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章 一不小心穿越了

第1章 一不小心穿越了

 推荐阅读:
    “嘶!”

    张步洲是活生生被疼醒的,尝试着睁眼睛的瞬间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我滴个妈妈咪呀,是谁下此毒手把劳资打成这个样子,眼睛都有点睁不开了!

    说起来自己一向与人为善,和同事朋友关系融洽,就是年会的时候多喝了几杯,可也没做别的什么事儿啊,既不曾辱骂领导,也没有表白公司的女神小姐姐!

    到底是什么情况?

    强忍着睁开眼,透过那一丝丝的缝隙看到的却不是他的卧室,也不是想象中的医院病房,而是一张雕花的床,左右看看点着蜡烛,看到的也都是些不知名的木质家具。

    这不重要,重要的这款式古色古香到了极致,这是哪儿?

    不用脑子想的时候还罢了,这一用脑子想一股子记忆嗡的一声就冲进了他的脑海之中,当时那种感觉实在可怕,就好像有十几个大汉在他的脑子里不计后果的打了一架一样!

    嘈杂,混乱,关键是往死里疼,实话实说张步洲都恨不得晕过去,可惜事与愿违,他疼并清醒着。

    真的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疼才慢慢的消失了!

    缓缓回过神的张步洲龇牙咧嘴的懵逼着,自己居然穿越了!刚才疼出的一身冷汗,浸湿了伤口,此刻加剧着他身体的疼痛。

    而那股记忆也告诉了张步洲自己穿越的原因……

    原主也叫张步洲,说起来也算是白羊城里的书香门第,可惜随着张步洲的老爹因病去世,这个家道也就败落了!

    而张步洲他爹还在的时候,给张步洲说了一门娃娃亲,对象是城中流云武馆,馆主刘天龙的的女儿刘琯琯!

    当时张步洲家还算殷实,而刘天龙是初来乍到,也不知道怎么滴就搅合在了一起,张步洲他爹提议的时候刘天龙是想都不想就答应了!

    此刻张家算是败落了,可刘家却殷实了起来,说起来刘天龙的本事也算不错,而这年头多少有些动荡,习文固然重要,可到底不如弄武来的实在!

    说实在话,刘天龙对张步洲还是不错的,可惜张步洲整个人都很颓废!

    或者说从那一刻起张步洲就是颓废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张步洲和刘琯琯终究还是到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年纪!

    要是张步洲但凡有点上进心,刘天龙咬咬牙把女儿嫁过去就嫁过去了,其实说到底张家也就剩下张步洲一个人了,嫁过去也好过来当赘婿也罢能有个什么区别?

    可偏偏张步洲自他老爹走了之后,整个人就一直颓废,每天跟个行尸走肉一般。

    再加上随着年龄的增长刘琯琯整个人也出落的越发的亭亭玉立起来。

    自古以来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就别管是有人真的喜欢刘琯琯还是单纯馋她身子,总而言之刘琯琯多了几个追求者!

    有白羊城城主的公子,有武备将军的公子,白羊城首富的公子!

    坦白说刘天龙并不想和这几家结亲,所以一直以来行尸走肉般的张步洲就成了一个很好的挡箭牌!不管是谁家来提亲刘天龙的台词都是这么一句

    “令公子能看的上小女,那是小女的福气,可惜了小女琯琯早有婚约,见谅见谅!”

    挡来挡去终究是出了事儿了,就在昨天晚上,行尸走肉般的张步洲照例失魂落魄的去借酒浇愁,就在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终究是被人打了闷棍!

    要不是刘琯琯心血来潮出去寻他,只怕张步洲就要被活活打死……不,说起来原主已经被活活打死了。现在龇牙咧嘴的这位是穿越者张步洲罢了!

    前任留下的记忆并不多,除了让他识字之外就没起到什么别的用处了,这孩子应该算是父亲去世之后忧伤过度导致整个人的精神出现了问题!

    每天借酒浇愁的,也亏了刘大龙对他不错,让他还有借酒浇愁的零花钱!可正因为是醉汹汹的状态,前任的记忆里也是真的没有一点偷袭之人的信息!

    到底是谁下了这样的毒手?要致自己于死地?

    脑子转的飞快的张步洲一边龇牙咧嘴一边盘算着。

    此时白羊城中最为中立的一股势力就是刘天龙的武馆,这方世界武道修为有五境,初学境,点星境,皓月境,大日境,天人合一境!

    刘天龙的那些弟子就不提了,单说刘天龙自己就是皓月境的高手,整个城中也就只有城主、武备将军加刘天龙,这么三个皓月境的高手!

    所以刘天龙势必处于一种被拉拢争取的地位。

    城主的公子,白承筹?这孙子往日对刘琯琯是颇有一股子势在必得的气势,当然他到底是想得到刘琯琯还是想得到刘天龙这个武道修为不错之人就不好说了!

    武备将军的公子,李求缺?这厮的老爹觊觎城主之位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取琯琯的念头绝对不单纯。

    至于城中首富之子,沈青云,这货好像是没什么别的念头,就是单纯的想娶刘琯琯,但也不排除拉拢刘天龙,在城内形成三足鼎立的事态!

    这么一想张步洲苦笑一声,好像三家都有弄死他的动机啊,说到底他死了只有好处没坏处,而这个好处就很单纯的是刘天龙没了挡箭牌而已!

    想到这里张步洲就觉得悲凉,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自己就是个挡箭牌而已,可就是这么个挡箭牌居然也有人看不过眼了,想除掉自己!

    那么到底是谁要致自己于死地呢?凭借着前任提供的为数不多的信息可以得知,白承筹这个人一直是一副谦谦公子的人设,讲究的就是个往来无白丁,喜欢的就是什么诗词歌会之类的雅事儿!

    而李求缺这个人却喜好结交习武之人,和武馆的众弟子关系不错,喜欢的就是舞枪弄棒的行当。

    至于沈青云这个人,没什么太多的印象,只是听说这是个乐善好施的人。

    张步洲皱眉沉思,白承筹虽然表现的谦谦公子一般,可知人知面不知心!

    李求缺喜欢舞枪弄棒,那说起来就有了作案的可能,毕竟习武之人更容易上头!

    可乐善好施的沈青云也是有问题的,这种时代哪有什么大善人,单单是传闻中沈家是首富还能护住万贯家财,就晓得沈家也不会什么单纯的良善之家!

    正在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张步洲心里一惊,这大半夜的来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