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0章 一不小心混了个助攻

第10章 一不小心混了个助攻

 推荐阅读:
    就在这个时候张步洲对着自己大腿的伤口就是用力一掐,因为掐的是伤口所以判定攻击生效,被动技能制裁仪式和长歌行被触发!

    长歌行的效果暂且不提,但制裁仪式的效果被触发的时候就是一股能量扩散开来。

    制裁仪式:效果,宿主受到攻击引发爆炸,对5米范围内的敌人造成能量伤害(伤害值为能量攻击力的10%),冷却值一分钟!

    此时张步洲的能量攻击力为55点!

    所以这一股能量对来人造成了5.5的能量伤害。说实话这个能量伤害一点都不高,甚至不能破了马四军的防御。

    但这一瞬间依旧惊的,马四军想也不想就破窗而出,整个身子好像流云一般蹿出了武馆仓皇而去,很简单的道理张步洲个废物在睡觉,刘琯琯被迷香迷晕了,那这股能量伤害从哪里来?要知道武馆还有尊皓月境的大神啊

    黑衣人一走,张步洲二话不说就朝刘琯琯的房间跑去,进门的一瞬间就看刘琯琯睡的和猪一样,这事儿不正常,感谢曾经看过的电视剧里的剧情。

    张步洲随手拿起了刘琯琯房间内的一杯水,确认是凉水后对着刘琯琯的脸一泼,将琯琯泼醒,看着灵醒过来的琯琯,张步洲急促的说

    “媳妇,有人要杀我!”

    ……

    马四军速度极快的蹿了出去,丝毫不停留的就朝着城外窜去,他一直信奉作为一个杀手就要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可惜在他窜出城外不久,就被人拦了下来

    拦着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刘天龙。

    刘天龙看着马四军二话不说就是一掌拍了过去,马四军虽然精通敛息之法,身法也算了得,但那里是刘天龙的对手皓月境对点星境优势实在是大的没边。

    不过三五招马四军便被刘天龙一掌拍翻在地,眼看刘天龙欺身而上对着自己的天灵盖拍来,他大叫

    “莫要杀我,我告诉你是谁指使的!”

    刘天龙丝毫不见犹豫照旧一掌拍了过去,只一掌拍的马四军七窍流血,气绝身亡。

    等确认他已死之后,刘天龙才拎着他的尸体朝着荒山掠去,将尸体往林子里一丢,随手一掌凌空拍碎此人头颅转身离开,几个起落回到了武馆,淡淡的看了一眼后院方向。

    摇摇头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

    此刻刘琯琯已经坐在了张步洲的房间里,她皱着眉头有些懊恼,自己怎么就能着了迷香的道儿呢?

    对于那人怎么突然离去,张步洲只说自己就听到哗啦一声,睁眼就看到一个黑影从房间蹿了出去,太可怕了!至于黑影儿怎么就突然逃了,张步洲只说不知道!

    刘琯琯也不疑有他,开玩笑一样身为皓月境的自己都中招儿了,张步洲不知道内情不是很正常的吗?

    至于找自己的父亲,刘琯琯倒是想,可又实在不放心让张步洲一个人呆着,索性就搬了把椅子坐在张步洲门口守着,她倒是想看看那宵小之辈是否还敢回来!

    ……

    第二天,也就是五月二十五日,早上张步洲吃过早饭,依旧和琯琯出门,倒也不是为了溜达,窗户都破了总要买新的吧,至于这个事儿要不要告诉刘天龙。

    张步洲的意思是不用了,也许就是个小毛贼呢!

    当然主要的原因是,昨夜马四军死的时候系统就提示道

    【恭喜宿主助攻1人,获得0.5层虚空噬魂,请宿主再接再厉!】

    张步洲多聪明的,这个助攻哪儿来的他一想就知道了,马四军贡献的,而谁杀了马四军呢?很简单有两种可能,一就是马四军失手了,被幕后主使灭口,但这说不通啊,马四军虽然失手可并没有暴露!

    这二呢就是刘天龙出手了,可如果是刘天龙出手的话,那他为什么不早点出手,而是过了挺长时间才将马四军击杀?

    两人出门后,张步洲发现白羊城罕见的有些热闹,随便打听了一下就知道,原来昨天晚上还发生了件儿有意思的事儿。

    武备将军家的公子和沈家的公子在青楼,为了一个淸倌儿大打出手,最后惊动了捕快被强行分开,据说李家的公子被打的鼻青脸肿,沈家的公子就跟惨了,据说被拉开的时候牙都被打掉了一颗!

    当然这事儿最最有意思的是,最终那个淸倌儿却被城主家的白公子收了!

    听说是李家和沈家的公子被拉出青楼后,白家的公子就果断出手,抱着美人度了这春宵!

    所以今天早上武备将军李寻道居然直接带了自己的私兵围了沈家大院!

    这种热闹总是要去看一看的,两人也就随着一些闲人不远不近地去围观了。

    到了地方一看,这事儿终究还是惊动了白向左,这位城主大人到位的时候就看李家的私兵个个都是刀剑出鞘,硬弓上铉!

    而沈家也是不弱,那些个护院也是全副武装,这场景看的白向左眼皮都跳了一跳,这两个货怎么就能闹到这地步呢?

    “两位,不至于,不至于,说到底也就是孩子们的一些玩闹事情!不至于啊!”

    李寻道冷冷的看着白向左

    “城主大人无需说这些个风凉话,听说贵公子昨夜可是快活的紧呢,不是说谁的儿子像谁吗?怎么城主不等着我们两家厮杀一番再出来呢?”

    白向左笑眯眯的看着李寻道,心里暗想你当劳资不想看着你们狗咬狗一场?可这事儿要是传到皇朝之上,那这个城主劳资还要不要做了?治下武备将军和豪强直接火拼,根源居然是为了一个青楼的妓女?丢人不?

    当然想是这么想,可白向左面上却看不出丝毫恼意,他摇摇头说道

    “李将军此言差矣啊,本官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这事儿说到底也就是为了那个女子,自古红颜祸水实在是诚我不欺,来人带上来!”

    随着白向左的话音,自有兵卒带了那昨夜才被白晨筹宠幸过的淸倌儿。

    就听白向左说

    “此女不详,祸乱本城,左右与我砍杀了去!”

    淸倌儿吓的魂飞魄散,却依旧被兵卒一刀砍去了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