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1章 命如草芥

第11章 命如草芥

 推荐阅读:
    淸倌儿头颅落地,围观的民众吓的齐齐后退了一圈儿,片刻后又继续围拢了过去,看热闹的人心都是冷的,不过是个妓女死了就死了,没想到还能看到砍头,算是赚到了!

    只有张步洲看着淸倌儿的尸体,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刘琯琯只以为张步洲是个读书人,见到这样的场景害怕,就稍微用力握了握张步洲的手。

    张步洲看了一眼做出一副‘一切有我你别怕’表情的琯琯,轻轻的笑了笑,琯琯怕是不知道,张步洲固然是有些惊骇,但还真不至于颤抖!

    他颤抖的主要愿意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愤怒,这事儿和这位淸倌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淸倌儿人头落地,白向左面色平静的说

    “李将军,沈兄。不如今夜本官做东,两位带了公子咱们一起喝上一杯,饮酒叙话,至于犬子,本官自会教他面壁思过一月,如此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好?”

    李求缺冷冷的哼了一声,对着白向左抱拳说

    “既然如此,末将恭敬不如从命!”

    随后手一挥带了私兵退走,此时沈家的大门打开,沈青云几步小跑出来对着白向左行了一礼才小声说

    “多谢城主从中调停,今夜所有开销由我一力承担,另外我有十颗上好的海珠,本想送去府上,刚好城主您大驾光临,您看要是方便的话,就一起带回,也省的我去叨扰城主大人您啊!”

    这话说的白向左喜欢听,他点点头笑着说

    “你呀,总是多心,行了晚上赴宴的时候顺路带过来就是了,走了!”

    沈万里恭敬的行了一礼,送其离开。

    整个过程都没人去看一眼那个被斩首的女子,白向左不曾去看她一眼,李寻道没有看她一眼,沈万里也不曾看她一眼,就好像死在哪里的不是一个人!

    而是一个不知名的动物。

    等这些大人物散开了,自然有官府的差役寻了张草席子,把这尸体一卷,再拿个草篓子装了这淸倌儿的脑袋。一辆破旧的独轮车推着就往城外送去!

    张步洲拉了下刘琯琯的手,他想去看看这女子的尸体会被怎么处理,刘琯琯有些疑惑

    “步洲哥哥你要去做什么?”

    张步洲勉强笑了笑

    “我去看看,就当是练练胆子!”

    琯琯不疑有他就跟着张步洲一起尾随那差役而去!

    在街道上拐了几个弯之后,就看那两衙役推着独轮车停在了一处棺材店门口,张步洲有些疑惑,这两位难道是要给这姑娘买口棺材?

    稍微走进一点才听到衙役在和棺材店老板嘟嘟囔囔的说着

    “你看着可是正儿八经的大闺女啊,淸倌儿,这瓜还是城主公子破的呢,配个**也算值些银子,你看多少钱收?”

    棺材店的老板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他自然是知道这来龙去脉的,毕竟这事儿传的还挺欢实。

    就看他一边皱眉一边说

    “这具尸体不行啊,虽然是个年轻的女娃子,可她脑袋掉了,我给你们说啊,这脑袋和脖子哪怕是连着一层皮,这都值钱了!可全掉了就真不值钱了!”

    说到这里胖老板想了想才说

    “是这样,两位大人左右推过来了,那一钱银子,能成您二位受累搭把手抬进来,不能成,那就算了!”

    两个差役互相看了一眼,没办法这女子脑袋被砍下来的事儿那么多人都看到了,又瞒不住,能收了这具尸体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有多少是多啊?

    所以两人抬了尸体进了棺材铺子,后面的事儿张步洲就不知道了,因为刘琯琯已经拉着他离开了!

    站在棺材铺子门口看,总是有些不吉利的!

    此刻的张步洲有些懵逼,一个活生生的小姑娘,就这么没了?尸体都被卖到了棺材铺子,为的是配**!感觉就和卖牲口一样!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也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此刻原主的记忆也浮现了一些,这还是小姑娘的尸体,还有人买。

    你就别管她是不是配**,好歹还能混个入土为安,有副棺材傍身!

    而那些个男子若是死了,那就是死了!棺材铺都不会收的,只能被推到城外,随便扔在山林石岗,被那些虎豹豺狼吞食,落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张步洲觉得自己的手脚有一点点的发冷,此时此刻他才直观的感受到了这个时代的残酷,真的,死个把人根本不算什么。

    想到这里张步洲不由的拉紧了刘琯琯的手,刘琯琯和自己的情分,是他目前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依靠了!

    被他拉着的刘琯琯微微一笑很倾城的样子,她又不知道她的步洲哥哥现在脑子里想的是什么,可她能感受到张步洲很在乎她!这是个值得开心的事情呢!

    张步洲看到刘琯琯的笑,当时真的有一种满心阴霾被驱散的感觉,刘琯琯笑的很美,很阳光!就好像有一股正能量绽放一样,让张步洲紧张的情绪放松了许多!

    收拾起了自己心情的张步洲也是笑了笑才说

    “走吧,去买窗户!”

    刘琯琯点点头,搀着张步洲就朝着卖窗户的街面走去,这事儿吧其实还挺重要的,虽然窗户也就是个窗户,它还真就挡不住个什么。

    可有窗户总是能让人安心一点!

    ……

    白府,自然有下人把前前后后的事儿对白承筹说了一遍,包括那个淸倌儿被一刀斩杀的事儿。

    白承筹有些惋惜的摇摇头

    “可惜了,身段不错!”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这些人眼里真的是犹如草芥一样,不值钱!

    至于让自己面壁思过这个事儿,白承筹是没什么意见的,面壁就面壁呗,反正也就是做做样子,没人的时候该吃吃该睡睡,难道谁还能跑白府进来监督他不成?

    只是想想李求缺和沈青云的样子,白承筹就没来由觉得很兴奋,你们争来抢去的女人就注定是我白承筹的,那个淸倌儿是这样,刘琯琯也是这样!

    想到刘琯琯,他就想到了他爹昨天晚上说的话,按理说这会儿了也得有点动静了吧,不行要去问问老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