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为国家修文物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时间不言不语 (第一更)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时间不言不语 (第一更)

 推荐阅读:
      宋晴在米国哥谭市收藏圈举办的沙龙活动上的遭遇,向南当然是不会知道的,即便知道了,他也不会太在意。

      名声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相反,他反而觉得名气太大会阻碍自己的技术进步。

      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名气越大,找上门来请他修复文物的人就越多,要修复的残损文物一多,就只顾着赶进度,而丧失了足够的时间用来总结和思考。

      这就和之前江易鸿老师对向南说过的话一样,到了向南如今这种技术水准,哪怕修复再多的残损文物,文物修复技术水平也不可能再有大的突破了,他如今需要做的,反而是对曾经的修复过程进行总结,然后再深入研究和思考,没准技术水平还能再进一步。

      名气有什么用?技术水准才是根本。

      周末的两天时间,向南除了晨起锻炼,和下楼吃饭之外,几乎没再出门一步,这两天时间,他都留在了家里的修复室中,忙碌着北宋官窑古陶瓷残片的拼合工作。

      当然,成果也是很喜人的,他不仅成功拼合出了一件北宋官窑椭圆洗和一件北宋官窑深腹碗,甚至还从剩余的北宋汝窑瓷器残片中,又拼合出了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水仙盘。

      这一件汝窑天青釉水仙盘,可以说是意外之喜了,向南在拼合的过程中发现,水仙盘的底座处缺失了一块,怎么也找不到合适的残片,最后还是用配补处理的方式,将它给补全了。

      这也是这么多件拼合瓷器当中,唯一的一件经过配补处理的瓷器了。

      尽管经过了配补处理,但这件汝窑天青釉水仙盘的价值,依然是不可小觑的。

      几年之前,在濠镜举行的一场迎春拍卖会上,曾出现了一件类似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水仙盘,这件水仙盘虽然最后流拍了,但拍卖会给出的估价依然高达1.68~3.2亿元。

      向南这件拼合起来的北宋汝窑天青釉水仙盘要是愿意拿出去参与拍卖,不说能够比之前那件水仙盘的估价高,那至少也能拍出数千万的成交价来的。

      要知道,顶着“大国工匠”称号的向南,在文博界里如今早已经是一面旗帜似的人物了,经过他修复的残损文物尚且还能增值,更别提这么一件完全是由不同造型汝窑瓷器残片拼合出来的水仙盘,这几乎等于是“创造”出来的“文物”,在这全世界里也是独一无二的,绝对的“孤品”。

      星期一上午,向南来到公司里转了一圈之后,就拎着背包离开了公司,往魔都博物馆文保小院里去了。

      来到文保小院二楼的古陶瓷修复中心里,一进玻璃门,迎面就看到小乔拿着一个保温杯从茶水间里走了出来。

      看到向南以后,小乔先是一愣,紧接着脸上的笑容就荡漾开了:“向南,你可是很久没回来过了,现在当大老板了,是不是就把姐姐给忘了?”

      当初向南在魔都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中心学习古陶瓷修复技术时,这间大修复室里就只有老戴和小乔两个人,那时候的小乔还是个大大咧咧,十分恨嫁的大姑娘呢,老戴也是个善于偷懒的小老头。

      几年过去了,小乔不仅嫁了人,而且早就当妈了,原本结实紧致的身材,也开始变了形,之前熟悉的瓜子脸,现在都快变成包子脸了。

      而老戴,也早就退了休,反而进入了向南的公司里修复文物去了。

      看了看站在面前的小乔,向南也不禁有些感慨,他笑着说道:“小乔姐,我忘了谁也不敢忘了你啊,怎么样,现在这边工作忙吗?”

      “比以前可要忙多了。”

      小乔转头往修复室里看了一眼,撇了撇嘴,说道,“咱们这儿六月份的时候招了一批实习生,打算将他们培养成修复中心的后备人才,修复室里的老人都要负责带两三个学生。”

      说到这里,她颇有些嫌弃地说道,“这些学生虽然都是大学毕业,而且还都是文物修复专业的,可跟当初的你比起来,那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太弱了。”

      向南笑了笑,说道:“学习文物修复可不能贪图进度,这玩意儿就需要耐性和细致,慢慢来呗,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你当初可不是这样的。”

      小乔斜了向南一眼,脸色复杂地说道,“我和老戴都要修复一个礼拜的残损古陶瓷文物,到你手上两天就修复完成了,我到现在都还在怀疑当初是不是看错了。”

      被小乔这么一说,向南也笑了起来,他也想起了几年前在这间修复室里学习古陶瓷修复技术时发生的那些事,那种感觉,就好像这事才刚刚发生似的,一幕一幕都历历在目。

      还真是怀念啊。

      小乔和向南站在修复室的门口聊了几句,一位年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看向南,又一副小心的样子对小乔说道:

      “乔老师,前两个星期您让我修复的那件清康熙款素三彩碗,我作色处理好像处理得不怎么理想,您能不能帮忙看看?”

      “知道了,我一会儿过去看看。”

      小乔挥了挥手,将那年轻人打发走了以后,又转过头来,一脸无奈地对向南说道,“你看到了吧,我真是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你是要去找主任吧?那你赶紧去吧,我也得开始做事了。”

      “行,那我先过去了。”

      向南笑了一下,想了想,又说道,“小乔姐要是哪天有空,记得到我们公司玩,你都好久没去过了。”

      “好,有时间我肯定会去的。”

      小乔回头朝向南摆了摆手,一扭头,又回修复室里忙活去了。

      当年的小乔姐已经变了,可向南又何尝不是呢?

      时间不言不语,却能改变很多东西。

      向南站在修复室外面,看着里面熟悉的场景和陌生的人,心里面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滋生。

      看了片刻,他微微叹了一口气,重新收拾好心情,朝走廊的里面继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