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57章 琯琯有点小傲娇哦

第57章 琯琯有点小傲娇哦

 推荐阅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终究大部队出现在了张步洲等人的视线里,终于大部队到位了,柳元武有些激动

    “好!好啊!”

    刘天龙翻身下马,拍了拍柳元武的肩膀,之后才转头看向琯琯和站在她身后带着面具的张步洲!

    琯琯很开心的叫了一声

    “爹!”

    然后就一头扑了过去,这几天虽然一切顺利,可琯琯总会时不时担心刘天龙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对于这一点,张步洲是可以理解的!

    谁能不操心自己的爹妈呢?

    所幸现在刘天龙很全乎的就回来了,琯琯自然是控制不住,露出了小女儿神态!

    刘天龙拍了拍琯琯的后背

    “哎呀,都是大姑娘了,这样会被人笑话的,走走走,咱们回去细聊!”

    之后就带头朝着城内走去!

    而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是一脸的懵逼,那就是会望气的邓九玄,当然了,实在不能怪人家懵逼!

    他跟着回来顺带脚就看了一眼,当先那位(柳元武)一声的气运也算不错,福泽延绵的,当时大富大贵的命格啊,有这样的人辅佐,刘天龙成事儿的几率又能大上一些!

    再看那个扑过来的小姑娘,嘶!那浓郁的紫气让邓九玄羡慕不已,这样的气足以说明这姑娘命格华贵!不得了不得了,刘天龙的女儿居然有这样的命格!

    只怕这刘天龙是父凭女贵,真能成些气候啊!

    也就是顺带脚,真的纯粹是顺带脚,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这位姑娘身边那个带着面具的亲兵!

    就这一眼邓九玄都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居然什么都没看到,这让邓九玄都懵逼了,师门秘法望气之术,只要是个人就能有气,纵然是乞丐都能有那么一丢丢的气可以看到!

    可这个人是什么鬼?居然一点点气都没有,这样的结果就很出乎邓九玄的意料了!

    懵逼的同时他脑子里想到起了曾经和师父的一段对话:

    “师父,这望气之法,是不是可以看遍天下人呢?”

    “诶,可以看个九成九吧!”

    “九成九?”

    “九玄啊,你要记住,如果有一天你碰到个不能看到气的人,那你一定要和他成为朋友”

    “为什么啊?”

    “呵呵,因为啊,那样的人只能做朋友,如果做敌人的话,那师父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哦……”

    邓九玄面色复杂的看着张步洲的背影,这下山都有个几年了,他还是第一次遇见看不到气的人!

    按着师父的话,自己得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啊!

    对于身后有人打算和自己做朋友,张步洲是一点也不知道的,他现在就安安静静的跟着琯琯,不远不近!

    七扭八张的算是回到了城主府,进去之后少顷也就剩下刘天龙、柳元武、琯琯、张步洲、邓九玄五人,刘天龙介绍道

    “这位是邓九玄,一生的学识颇为渊博,我想让他管理一县之地!”

    刘天龙直接了当的话,让柳元武认真的看了看邓九玄,他知道如果这年轻人没点什么真才实学打动刘天龙,那刘天龙多半不会说这样的话!

    刘天龙顿了顿才继续说

    “邓九玄,你把你的那些想法再这里说上一说,这屋子里的都是我最信任的人!”

    听了这话别人是怎么想的张步洲不知道,可张步洲是真的下意识的翻了个白眼,这刘天龙还真的是个天才啊,这才哪儿到哪儿啊,都学会帝王之术了?

    这是收买人心呢?不好意思我不吃这一套,要不是为了琯琯谁爱站在这里啊?

    张步洲的想法是张步洲的,邓九玄却是鞠了一躬后才开始说自己理念!

    “当今天下,群雄四起,君上要做的当是等,不可操之过急……”

    邓九玄的理念在张步洲听来,无非就是些个高筑墙,广积粮的手段,不过这货说的倒是条理分明,显然是真有点本事的!

    絮絮叨叨的说完之后,柳元武才行了一礼

    “先生大才啊!”

    这个时代就这点好,文人相轻是相轻的,可真要碰到个有真本事的,那还真就该服就服,丝毫不会因为自己比人家大上些岁数就倚老卖老!

    当然这指的的纯粹的文人,和那些个老奸巨猾的没什么关系!

    之后又是一番对答,不过是柳元武和邓九玄的对答,最后柳元武叹息一声总结道

    “先生之才当可治城啊!”

    当然柳元武叹息完还是有些惋惜的对刘天龙说

    “本来咱们也有一位大才,可惜了……”

    刘天龙愣了一愣

    “什么意思?”

    柳元武就絮絮叨叨的把琯琯办了个诗会的事儿说了一遭,最后才说

    “琯琯虽然把那诗会所得财物都交给了我,算是充盈了府库,可我说个实话,更想得到张步洲啊!”

    没错柳元武知道那诗词对联是出自张步洲之手,没办法柳元武琢磨了一番后自然是要跑去找琯琯问个清楚的,这玩意儿是一般人能些出来的吗?

    显然不是,想想另外一个时空,诗词一道上下五千年,有几个能超越李太白的?

    刘天龙淡淡的看了一眼带着面具的张步洲

    “究竟是什么样的诗词对联呢?”

    柳元武也是有意思,摇头晃脑的把那诗读了一遍,之后又把上联一说,刘天龙眼睛微微的放着光,他只以为张步洲这个人就是个书呆子,没想到还有这般才华!

    而一旁的邓九玄也是心下惊异,这样的边陲之地居然有那把大才?

    正琢磨品味呢,就听刘天龙问

    “左右现在也算无事,既然如此那九玄能否对出下联呢?”

    邓九玄愣了愣皱眉想了半天,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君上勿怪,这联区区是对不上了,这当是一绝对,在下以为当世只怕无人能对,包括出此联之人!”

    柳元武也是点点头附和道

    “没错,这联只怕是无人能对啊!”

    听了他们的话琯琯就有点坐不住了

    “怎么就对不出呢?我步洲哥哥当日是把上下联都交给我了的!”

    这就有一点点小姑娘炫耀心上人的心思在里面了,看着柳元武和邓九玄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琯琯就觉得很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