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梳头

 推荐阅读:
      张步洲笑呵呵的说

      “这东西还挺值钱,大概能换个上千两银子左右吧!”

      琯琯疑惑的问

      “步洲哥哥你很缺钱吗?”

      这灵魂拷问让张步洲有点懵逼了,媳妇啊这个世界上谁不缺钱呢?只不过你老公我缺的厉害而已!

      当然回答是不能这么回答的,这样逼格就掉的啥也没了。所以张步洲是这么回答的

      “娘子啊,我是不怎么缺钱,可若要成大事那就必须赏罚分明,总不好又想马儿跑还要马儿不吃草吧?你手底下的将士们还是需要多多犒赏的!”

      琯琯这才明白,原来步洲哥哥是为了自己啊,要不说张步洲干脆利索呢,乘着这个机会就拿了画寻了一家典当行把那副画直接当了八百两银子!

      没错,就是八百两银子,你也不看看是谁去当的画,当铺当然是用最高的规格去收这副画咯,毕竟张步洲当的是死当啊!

      钱到手之后张步洲就带了琯琯去采买物资和兑换银子!

      这念头的钱那是真的值钱啊,三两银子就能买一头大肥猪,当然这主要是因为猪肉算是贱肉,如果是买羊肉那就是五两一只了,性价比不高不做考虑!

      此刻白羊城就只有琯琯麾下的一千精兵驻守,这事儿就好办了!

      直接了当的买了十头大肥猪,之后就是各种酒水蔬菜总共花了一百多两银子!

      回营之后就安排伙房开始造饭,今天晚上就让将士们好好的吃上一顿!

      明天就开始征兵,这个事儿张步洲算是想通了,现在刘天龙造反了,要是败了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自己啥结果且不说,琯琯是板上钉钉要被全皇朝通缉的!

      为了自己的媳妇,那说不得也得好好的谋划谋划了,这第一步就是征兵,当然这次征兵那就是纯粹的自愿原则了,能征多少算多少!

      火头兵的手脚不慢,再加上还有等着换防的兵卒帮忙很快肉香味就飘了出来,开饭前琯琯按着张步洲的意思就站在校场的点将台上!

      张步洲呢充当了发言人的角色大声说道

      “诸位兄弟,大人体恤兄弟们辛劳,自掏腰包给大家改善伙食,添些个油水,还望各位兄弟能好生操练,不负大人!”

      这就是个场面话,底下的精兵自然也是很场面话的喊到

      “多谢大人体恤,定不负大人!”

      当然了这个时候喊这样的话,几分真几分假就不是很好说了,不过至少也不会背叛就是了,说到底大家可都是从犯啊,再者说一家老小基本也都在城里,跑呢也是不太好跑的!

      之后就是等着换防回来的将士到位,再喊上这么一嗓子!

      回去的路上琯琯问张步洲

      “步洲哥哥,这样有什么用呢?”

      张步洲摇摇头,目光有些深邃

      “短时间是没什么大用的,咱也没指望十头大肥猪就能换人给咱卖命。可让将士们吃的好一些总是没错的,毕竟谁都不晓得什么时候就会有敌人攻城!”

      琯琯虽然有点不太明白,可到底还是点点头,左右就是些银子罢了,步洲哥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

      她哪里知道张步洲现在满脑子都在算,要是每天供应十头大肥猪,那每天就是三十两银子,一个月就得差不多上千两,啧啧啧养兵果然是贵的一批啊!

      但有句话说的好,提升福利先从伙食开始,都是些个修炼之人谁不得好好的补补气血,单纯的靠之前兵营的伙食,能吃个饱就算不错了,哪里能顿顿见上荤腥?

      当然了这也就是张步洲想想的事儿,从明天开始肉的供应量还是要减少的,倒也不完全是因为钱财的事儿,就一个白羊城所有的肥猪都杀了能有几只啊!

      张步洲觉得是时候考虑考虑带一波儿人跑商了,白羊城太小了,就这三四万人的样子很难做到彻底的自给自足啊!

      不过左右都是明天的事儿,这个点了花前月下的,还是好好的琯琯聊聊天卿卿我我一番来的实在!

      ……

      李府,李求缺双眼带着别样的光,看着这个叫李瑶瑶的女子,就看她微微笑着,纤纤玉手在李求缺的眼前晃了几下,随着几声手铃儿的响声,一股淡淡的异香扑鼻。

      一个恍惚李求缺就变的目光呆滞,李清瑶面色一喜,这移魂之法还是挺好用的嘛,运转玄功,一双眼睛变的有些璀璨李清瑶在李求缺的意识里种下了让他唯命是从的指令!

      然后晃了晃手,那一串手铃响了几声,李求缺一个激灵缓过神来,再看李清瑶的时候就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参见主上!”

      李清瑶满意的点点头,这移魂之法对这些渣渣来说好用是好用就是有点麻烦,一个月得施展一回,不过想来自己的谋划有一个月的时间也就够了。

      说起来这移魂之法她本来是想在张步洲身上施展施展的,就在他和那位千金大小姐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施展施展,方便让他们造小人啊!

      想到这里李清瑶就有点愤愤不平了,那个张步洲居然敢跑,不知死活的东西,且看到时候赤练丹发作的时候他得死的有多惨!

      当然愤愤不平归不平,总还是要做点事儿的,索性对着跪在一旁和狗一样的李求缺勾勾手指

      “你过来”

      ……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张步洲睁开眼,叹息一声,这都是什么破功法啊,又是一晚上过去了,依旧是只凝出一滴星元,倒是金币现在挺多,有个三万多些!

      可是一个大件儿都买不起,所有的大件儿都一个价50000金币!

      倒是可以再学三个技能,可现在好像也没有必须学技能的需求,索性暂钱吧,这什么破系统啊,太鸡儿贵了!

      琯琯照例温婉的进来帮张步洲梳洗穿戴,这是琯琯觉得很幸福的时刻呢,可以帮步洲哥哥梳头真好,当然对应的张步洲也是会帮琯琯画眉的!

      这个过程中有些肢体上的接触算是在所难免了,不过也没所谓,终究是要成亲的,接触就接触了呗,琯琯不介意,张步洲就更不可能介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