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47章 吓跑她

第47章 吓跑她

 推荐阅读:
    就这个时候张步洲和李清瑶两个人的脑子里,那都是各种心理建设!

    张步洲是在脑子里一阵惊讶

    “这个淡黄的光罩是什么?好高的防御力!感觉打不破啊,有点尴尬怎么破?”

    而李清瑶呢就是纯粹的惊惧了,没错就是惊惧!张步洲打不破她的罩子,她自己又不知道!

    反而是被张步洲的一串连招打的开始恐惧了,这是什么招数?为什么自己动都动不了!

    要不说张步洲的脑洞大呢,那脑子转的飞快,纵然是打不过,可也要吓她一吓!

    等到堕神契约的时间一到,张步洲想也不想就朝着前方丢了三个球球出去,化作三条曜龙轰轰轰的砸在了地上!

    而此时的李清瑶,在察觉到自己可以动的时候,那真的是第一时间就朝后逃开,却刚刚好被曜龙砸了三下,等她被眩晕的时候张步洲就很淡然的说

    “你居然有它,看你年龄不大也算故人之后,本座放你一马,速速离开白羊城!”

    说完转身就走!

    这不走不行啊,虽然动静不是特别大,可远远的依旧有巡夜的军士朝着这边赶来了!

    李清瑶这个时候是懵逼的,她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朝后一跃却被打的动都不能动,万幸那种不能动的时间持续的并不长。

    可这个黑衣神秘人的话是什么意思?

    故人之后?他说自己居然有它?指的是护具吗?是认出了自己的护具吗?难道说他认识自己的老爹不成?

    一脑子懵逼的李清瑶自然也是看到有巡夜的兵卒朝着这边赶来,想想张步洲的话,银牙一咬,还是身子一动,几个起跃朝着城外掠去!

    既然那人说让自己离开,那就离开吧,实实在在的打不过啊,若不是老爹给的护具给力,自己是不是就被打死了?

    李清瑶是不是走了,张步洲现在还是不知道的,反正这个时候的他也破不了那个淡黄的光罩,索性也就皮了一下,能吓跑固然好,吓不跑也没所谓!

    凭借着max级别的靴子,张步洲轻轻松松的回到了后院,轻飘飘的落在了院子里,嘿嘿一笑,虽然今天没有斩了那妖女,可这种感觉很不错呢!

    那种心念一动,就能发出技能的感觉,有点点类似打游戏啊!

    躺在自己床上的张步洲还是有些兴奋啊,不过也亏了李家离着这边确实有好远的距离,而且自己折腾出来的动静也不算太大,若不然只怕要吵到琯琯了!

    别说张步洲不懂的怜香惜玉,你想想李清瑶对他做的事儿,先是掳走他,然后就是给他吃致命的必死毒药,这是多大的仇恨啊,还怜香惜玉呢?

    张步洲是真的奔着开杀戒去的,可惜了没成功!可虽然没成功依旧觉得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曾经分分钟把自己当小鸡子一样拎着满地跑的人!

    现在自己可以把她打的满地跑,这种成就感,啧啧爽歪歪!

    不过冷静下来的张步洲多多少少也有点后怕,也亏了那个女人带了个保护罩,要是真被自己打死了只怕事情就大条了,毕竟据琯琯说,掳走自己的是阴司宗的圣女!

    要真被自己打死了,那……

    算了算了不想了,这不是还没打死嘛,而且自己还给自己加了一层人设,就张步洲最后模棱两可个话,他都敢断定那个李清瑶会自己往深了想!

    现在要做的就是换好衣服,等着那帮巡夜的来给琯琯汇报工作!

    ……

    张步洲想的没错,这个时候已经出了白羊城的李清瑶在奔出好几里地,确定那个神秘人的的确确没来追自己才松了口气!

    冷静下来的她也开始捋了,她虽然不知道那个神秘人的修为是多少,但只可能比自己高,而且高很多!

    那诡异的拉扯力现在想想都觉得害怕,结合张步洲最后说的话,李清瑶脑子里捋出一个大概的剧情线!

    这个神秘人只怕是和自己劳资是同时代的高手,不知道什么缘故就隐居在了白羊城,虽然不知道什么缘故对自己出手了。

    但当他发现自己的护具效果后,就触景生情想起了曾经和自己的劳资年轻时候一起闯荡江湖的友情,所以就放过了自己!

    难怪老爹给自己护具的时候说,这玩意可以救自己的命!

    想歪了的李清瑶回头看了一眼白羊城,是时候回阴司宗和老头子聊聊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被张步洲一句话带偏的李清瑶决定,再找一圈儿张步洲,要是能找到就带回阴司宗,要是找不到就算了,自己会阴司宗!

    至于被她丢在破军寨子的大小姐,那种不重要的人,现在的李清瑶哪儿还能想的起来?

    ……

    没多时的张步洲就听到一阵嘈杂声响起,片刻后拐角处跑来一队兵卒,见张步洲守着门,行了一礼

    “劳烦通传一声,有事禀报大人”

    对于张步洲在这里的事儿,没人会觉得惊讶,这个整日戴着面具的亲兵,那是真的亲!

    琯琯大人去哪儿都会带着他,是绝对的亲信!

    张步洲也是能拿腔调

    “这么晚了,何事需要惊扰大人?”

    自然有人大概的说了下,老李家的房子塌了,可亏了老李家现在萧条了,十室九空的样子,若不然不知道要压死多少下人呢!

    张步洲点点头,就进门通传了,此刻琯琯早穿好了衣服,门外的动静不算小,琯琯岂能察觉不到?

    一起出门就朝着李求缺家赶去!

    到了地方别说琯琯了,就是张步洲都有点小惊讶了,一个不小心拆了这么多房子吗?

    正在查看的时候,远远的柳元武也赶了过来,你看着事儿弄的,人家睡的好好的也被叫了起来,毕竟柳元武也说个代城主啊!

    柳元武看琯琯在这里也不惊讶,互相寒暄了几句,才问

    “这是发生了什么?”

    琯琯摇摇头

    “具体的我也不知,但看这阵势怕是有人在此争斗了一番!”

    柳元武皱眉看着倒塌的房屋,这么大动静?

    “皓月境?”

    琯琯点点头,两人一时间有点小沉默,这白羊城里还有皓月境的小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