个个金枝玉叶,掉根头发咋整。

      买的都是观众席的通票,一票到底,看着就行。”

      嗯?

      说的是好话,咋还没个好脸呢?

      难道是在说反话吗?

      熊海梓摸不准蔡根是啥脾气,死死的把嘴闭上了。

      小孙比较有眼力见,知道蔡根已经生气了。

      也许是因为这群人没有想象中的积极。

      也许是因为他自己体能不好跑两步累着了。

      对于惜命的蔡根,早就已经接受了自己是个胖子的事实,所以从来不做剧烈运动,防止那猝死的风险。

      今天可能一时着急,竟然真的跑了起来。

      没想到,经历了那么多事。

      蔡根是个胖子不善运动的事实,依旧没有改变。

      “三舅,你慢慢跟着,我先去看看。”

      没等蔡根回答,石磊磊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可能怕没有自己罩着,杨仨受欺负。

      手里还抓着杨仨,没有任何不方便,健步如飞。

      “蔡老板,我道熟,先带路。”

      看到石磊磊这么积极,小孙就多了心眼,没有跟着一起跑。

      每次见到这个姑娘,自己都有点不太正常,好像身体不受控制一样,所以还是尽量离远点吧。

      蔡根终于把气给喘匀乎了,尽量控制节奏,跟着走了起来。

      出了养老院的大门,朗嘉豪突然出声了,体能比蔡根还不堪,走几步呼哧带喘的。

      谁让他也是个胖子呢,即使比蔡根矮一点,那也是矮个的胖子啊。

      “蔡老板,咱们就走着啊?

      要不要我叫几辆车?

      要是嫌车慢,矿上还有直升飞机。

      万一跟丢了咋整?”

      蔡根扭头看着朗嘉豪的满头汗水,又看了看养老院门口笔直的马路,不只是没有岔路,连个拐弯都没有啊。

      “嘉豪,不就这一条路吗?

      通往哪里啊?”

      朗嘉豪看蔡根说话的档口,速度降了下来,决定多说几句。

      “往这边走,确实就一条路。

      是通往八道壕的路。

      我们集团的金矿就在八道壕,这条路也是我们修的。

      你看看这质量咋样?

      开春都不带翻浆的,绝对的真材实料。

      花老鼻子钱了。

      俗话讲,要想富,先修路,就是扯淡。

      不是我们富了,哪有钱修路?

      雪城的基础设施建设啊,我们集团是没少出力。

      还有”

      蔡根自动忽略了朗嘉豪的话,无非就是在炫富呗。

      有钱了回馈点乡里乡亲的,把钱花在当地。

      这不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吗?

      这不是可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吗?

      有啥值得炫耀的吗?

      难道要等着资源枯竭以后,让当地人喝西北风吗?

      想到这,蔡根突然脑抽了。

      “你们还有直升飞机吗?

      那玩意百公里几个油?

      要遵守交规吗?

      违章扣分不?”

      朗嘉豪被蔡根问得一愣。

      这思维也太跳跃了吧。

      我说城门楼子,你跟我说胯骨轴子,完全跟不上思路啊。

      “这个,那个,我也不知道啊。

      我只管坐,没开过。

      鼓动那玩意的是我四大爷家的二小子。

      要不我打电话帮你问问?”

      原本就是一句含糊的托词,以为蔡根也是随便问问,可惜他太年轻了。

      “嗯,问问吧,终于遇到懂行的。

      我一直想整一个来着,就差在驾照上。”

      蔡根却很认真,说得煞有介事。

      “噗嗤!”

      除了朗嘉豪,蔡根的身边人都没忍住笑。

      欠毛毛钱都快愁死了,还有心思在这装,心咋那么大呢。

      朗嘉豪不认为蔡根在装犊子。

      刚拿出电话,就听见前面一声巨响。

      “你大爷,你敢碰你纳大爷。

      你完了,你废了,你惹事了。

      蔡根,你在哪里?

      赶紧来,有人敢动你纳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