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站在人生巅峰 > 第168章 硬仗

第168章 硬仗

 推荐阅读:
      看房的过程很顺利,刘经理带着三人从上到下转了个遍。

      这栋别墅……不,应该说是庭院庄园地上,地下各三层。

      泳池,庭院,私人景观区、电影院、音乐室、桑拿室、娱乐室、孩童游乐室……

      能想到的真的是应有尽有,特别是大飘窗外的庭院。

      非常能够满足夏国人内心那种‘有房有院’的执着情怀。

      “房间里所有的用料全部都是最顶级的,像门口的隔栏走廊用的木材,全部都是从国外进口,树龄在百年以上的老树……”

      听到刘经理夸夸其谈的介绍,秦昱随口道:“怎么不用国内的。”

      刘经理话音一顿,解释道:“咱们国内对这方面的规定和要求必要高。”

      看他没有深究的意思,刘经理也就岔开话题继续讲解。

      “砍不起,不敢砍。”结伴前行的吕国辉解释了他的疑问。

      国内不是没有老树,也不是他们不想用。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主要是近些年对砍伐这块加强管理,要求特别高。

      能够达到标准的价格高,手续多,办起来特别繁琐。

      那些轻易能够买到的,又不符合要求。

      算来算去,最后的代价竟比从国外进口还贵……

      “我觉得这是一种进步,老山姆不就是靠着这样,才能洗劫全球资源,把自家的资源当做紧急储备。”吕青说。

      “好事是好事,就是改变的过于突然,一时间难以适应。”吕国辉呆了呆,倒是没有反驳女儿的看法。

      从吕青的角度来看待这件事,确实是一件能够造福后代的好事。

      毕竟,砍伐问题也是该好好的整治一下了。

      看完整栋庄园花费了一下午的时间,等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

      “刘经理,要不一起吃个饭?”吕国辉客气道。

      “不必了,吕总,我还得赶回公司开会,下次我请您。”

      刘经理委婉拒绝,双方皆大欢喜的各自离开。

      “爸,钥匙。”停车场,吕青把车钥匙还给吕国辉。

      司机已经把她的车开回来,她和秦昱开911走就行。

      “你们两个晚上有什么安排?”吕国辉习惯性的问了句。

      刚说完就知道自己不该问,现在又不是女儿一个人。

      年轻人,晚上待在一起肯定有很多安排。

      谁还不是从年轻的时候过来的。

      “咳,小昱,你来一下。”吕国辉把秦昱叫到车子另一旁。

      两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等他回来后,吕国辉才开车离开。

      “我爸跟你说了什么?”看着远去的q7,吕青有些好奇的问道。

      “就是那天我爸妈谈论的话题…男女之间,重在安全。”

      ……

      “啊~”吐出一口热气,吕青浑身放松的靠在沙发上。

      她的手里捧着一杯加温的香蕉牛奶,喝了一大口,身体跟着暖和起来。

      “降温来的也太快了。”

      看着窗外飘起的小雨,吕青才意识到已经是冬季来临的时候。

      “别动。”

      秦昱伸手擦掉她嘴角的奶渍,好笑道:“你喝东西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

      “在你面前做个天真浪漫的孩子,不好吗?”吕青似有所指的眨了眨眼睛。

      “那你今晚是不是得改口,叫{叽里咕噜}。”秦昱坏笑。

      “讨厌,就知道你在想龌龊的事。”吕青娇羞道。

      “这怎么能叫龌龊,圣人云:食色性也!”

      “圣人里的食色指的是美好的事物,才不是你说的意思。”

      “没错啊!就是美好的事物,美景,美照,美女,美腿……”

      “你,秦昱,你就是故意的。”

      起身追向逃跑的他,吕青仿佛又找回年幼时的纯真时光。

      吱~

      ‘峡谷地图已载入,圣枪游侠上线……’

      ‘今日开启限时模式:死斗。’

      ‘唯一方倒下,才能决出胜负,结束战斗。’

      ‘敌军抵达战场,死斗开始!’

      ……

      或许是因为今天秦昱就要返回沪渡。

      昨晚的死斗,吕青表现的格外狂野。

      不仅表现出极强的战斗意识,更是将特长的开发展现到极致。

      总之,就是很奈斯!

      “不用送我了,我打车去机场。”

      看到吕青疲惫的撑着身体想要起来,秦昱扶着她的肩膀,让她躺回到床上,并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

      “嗯,那你到了给我消息。”吕青这次没有勉强。

      昨晚的超常发挥,几乎榨干她的体力和潜质,现在浑身如同散架一样。

      接下来几天,她得预约全身spa+护理好好恢复才行。

      告别吕青,来到机场登机后,秦昱果断要了眼罩小憩。

      回去后等待他的是几场硬仗,他得提前做好准备,恢复足够的精力。

      手指碰触到口袋里的长条状盒子,想到吕青送给自己的礼物。

      秦昱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她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吕青送给他的礼物是一副没有度数的眼镜,真实意图分明是想要‘封印’昱哥的颜值。

      提醒他别在外面勾三搭四。

      可她好像忘了,长得帅的人,无论穿什么,戴什么都只会加分。

      更何况她为秦昱挑选的是一副时尚平镜。

      戴上眼镜只会让他更具儒雅风气的沉稳魅力,锐不可当!

      房子的事秦昱拜托吕国辉来办,带秦汉和梁楚瑜去看房这件事就交给他了。

      吕青倒是也会作陪,把真实情况反馈给秦昱。

      他是怕爸妈知道房子的价格后,潜意识的就否定了房子的价值。

      这点担心不是他多虑,而是必然会发生的。

      所以,到底喜不喜欢,是否满意!

      就要吕青这个‘儿媳’来做判断,秦昱倒是挺满意的。

      价格虽然有点贵,但它几乎满足了秦昱对豪宅的所有定位。

      这钱,他认为值得花。

      公司的手续已经办好,梁楚瑜那边把手续等全都拍照发给他。

      正本都放在她手里,秦昱倒也不必再跑去亲自取一趟。

      办公地点暂无,登记上写的是代办公司临时‘出借’的一间办公室。

      简单来说,现在的‘日立投资’就是个什么都没有的皮包公司。

      秦昱的打算是先找几个得力的人手,再决定办公等其它问题。

      目前来说,公司只要是真实存在的就够用了。

      火烈鸟收益的3亿美刀已经到账,扣除黑心银行家拿走的手续费,实际到账2.8亿。

      老乔和秦昱的意思一样,把1亿美刀拿出来做分红,其余的放在基金会里继续运作。

      按照股份比例,秦昱能够拿到6000万美刀的分红。

      这笔钱会直接打入‘立信投资’的账户,同时还有黎晓等人的本金和收益。

      下了飞机,秦昱先给岚玥回了电话。

      “你回来了?”岚玥只知道他是因为工作的事需要出差。

      “事情一解决我就回来了,你在家?”

      “嗯,她们也在。”岚玥小声回答道。

      “哟,她们?现在我们都是外人了。”黎婉星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果然是有了新人忘旧人,苦兮兮~”是江晓珊搞怪的语气,看来她今天的性质很高。

      秦昱琢磨着,晚上是不是能再玩出点新花样来。

      比如,旋转,跳跃之类的!

      “不是,哎呀……”

      岚玥有口难言,秦昱都已经能想象得到她脸颊嫩红,羞涩无助的诱人……咳,可怜样子。

      ……

      听到对面挂线后,岚玥收起手机,委屈巴巴的看着姐姐们。

      “你们就知道欺负我,等秦昱回来有你们好看的。”岚玥的胆子大了不少,从前她可不敢这么说话。

      “嘿哟~我就不信小色痞能把我怎么样。”

      黎婉星不屑一笑,抬起双手对着空气抓了抓:“倒是你,爱妃,这会可没人救得了你。”

      “呀,你别过来。”岚玥吓得连忙躲到温雅萱身后。

      正在吹气球的温雅萱抬起头,眼眸带着几分茫然:“够了吗?”

      从早上吹到现在,她都快要被这些气球给搞疯了。

      这都要怪婉星姐,明明有让她带吹气泵的,可她竟然忘记了。

      自己竟也傻乎乎的相信,吹这些气球不会太难。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温雅萱说什么也不会相信黎婉星的鬼话。

      呜呜~

      脸腮好酸,咕咚。

      “婉星,懒猫,别闹了,这些彩带还没挂呢!”江晓珊提着彩带向门口走去。

      房间里已经被布置一新,挂在客厅上面的横幅写着‘恭喜秦先生又老一岁,本次祝福消费998,请扫码支付!’

      不用问就知道横幅肯定是黎婉星定的,也只有她才能干出这种事。

      两扇房门之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同等比例放大的竖长合影。

      秦昱搂着懒猫,而她把头依偎在对方的胸口,面带笑容,眼眸如月。

      刚进来看到照片的时候,黎婉星酸的都快要吐了。

      这哪是在过生日,分明是在花式虐狗。

      墙裙和桌子、台子上面放满香薰蜡烛,还有各种秦昱和懒猫的合影照。

      说真的,看到这些的黎婉星确实嫉妒到有些抓狂。

      如果那天没有被耽搁的话,现在这些都该是我的。

      只不过,这股情绪很快就被冲散。

      再看懒猫开心的样子,黎婉星也只能无奈叹气。

      是谁的早就不重要的,反正从一开始,小色痞就没打什么好主意。

      现在,就看谁先屈服!

      望着踩在椅子上挂彩带的江晓珊,她的眼眸里再次升起几分怀疑。

      他们两个之间,到底有没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