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突破吧!小明!

第一百四十八章 突破吧!小明!

 推荐阅读:
    青沧补习班。

    再送走了两名假借学习之名实则来谈恋爱的少男少女后,陈沧便关闭的补习班的大门。

    经过这几日的思考,韩明已经做出了决定——使用那支异能觉醒药剂。

    药剂被陈沧从道具栏里拿了出来。

    冰冷的触感,冒着白色,同时还闪烁着青色的荧光。

    诡异!

    这是韩明看到这只药剂的唯一感觉。

    如果还有感觉的话,那就是这个剂量好像有点忒大了吧。

    “那个,那个....陈沧,你确定没哪错吗?”韩明看着陈沧手中那支振动棒大小的注射器的时候,说气话来都有点哆嗦。

    “啊,这个,其实没多少。别看外观,这东西主要是容器,保存方法要求比较高,所以才设计成这个样子。”

    陈沧对这个大号的注射器也表示很无语,不知道为什么会设计成这个样子。

    虽然看着很唬人,好像是用来的灌肠的,但是十几容量只有十毫升。

    “哪个无良的设计师,做出这种看起来的就让人毛乎悚然的设计?”韩明一边心里念道这,一边脱下了裤子。

    “emmmm”

    陈沧盯着韩明,有点迷茫了。

    “快点,怪凉的。”韩明见陈沧迟迟不动手,就出声催促到。

    ”你脱裤子干嘛?”陈沧问道。

    “这么大的针不都是打屁股的吗。”韩明说的理所应该,因为在他的记忆里,这么大号的针头,一定会打在屁股上。

    “呃,这只是肌肉注射,打胳膊就行,而且就十毫升。”陈沧一边玩弄这手里的按安陌棒行注射器,一边说着。

    “md,你怎么不早说。”韩明尴尬地说道。

    “是你主动脱的好不好。”陈沧也很无奈,觉得我什么都没说,你就脱裤子了好不好。

    “啊——姓陈的,我看错了你,想不到你还有这种嗜好。”一声尖锐的叫声,让陈沧和韩明不禁的回过了头。

    原来,苏青青刚才万面回来,就看见陈沧拿着一根绿色的荧光安陌棒,站在韩明的背后,而韩明则是以一个标准的捡肥皂的姿势趴在书桌上。

    “青青,你听我解释,其实这个只是那个异能觉醒药剂,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东西。”陈沧恢复这注射器说道。

    此刻苏青青正站在两个人的身后捂着眼睛,呆呆的怵在原地,半晌上说出了一句话:“哼,不理你了!”苏说完捂着脸跑了出去。

    “都是你闹的,没事脱什么裤子。”看到苏青青跑了,陈沧知道他就误会了,于是一刷手把针头掇在韩明的屁股上。

    一使劲,十毫升绿色的觉醒药剂就被推了进去。

    “欧~轻点,我的屁股!”韩明杀猪般的叫了起来啊。

    陈沧才不管他现在怎么叫,他现在要去找苏青青,向她解释我的去向是很正常的。

    甩甩手,陈沧一个纵身就跳了出去,补习班里只留下,一边揉着屁股一边穿裤子的韩明。

    穿好了裤子,韩明感到屁股上还是火辣辣的疼,而且这种疼痛一只延伸的脊柱,然后再次延伸后脑。

    “疼,疼,疼——”韩明知道这种疼不是肌肉注射引起的,一定这种基因觉醒药剂引起。

    因为他还感觉到一种力量,从肾脏上缓缓的萌发,好像一颗种子开始发芽,又好像是一小鸟要破壳而出。

    顾不上屁股的疼痛,韩明连忙盘坐在地上,看是自行的感受这股新力量。

    。

    陈沧很快的就追上了苏青青,向它解释了刚才所发生的事情。

    听完解释,苏青青将信将疑的看着陈沧说道:“真的?”

    “真的!绝对比24k真金还要紧。你要不信我可以发誓!”陈沧说着便拿出那支已经用过的注射器递给了苏青青。

    不过现在注射器已经不在闪着荧光了。

    “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刚才那只是绿色的还带荧光,我在网上看过这种东西。”苏青青将信将疑的看着手里注射器。

    “那个,绿色的是觉醒药剂,想在已经给韩明打进去了。”陈沧继续解释道。

    “好吧......暂时就相信你了。”

    陈沧吐出一口气,心想,还好误会解除了。

    二人拉着手,回到了补习班。

    发现现在的韩明正盘膝坐在地上,那样子好像在调理内息。

    “他的突破,看样子要到引灵境了。”苏青青说道。

    这还是陈沧第一次看到有人突破,而且还是至关重要的坎。

    于是,他饶有兴趣的做在了地上,盯着韩明看,然后用感知去确认的他真气的流向。

    起风了,虽然很微弱,但是起风了。

    陈沧感到了道教室内微弱的气流变化。

    一张稿纸飘了来,被这阵微弱的吹了起来。

    飘到天花板就缓缓地落下,左一下,右一下。

    最终落在了韩明的身边。

    对此他现在毫无察觉!

    他还是那样闭着眼睛,盘着腿。

    体内的真气流速开始变慢,其中所蕴含的能量也开始变得凝实厚重。

    这种转变在一点点的进行着,缓慢而又平稳。

    最终似乎是达到了饱和。

    带到饱和之后的能量,再一次开始加速流动。

    也许是因为经脉强度还没有适应的缘故,所以韩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的痛苦的表情,那表情好像是......便秘!

    “他的真气现在已经完转化为灵气了,再运行一个大周天(这个大周天并非道家的大周天......就当功法运行一遍吧),就算完成了突破,限你在这个时候最为重要。”大概是怕打扰到韩明,苏青青是在契约频道中说的这些话。

    陈沧点点头,把感知铺开,防止意外的发生。

    这算是给韩明护法吧。

    虽然韩明嘴上总对陈沧恶语相加,但是心还是不错,在学校打使徒的时候,可以拼了小名去帮助陈沧的,而且还因为受伤而断更,这让陈沧挺感动的,所以护个法什么,还是理所应当的吧。

    教室里异常的安静,只有韩明逐渐变粗的呼吸声。

    呼吸声越来越重,声音中还带着呢喃.......

    韩明的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扭曲......

    终于.......

    他的表情瞬间放松了下了,好像是一股快感袭来,有好像是便秘之后,忽然而来的畅快感,陈沧看着韩明的表情,更趋向于后者。

    “他突破的引灵境了,就是不不知道他的灵是什么?”

    武者的中三境界,都带着一个“灵”字,这不只是因为他们修炼的真气转化为灵气,还因为,从这一个阶位开始,他们的灵气将会代表一种事物,可能是动物,也是是个物件,也可能.......总之,什么都有可能。

    又起风了。

    刚才落在地上的那张稿纸再次的被挂了起来。

    它打着旋围着韩明开始转圈。

    随后,教室的其他重量较轻的物品也开始围着韩明转圈。

    “可能是该觉醒了吧?看样子是风异能,这个我有印象。”苏青青继续在契约频道中解说着。

    一股狂暴的能量在韩明的屁股上忽然爆发,顺着脊柱直达大脑,然后又迅速的扩撒到全身。

    “哇~”

    一口黑血从韩明的口中喷出,吐了陈沧一脸。

    挺臭,挺腥的!

    “emmmm”

    “那个,青青,是不武者突破都要吐一口血啊。”陈沧联想到那些自己的看过的电视剧,说道。

    “不是,只有突破遇到障碍,强行突破的时候才会吐的。我看小明,想接着那基因觉醒药剂的药力,强行突破的淬灵境。”苏青青解释了一下。

    “熬.....原来,看来那个药剂还是不错的。”

    。

    教室的风有加强了几分,而且已经可以听到了轻微的呼啸声。

    被卷起来的稿纸也开始碎裂,8k............32k.......64k........128k.....

    最终,这些稿纸变成了纸屑围着韩明打着转。

    这到这种情景,陈沧心中不由想到,难道这就传说的以文入圣?

    一束红色的阳光透过教室的玻璃窗照了进来,为还在突破的韩明染上了一道红色的光晕。

    啪啪啪

    苏青青赶紧拿出手机给韩明拍了几张照片。

    纸屑旋转的速度开始加快.....

    在加速到一定的程度的时候,它们就停了下来,静静的悬浮在韩明的周围。

    陈沧又一次感到她体内的能量开始收拢凝实.....

    估计这是由要突破了,陈沧往旁边挪了挪,确定现在的位置不再韩明的攻击范围之内。

    。

    。

    。

    “哇~”韩明又吐了一口血。

    果然,又吐了。

    好在这次我提前有准备,陈沧看到再次吐血的韩明,不禁的得意起来,为自己提前挪地方而刚到自豪。

    “想不到韩明这小子还挺厉害的,是个天才了,像这种连续突破的人少之又少,就算本小姐也不敢这么突破。”苏青青看到再次突破后,不禁的夸奖了他一句。

    “估计这小子一会醒了,就要得意了。”陈沧说道。

    “得意也没有,他得意给谁看能呢,就咱们两个观众,咱两现在还不已经不是武者的修炼体系了,都不在意这些,他这个应该叫自鸣得意。”苏青青揭露了现实。

    “怎么也要庆祝一下吧,一会我去炒俩菜,再弄点酒。”

    将近中午的时候,韩明终于睁开了眼睛。

    瞅着眼前给他护法的陈沧和苏青青,笑了下,说道:“谢谢!”

    “不客气,饿了吧?想吃点什么?”陈沧说道。

    韩明扎了两下眼睛说道:“糖醋带鱼!”

    。

    从陆倩倩那里得到的情报,现在陈沧和“苏兰兰”现在就住在水榭花都,她们住在一起,还开了一个补习班,叫做青沧补习班。

    这个情报陆倩倩都没有动用她的关系,只是在幼儿园的班级群发了条消息就知道了。

    因为李云霄已经被放出了。

    得到了情报后的柳依依决定先观察一下这个私生女了,大概长时间没看到女儿,而忽然之间出现了这么一个小一号的女儿,这让她思念女儿的情绪更加浓烈了。

    最后,思前想后了很久,才做出了这个决定,决定先看看,而且关于陆玲珑说那个高个子是苏青青伪装的事也她很在意。

    为了方便,她和陆玲珑直接找到水榭花都17号楼1单元9楼的住户,直接用高于市场价两倍的价格买下了这栋单元房。

    有钱就是可以人性,两百万,在柳依依的眼里似乎根本不算个钱。

    房主也是痛快人,见买房的出手大方,没有废话,见钱到账后直接搬了出去,至于家具什么都不要了,他们收拾了一下贵重物品便就找了一家宾馆主下了。

    之手过户手续的什么,买主说了有时间再办了。

    房主第一次见到如此财大气粗的人,知道对方一定是某个家族的大人物,所以也没敢多问。

    至于原来的家具,柳依依也没扔,换了床褥什么,还是能住的。

    于是,她和陆玲珑就在第二天就搬了进来。

    打开窗户,一阵凉风吹了进来,排在窗台上想对面忘了过去,正好是青沧补习班的正门。

    这个时候,她看见那个陈沧正牵着苏兰兰的手买菜回来。

    “哎,看他们的样子真是幸福啊。”柳依依说道。

    “是啊,我们那时候好像没像他们这样谈过恋爱吧,我们都是结婚之后再谈的,你比我还好点。”陆玲珑也走到窗台边上,手里拿着一个望远镜。

    “我又在想,我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上是不是太强硬了!?”柳依依从陆玲珑的手中抢过望远镜说道。

    “我家小香我是不会逼她,至于那个孙家,去tmd蛋的吧。”

    “挺硬气的啊!”柳依依笑着说道。

    “那是,我不是你老婆吗?”陆玲珑说着走到柳依依的身后抱住她。

    “滚,我对你没兴趣。”

    “那你对谁有趣?”

    “我对那个叫陈沧的小子有兴趣。”柳依依说道。

    陆玲珑听了后,惊奇的说道:“嗯?咋了,什么时候喜欢这种奶油小生了。”

    “奶油小生?”

    “不是吗,你那他那脸蛋,那身材,看的我都春心荡漾了,如果我再年轻几岁一点养着他。”

    “呵呵。”

    “笑啥,我说的可是真的。”陆玲珑表情认真的说道。

    “那可不是什么奶油小生,他是武者,估计最少也有引灵境了。”

    “哇,那不是更好吗,长得好看,而且功夫还好!”陆玲珑笑着说道,然后她的脸上不自然的划过一道红润。

    “那你就去追吧,正好替我出口气!”

    “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没理由拦着你!不过,我提醒你一下,他可能已经发现我们在这里监视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