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他来自虚空 > 第六百二十五章 雪

第六百二十五章 雪

 推荐阅读:
      一切重归寂静,卡恩在恍惚间回过神,发现自己仍处于巨大的地下空洞。

      监视者死了吗?

      她往下望,巨大的石刃刺穿了冰面下的独眼,瞳孔停止了震动,但它空洞的目光仍然凝视着天空。

      但是只沉寂了片刻,独眼爆发出巨大的光芒,吞噬整片地下空洞。

      卡恩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而这并不是他的错觉,整个地下空洞都颠倒了过来,冰海在上,穹顶在下。

      天塌了,臻冰的海洋盖了下来,石刃的尖端空刺着上方的虚无。

      她被封印在冰海内,只能一动不动的凝望天空。而那个巨大而悚然的独眼则脱离了束缚,悬浮在冰海的上空,投下奇异的凝视。

      视野的边缘开始被黑影包围,蠕动着、蜿蜒着,陷入沉睡。身体被臻冰所包裹,彻骨的寒冷侵袭,冷彻的骨架只需要随便锤一下就能粉碎。

      卡恩猛然睁开双眼,呈现在眼前的是皮帐的尖顶,视野的边缘不再有翻滚的黑影,而是一张熟悉的脸庞。卡莎正坐在身旁凝望着他,眉头拧在一起,满眼关切。

      “你做噩梦了?一直在抖。”她紧张的开口,手里拿着的是刚刚又擦过一遍冷汗的手帕。

      “嗯。”卡恩张开口,很庆幸自己没有忘记该怎么说话:“我梦见丽桑卓了。”

      “那是什么样的梦?”

      “具体怎么样我就不说了,那是一个很糟糕的梦。”头昏脑涨的他完全不想多说,脑中频频闪过游荡的阴影和卷曲的形状。

      说给卡莎听只会徒增她的担忧,以她的认知完全理解不了这个梦。回想起来有太多不真实的地方,只是当局者迷注意不到。而且他变成丽桑卓这件事本身就很怪,这要让他如何说出来呢。

      “不怕,再糟糕也只是一个梦而已,可能是丽桑卓在吓唬你。”

      卡莎没有再追问,俯身在他额头上轻吻一口,就像昨晚入睡前的晚安吻一样,柔软而温暖的触感不由自主的勾起他心中美好的记忆,这让卡恩感觉好多了,同时也清醒了许多。

      “你呢?昨晚睡得怎么样?”他问。

      “我很好,一觉睡到天亮。”

      “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的。”

      卡恩看卡莎已经先一步钻出被窝,哑然失笑,然后笑声突兀的转为了咳嗽,咳出一口又一口白色的蒸汽。他身躯的感觉全都回来了,即使在被窝里依然感觉置身在冰天雪地里,身体不停的抖动。

      “怎么突然这么冷。”卡恩不禁想起自己在梦中最后被埋葬在臻冰里,突然意识到自己原来是被冷醒的。

      “我刚出去看了,昨晚下大雪了,下到刚刚才停下。”卡莎说道。

      “冬天说来就来,这群弗雷尔卓德人都是神棍吗?”卡恩很吃惊,能够如此准确预报天气的剧变,也是神了。他起身看了一圈,发现帐篷里就他们两个人,安妮盖过的毛毯现在盖在他的身上。

      “安妮去哪了?”

      “出去玩雪啦。”

      “小孩子才玩雪呢。”卡恩撇撇嘴,突然很想要丽桑卓不怕冷的能力,她都能赤身裸体躺在臻冰上睡觉了,这点冰雪对她来说可能都没啥感觉。

      他看着卡莎,突然升起玩心,耍赖道:“冻死了!快帮我穿衣服,我一个人只能同时穿一件,穿得慢受冻的时间就会变长。”

      “你是不是脑子冻傻了。”卡莎翻了个白眼,没想到卡恩居然能提出这种幼稚的要求。

      “你再不帮我就真的冻傻了!”卡恩说。

      “那我也没别人帮着穿衣服啊?怎么没冻着。”

      “可能是我比较怕冷。”

      “服了,还说别人小孩子,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争论到最后,卡莎还是帮卡恩这个忙,虽然知道他是故意的。

      然后他就花了比平时更长的时间才穿完衣服,一心多用还是太难了,既要自己搞定内衬,还得抬脚让别人把裤子拉上来,太考验时间管理功底了。而另一方看到对方如此笨拙,也是血压蹭蹭的往上涨。

      为了穿衣服的事情差点干架的两人终于离开了帐篷,来到了外面。

      外面气温骤降,到处白雪皑皑,大地像是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雪毯,不远处的码头已经结成冰,狼船被铁链锁死在港口里。

      很难想象这是在一夜之间完成的。

      “昨晚真的有艾尼维亚在我们头顶上飞过吗?”卡恩围上了围巾,看着蓝天白云问道。

      “安妮说她昨晚并没有看见什么凤凰在头顶飞过,反倒是有一道蓝色的光芒划过天际。”

      “那是流星吧。”卡恩愣了一下:“不对啊,安妮怎么知道外面有流星划过,她半夜没好好睡觉吗?”

      “流星吗?可惜了,记忆中我只有在时候看过那么一两次。”卡莎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后半句话说了什么,自顾自的发出感慨。

      “是挺可惜的,传闻对着流星许愿,愿望就会实现,你错过了一次许愿。”

      “我又不是小孩了,谁信这些玩意儿。”卡莎瞪了他一眼,卡恩尽是些坏心思,她又岂是那么好哄骗的。“走吧,我们去找安妮,看看她在做什么。”

      他们在帐篷的了另一面找到了安妮,她正在独自堆雪人,似乎很想要创造一个玩伴来陪她一起玩雪。

      雪人被她对称小熊的模样,像极了提伯斯,可那终究不是提伯斯,不可能动起来跟她一起玩游戏。

      看到两人靠近,她跳起来招手:“哥哥姐姐,我们来打雪仗吧!”

      “是啊,这么大的雪,不打雪仗可惜了。”卡恩跟卡莎说完,又把目光转向安妮:“我都还没打过雪仗,你打过雪仗吗?”

      “我和妹妹打过雪仗,我来教你们啊!”

      “你还有妹妹啊?”

      安妮落寞的点点头:“妹妹叫黛西,是后妈带来的女儿,她老是和我抢提伯斯玩。可有一天她被河水冲走了,就再也没人和我玩了。”

      “这……”卡莎顿了一下,勉强挤出笑容:“安妮别伤心,哥哥姐姐来陪你打雪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