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3章 张步洲第一次修炼

第13章 张步洲第一次修炼

 推荐阅读:
    然而,在听到琯琯说自己不能修炼的时候,张步洲还是觉得很失落。

    你想啊,哪个男儿没个修炼的梦?武侠也好,是仙侠也罢,总是让人向往。

    这好不容易来到这种玄幻的地方,有修炼的体系,可自己居然不能修炼,这事儿弄的,张步洲就觉得很失落,这种失落让琯琯有点心疼。

    所以琯琯紧紧的拉着张步洲的手说

    “步洲哥哥,这世上到底是不能修炼的人多,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再者说了,你还有琯琯呢,以后琯琯保护你!”

    张步洲有些感激的看了琯琯一眼,真是个好姑娘,还知道保护老公,可这种感觉怎么就觉得有点点憋屈呢?

    跟琯琯温存了片刻之后,张步洲有些不死心的问

    “难道真的没有一点点办法了吗?”

    刘琯琯笑着说

    “办法嘛倒也不是没有!”

    看张步洲的双眼都放出光来,琯琯就继续说

    “这第一个办法呢,就是有天人合一境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帮步洲哥哥洗净伐脉。”

    张步洲一脸开心的问

    “哪里有天人合一境的高手呢?”

    刘琯琯微微叹息一声

    “这天下宗门不少,可传闻中自由无为观、大空寺、龙影门、阴司宗、至圣书院这天下最强的五个宗门,有天人合一境之人坐镇。”

    张步洲想了想,先不说这五大宗门是不是真的有天人合一境的人坐镇,就算真的有,人家凭啥为自己出手!所以张步洲说道

    “下一个办法呢?”

    刘琯琯看了看张步洲才说

    “下一个办法,那就是找一部炼体的功法炼呗”

    张步洲想了想,炼体功法?根据自己看小说多年的经验,所有的炼体功法都是一种自虐的过程,张步洲觉得自己是没那毅力的!所以张步洲说

    “下一个办法呢?”

    刘琯琯摇摇头

    “就这么两个办法。”

    张步洲皱着眉头想了想才问

    “那炼体功法哪里有?”

    刘琯琯指了指自己,张步洲顺着刘琯琯的手指就看到了鼓囊囊的衣服,啥意思啊,在这里?难怪这么大,原来是藏了武功秘籍的吗?

    刘琯琯发现张步洲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儿,低头一看才发现张步洲一直盯着自己的前胸看,当然这也不能怪张步洲,谁让刘琯琯指的就是那里

    反应过来的刘琯琯害臊的双颊绯红,轻轻的推了一下张步洲才说

    “哎呀,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会!”

    张步洲这才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刘琯琯,她会?开什么玩笑啊,她的属性面板自己又不是没看到,哪里有什么炼体的功法。

    别说是她刘琯琯了,就是老丈人刘天龙的体质也就那么一丢丢,显然也不是个走炼体路子的人!

    看张步洲一脸的怀疑,刘琯琯当下就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原来,刘家还真就有一门家传的炼体之法,虽然这功法传男不传女,可现在老刘家就剩下刘天龙和刘琯琯父女二人了,所以也就教给琯琯了。

    可这法子炼起来实在艰难,刘家一直以来都不怎么有人练习,但不练归不练,学倒是都得学。

    总不能让这一门炼体之法失传了不是!

    张步洲当即表示自己要学,刘琯琯则表示这玩意练起来灰常疼,还是别学了,可张步洲表示自己身为男儿总是要学点本事傍身的。

    最终刘琯琯拗不过张步洲也就教了,开玩笑既然刘琯琯这个女能学,那张步洲这个女婿有什么不能学的!

    所以刘琯琯就一个字一个字的把这炼体的功法很详细的讲了一遍,但因为琯琯也没练过,那真的就只能把理论上的知识讲了个详细!

    教了几遍之后,张步洲就记住了整个炼体功法,要不说兴趣是最大的老师呢,想当初张步洲记个英语单词,难的呦!

    可现在记一篇功法却记的飞快。

    彻底记住功法的张步洲也不得不说这功法可能也许不是什么大路货。

    首先这功法是有名字的,它叫《星辰锻体决》!

    它的原理就是以人体穴位对应周天星辰,之后观想引动星辰之光锻体。

    这门功法最大的好处就是,不用以气走经脉。

    最大的不好处呢则是修炼此法就一个字疼。

    星光入体啊,你当是你和小女朋友在屋顶数星星的星光?完全不是,据说每一道星光入体,都会巨疼非常,而且会对相对应的穴位产生极大的伤害。

    每次引动星光入体后都得修养许久,确认穴位恢复正常才能再进行下一次的修炼!

    也就是说这个修炼的过程就是让穴位慢慢的去适应星光,最终承载星辰之光,以达到炼体的效果!

    至于修炼的时间倒是无所谓,白天也好晚上也罢,都行!

    看完之后,张步洲心里叹息一声,果然是个自虐的功法,但不管怎么说试还是要试试的!

    所以张步洲闭目,依着星辰炼体决的法子开始观想星辰。

    也不知道是功法不难,还是因为张步洲悟性不错,总之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的一个穴位似乎和虚空之中的某颗星辰呼应了起来,一点星光遥遥的落在了穴位之上!

    只一瞬间张步洲就疼的跳了起来!

    我滴个妈呀,那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好像你的手指被门夹了一下,肿的紫青紫青的,却又不小心打翻了一杯开水还就浇在了这根手指之上,在烫伤了一层皮,且皮被你下意识搓破之后,有人闲的蛋疼给这上面撒了点盐一样!

    看着跳起来的张步洲,琯琯笑的像一只小狐狸一样,她等张步洲蹦跶了一会儿之后才问

    “怎么样?疼不疼啊?”

    张步洲顶着一脑门的冷汗点点头。

    琯琯问

    “那有多疼呢?”

    张步洲摇摇头,又缓了好一会儿才说

    “就好像你的手指被门夹了一下,肿的紫青紫青的,却又不小心打翻了一杯开水还就浇在了这根手指之上,在烫伤了一层皮,且皮被你下意识搓破之后,有人闲的蛋疼给这上面撒了点盐一样!”

    刘琯琯当时是有点发愣的,你不得不说张步洲这个形容就很有感觉,让刘琯琯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当初不信邪试过一次修炼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