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2章 看看张步洲能不能修炼

第12章 看看张步洲能不能修炼

 推荐阅读:
    白向左依旧在自己的书房里,今天的事儿他得好好的想想,没错这个白羊城是动起来了,可动的方式和他想的一点都不一样,而且马四军呢,马四军去了哪里?

    白向左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他喜欢的是一切尽在掌中。

    而且他总觉的这个事儿有些不对劲儿,也许是别人也希望白羊城动起来呢?

    白向左正在想的时候他的儿子风风火火的进来

    “爹,爹,那事情怎么样了?”

    白向左抬头看着白承筹,皱着眉头

    “做什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

    此刻的李府,李寻道卸了甲胄,自然有下人拿了茶水上来,李寻道随手接过来,却只放在桌上,他闭着眼睛脑子里想着刚才的场面。

    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

    这才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喝过之后他唤了一声

    “来人呢,去把求缺叫来!”

    过了一会儿李求缺到了这里,看着自己的儿子鼻青脸肿的,李寻道也有些心疼,说起来这李求缺虽然是喜欢舞枪弄棒,可显然天赋一般般。

    当然这个平日里被李寻道诟病的地方却也成了重要的一个特质,也就是李求缺实在没什么武道天赋,才可能和沈万里的儿子沈青云打了个不相上下!

    想到这里李寻道问了一声

    “你真把沈青云的牙打掉了吗?”

    李求缺一听这话,当时就眉飞色舞了

    “那是当然了,要说沈青云那小子也是不地道,说好的是做戏他居然直接打脸,我也就是一个没忍住就用了几分力!”

    李寻道笑了笑才说

    “行了,这个事儿再不提了,晚上更我去白向左家赴宴!”

    李求缺撇撇嘴

    “我不去!”

    李寻道看着自己的儿子冷冷的哼了一声

    “哼,让你去你就去,哪里来的这废话,到时候沈青云也在,你还得找茬儿揍他一回,记住了真的打,别下死手!”

    李求缺一听可以揍沈青云就有点开心了,平日里两人就不是很对付,一半呢是装的,一半也是真的看互相不顺眼!

    若不是半真半假又怎么能哄过白向左的眼睛呢?

    兴奋了一下下的李求缺想了想试探着问

    “那爹,我能不能连着白承筹一块儿揍?”

    李寻道瞪了一眼,吓的李求缺讪笑一声

    “我就是说说而已,您别生气”

    可李寻道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说

    “倒也不是不行!”

    虽然李求缺的天赋是不行,可好歹也是每天舞枪弄棒的,比白承筹和沈青云的武力值还是要高上一丢丢的!吃亏是吃不了的!

    所以李求缺有些惊喜的说

    “真的?早看白承筹那小子不顺眼了,这次你看我不好好收拾他!”

    李寻道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可惜了,白承筹让白向东那个老狐狸喊着面壁思过了,你就见机行事吧,要是有机会了那就揍他,没机会你就给我安安稳稳的揍沈青云!”

    ……

    此刻的沈府,沈万里看着自己的崽儿也是有些心疼,可再心疼也得耐着啊。再者说一切都和自己预想的一模一样,白向左个老狐狸果然出来端水了!

    所以沈万里有些许愧疚的对自己的儿子沈青云说

    “青云啊,一会儿和爹去白城主家做客!”

    沈青云看着自己父亲有些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就恍然了,揉了揉自己的脸颊

    “没事,不就是和李求缺再打一架的事儿嘛!”

    沈万里看着自己的儿子点点头,不知道说什么,儿子懂事说的乖巧,可自家儿子带了五个帮手都被打掉了后槽牙,李求缺这个货是不是彪,说好的演戏呢?

    当然沈万里也知道,这打就得真的打,若不然怎么可能瞒得过白向左那只老狐狸,如果让白向左察觉到李家和沈家有关联,那下月初的机会估计就没了!

    而白羊城又是抵御外族的前哨城,只有拿下白羊城才能引得外族入关,也去争一争这皇朝之地!到时候他沈万里自然也可以扶摇直上,如日中天。

    沈万里微微的眯眯眼,谁能想到这个乐善好施的首富其实是阴司宗的人,也正是这样的身份,他才能在白羊城这个地方,赚取到了惊人的财富!

    ……

    白家、李家、沈家这三家现在和三国演义一样的玩,可此时的张步洲却在和刘琯琯修窗户。

    或者直接说换窗户比较合适,毕竟那马四军直接了当的把个窗户撞出好大的窟窿眼,修是有点划不来了,还不如直接换一个!

    在换窗户的时候,张步洲的脑子里就时不时的浮现出那个淸倌儿人头落地的场景,很残忍。

    所以换好窗户,张步洲摇摇头装作随意的说

    “这世道,看来是得学些个武艺,琯琯你看看为夫我还有没有可能炼成武林高手啊?”

    琯琯想也不想的摇摇头

    “不可能了,你的身体天生羸弱,早些年我爹就看过了,经脉细软,不能练气!”

    听了这话,张步洲当时心里就凉了一截儿,自己还是个废柴体质,不过想想此刻自己五辅加身了,或者可以修炼了呢?

    于是张步洲就笑呵呵的问

    “那也是早些年的事儿了,不如你现在帮我看看呗,说不来现在能好些呢!”

    看着张步洲一脸期待的样子,琯琯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这经脉和肉体是两个概念,不适合练气就是不适合练气。但既然步洲哥哥诚心诚意的要求了,那自己就帮他看看呗,反正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就看琯琯笑盈盈的把手指搭在了张步洲的脉门之上,感受了一会儿才轻声咦了一声

    “咦?”

    张步洲赶忙问

    “怎么样,是不是可以修炼呢?”

    琯琯摇摇头

    “修炼是不可能修炼了,你这个经脉是真的弱,但奇怪的是脉象不错,身体也比寻常人强了一些,单从气血上来说,又好像那些才入初学境的人一样。”

    想了想琯琯才自言自语的说

    “难道是那颗丹药的缘故?”

    张步洲自然晓得自己气血能比普通人强一点的原因,好歹也是五辅加身的存在,总是要有点变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