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喝酒

 推荐阅读:
    当然对于邓九玄来说,现在这些个概念还在空中悬浮着,虽然他知道这些道理落到实处绝对有大好处,可怎么落实那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

    不过详细的事儿那就得以后慢慢说了,总不好就在这里来来回回的去说这些事儿吧!

    白羊城就那么大,就是个万户之城。溜溜达达的走一圈用的也就是那么多的时间,转悠的时间里邓九玄自然是和张步洲就开荒等事项进行了一定的探讨!

    最终邓九玄对张步洲是发自内心佩服的,当然了这个事儿怎么说呢,换你回去邓九玄也是会佩服的,有些理念不是你才高八斗就能想到的!

    就比如说,李白有才华吧!可打死李白,李白也不会想到未来有一天他可是王者农药里的角色,他能想到的娱乐项目也绝对不包括坐在一起绝地求生!

    但你要是给李白详细的说有这么个玩意儿在,相信以他的才情是可以理解并接受的,虽然大概会在脑子里生成一个这是仙界的游戏之法吗?这样的概念!

    但这丝毫不影响李白接受这个新事物的事儿,也许让他玩两天你会发现,这货玩的比你还六!

    邓九玄也是这样,他佩服的就是张步洲带给他的一些新的启发,当然了这种新思想和他原来的思想也是产生了一些碰撞,让邓九玄的脑子里多了很多的奇思妙想!

    这事儿吧也亏了邓九玄就不是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他到底是出身宗门,没有太多的教条去约束他的思维方式,若是普通的读书人只怕现在就要和张步洲美美的辩论一番!

    说上写个礼不可废,祖宗之法不可变之类的言语!

    说到后期张步洲其实也是觉得邓九玄这个人是不错的,他有一种可以接纳新观点的包容秉性,这样的人纵然是碰触到了一些离经叛道的观点,第一时间也是会沉思,而不是一杆子戳死那个观点!

    有这样的人可以沟通,对张步洲来说也是不错的,说个实实在在的张步洲一直觉得有句话是不对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这句话真的是片面啊!

    张步洲反而觉得对于那些酸儒来说,才是真正的有理说不清,毕竟遇到大头兵,那你给他讲讲不好了云来了,下雨收衣服了。类似这种道理他还是会听的!

    可你给酸儒讲,那也许他就会给你扯些七七八八的事儿来驳你的观点,至于为什么去驳也许酸儒本身也不知道,他就是单纯的想去驳你,来显示自己的才学渊博!

    幸好邓九玄不是!

    所以最后张步洲罕见的笑着说

    “走走走,我请你去吃酒!”

    邓九玄也是笑着回道

    “恭敬不如从命!”

    十八跟在屁股后头是一脸的懵逼,虽然隔着面具但依旧是一脸的懵逼,这是什么情况啊,两个人嘀嘀咕咕了一段时间后,头儿居然主动邀请人喝酒了!

    十八跟在张步洲后面也有些日子了,还真就是第一次听张步洲主动邀请别人喝酒,这个邓九玄以后也得上心啊,头儿看重的人,一定也是有本事儿的人!

    你看看,十八虽然字认的不多,现在还处于在军培训营的学员,被那个儒生教认字儿的阶段,可这不代表十八没智慧!

    有的时候智慧就很简单,你跟着一个比你强很多的人,之后这个强你很多的人都看重的人,你也多留心就是了,不要产生什么逆反心理,觉得别人不过尔尔!

    请记住一句话,那就是既然比你强的人都看重别人,那对方就一定有你现在的境界还看不透的能力在,才能让你的贵人很看重对方!

    这就是智慧,给你们划个重点,在社会大学里这是必考题哦!

    张步洲是不喜欢在酒楼吃酒的,他并不喜欢嘈杂的环境,所以就是带了邓九玄回了武馆的院子,这地方现在基本上就张步洲时不时的过来住一下!

    至于下酒的菜,那倒是在酒楼直接包了一些回来,十八抱着两坛子酒就进来了!

    摆放是个很快的事儿,十八手脚也利落不过盏茶的功夫这个小小的酒场就算摆好了,张步洲看十八要出去就招招手

    “今天想来也是没什么事儿了,你也坐下陪我们一起喝些吧!”

    十八乖巧的坐在一侧,他是很有眼力的,很主动的帮张步洲和邓九玄倒酒。

    张步洲笑着对邓九玄说

    “这位是我的兄弟,你可以叫他十八,张十八!若是我不在白羊城的时候,你来了尽可以找他!”

    这话一出对于十八来说那真的是愣了一愣,虽然他一直屁颠屁颠的跟着张步洲,他也佩服张步洲,但是十八真的没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

    虽然他自己觉得如果真的有了什么战争啊,刺杀什么的,他是愿意为张步洲挡刀子的,但他也知道自己就是个穷小子出身,还是那种连名字都没有的孩子!

    所以他一直就觉得自己是张步洲的亲兵,张步洲是自己的头儿!

    可他万万没想到今天张步洲居然说了这样的话,十八就很突然的觉得自己有些情绪激动了,若不是戴着面具还真是可能会出糗呢!

    邓九玄听了这话就很认真的拿着酒杯对十八说

    “以后,你若有事来寻我,我定不会推辞!”

    对于邓九玄来说,这就是一个很重的承诺了,若不是张步洲的缘故,邓九玄才不会说这样的话!

    张步洲看十八有些局促就笑着说

    “行了,十八你把你的面具摘了吧,我都没戴你戴它作甚!”

    十八这才摘了自己的面具,这是一个看着就很机灵的小伙子,只不过小伙子现在眼圈有那么一点点的泛红!张步洲笑着说

    “还不赶紧和邓县令饮一杯?”

    十八这才急忙端起酒杯

    “十八敬邓大人一杯!”

    说完就一饮而尽,张步洲哈哈一笑对邓九玄说

    “这孩子很少上酒桌,一些乱七八糟的场子我也是不愿意带他去的!”

    邓九玄笑着回到

    “张兄对十八的爱护之意,九玄有些个羡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