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重生世子爷 > 第2367章 怪的很

第2367章 怪的很

 推荐阅读:
    明宗主不知道暗中有双眼睛监视他们,匆匆奔到了血池前。

    看着血池底下那薄薄的一层血水,明宗主的脸色白的可怕,不敢相信血水会凭空消失。

    怎么会这样?这可是黑水源数代人的积累,血水没了,他们可怎么凑足啊。

    当年为了凑足血水杀了数万人,难道今天还要再来一次吗?

    不知为何明宗主的心颤抖的厉害。

    五乔的性子最爆,第一个跳起来发火,指着明宗主恨恨的问道:“明小子,你跟老夫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你管理的好宗门。”

    这!明宗主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他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一直带着大家追贼好吧。

    贼!难道这里的变故出自贼子之手?之前的一切都是调虎离山。

    好,好,好手段!

    明宗主紧、咬后槽牙,嘴上却在辩解,他不可能背下这么重的责任,他不能也不敢更背不动。

    有了五乔打头阵,其他长老也纷纷指责明宗主,说他身为宗主办事不利,这才给了贼子机会。

    明宗主必须为他的失职负责,让出宗主之位,关在禁地接受惩罚。

    当然说这话的人,是早就看明宗主不顺眼的二长老,他一直盯着宗主位置不放,早就想取而代之了。

    明宗主自然不愿意承担责任,关在禁地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死。

    迄今为止还没听说谁关在禁地撑过三年的,不管实力强弱都没有人撑过三年。

    禁地的多手怪怪的很,那是你强它更强,早晚会把你弄死,绝无生路。

    为了给自己开脱罪责,明宗主把矛头指向了看守宝库的莫长老身上,莫长老一听不干了。

    怎么滴,想让我顶缸啊,那是不可能滴,看守宝库失利最多就是勉掉长老的职务,进入思过涯思过。

    在那里的日子不好过,却有出头的日子,只要黑水源遇到危险,就有机会出来立功。

    到时候功过相抵,他还是他,照样活的自由自在。

    可是进入禁地就不同了,那是十死无生。

    只有那些不知道内情的弟子才会天真的以为撑过三年就能离开。

    莫长老与明宗主当场爆发争吵,莫长老指责明宗主没有本事,没有担当,撑不起黑水源。

    自打明宗主做了宗主,黑水源的实力节节败退,这是谁造成的?当然是宗主无能造成的。

    都说兵熊一个,将熊一窝,明宗主这个熊货把整个墨水源都带熊了。

    明宗主必须要为自己的过失承担责任,必须要拿出章程来,身为宗主当一力承担所有的后果。

    莫长老嘴巴很会说,再加上他也有几个老朋友,最重要的是二长老在旁边帮腔,很快占据上风。

    二长老的策略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明宗主找莫长老的麻烦,那二长老就拉拢莫长老。

    就这样,李东阳没有看到他们讨论血池的问题,倒是看到了一场狗咬狗的大戏。

    血池的形成,为什么搞个血池,没有一个人提出疑问,好像血池的存在很合理似的。

    不正常,这太不正常了。

    李东阳摸着下巴想了一会,捏着嗓子问道:“各位就不好奇这里为什么有血池存在吗?”

    这个问题一出争吵的几个长老齐齐住嘴,眼神投向说话的方向。

    站在李东阳前面的几个弟子被看的双、腿打颤,赶紧摇头表示不是自己说的。

    他们回头指向身后,很想说是他问的,结果却发现身后没有人。

    几个弟子傻眼一瞬后立刻指向身边的人,叫道:“是他问的!”

    几人相互指,场面有瞬间的尴尬,明宗主怒喝道:“到底是谁?”

    “是他。”

    几个弟子眼神交汇,很快找出一个替死鬼,大家一起指向他。

    那名被指的弟子一脸错愕,眼睛里堆满怒火,他看着其中一个眸光中火焰燃烧,那人默默转头不敢对视。

    李东阳站在旁边看的挺有趣,觉得这里有故事。

    只是此时不是看故事的时间,是看事故的时间,倒要看看明宗让他们做何反应,是杀人灭口,还是解释血池的存在。

    明宗主并没有纠结多久,直接一巴掌拍死了那个倒霉弟子,根本没有解释的意思。

    “宗主这么做不妥吧,”莫长老阴沉着脸紧紧盯着明宗主,不悦道:“那名弟子不过是问出了大家心中的好奇,宗主便杀人灭口,这是想掩饰什么呢?”

    “对啊,宗主这是想掩饰什么呢?”二长老立刻帮腔道:“今天宗主不给我们一个合理的交待,这事没完。”

    “对,这事没完,为什么禁地内有个血池,宗主是不是背着我们修炼邪功了?”

    “呵呵,我就说为什么那么多弟子被罚进禁地,看来是宗主在其中做了手脚,今天必须要把此事讲明白。”

    “我听说血池早就存在了,应该跟宗主没关系。”

    “呸,走狗,宗主都要倒霉了,你还添他。”

    ......

    李东阳听着大家的议论,很快确定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血池的存在知道的人并不多,估计只有宗主知道。

    嗯,或许太上长老五乔也知道,因为五乔看到血池时并没有惊讶。

    倒是其他长老都有片刻的疑问,后来他们脸上的疑问被紧张代替,这才开始质问明宗主。

    难道在那个时间段发生什么事情?李东阳摸着下巴想了一会,也没想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道是神识交流,如果是神识交流过,为什么没有指认自己?

    李东阳做坏事的时候并没有隐身,暗中的神识应该有所发现才对。

    想不通,李东阳感觉一脑门问号,肉丸缩在李东阳怀里同样没有看明白,总觉得这些人怪的很。

    黑暗中不正常,月光下也不正常,哪怪又说不上来,反正处处透着怪异。

    面对众人的逼问,明宗主的表情变了几变,最后目光看向那些受罚的弟子,眼底有杀气闪过。

    李东阳默默退后几步,如果明宗主爆起杀人,那他肯定要转身逃命。

    好在明宗主并没有真的动手,犹豫之后决定讲出当年的秘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