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82章 有人等很幸福

第82章 有人等很幸福

 推荐阅读:
    当邓九玄说完之后,张步洲又是一杯酒过去

    “邓兄,邓兄你听我说,现在双城是个什么样子你我是知道的,白羊城倒是能稍微好一点,可那全是因为白羊城没有任何可以制约我的人或事物了,所以我才能有这种从底层开始改变的机会!”

    “可是苍狼城,我都不愿意去想,那边绝对是焦头烂额的!”

    邓九玄点点头,张步洲这话说的没错,刘天龙和柳元武算是把白羊城清了个空,消除了琯琯和张步洲的所有阻力!可这种阻力那就落在了苍狼城!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就是个事实!

    张步洲继续说

    “所以,对于双城之地来说,近来是不能出去和谁争雄的,最好的方式就是发展,这个时间是两年?三年?谁都不知道,但在这段时间确确实实是仅有的发展时间了!”

    “皇朝的地势你也是知道的,如果从苍狼城杀出去,那真的是面对的就是特别严峻的局势了,不单单是皇朝,就是别的豪强也不会任你做大!”

    “所以这出双城之前的积累就显得尤为重要!”

    邓九玄点着头,他是真的觉得张步洲说的没错,现在的形势就是这样,双城之地,说到底也就是个边陲之地,此时在这里坐镇的是皇朝的人也好,是豪强也罢!

    对于皇朝和那些个起兵的人都没什么大所谓,毕竟这就是个盆地,没错咱们是不太好打进去,可里面的人也不太好打出去啊!

    这样的情况下,纵然是未来大家都知道刘天龙起事儿了,只要你不出来,别人也懒得先收拾你,说到底双城之地大是大,可总还是有个范畴的!

    你能养活多少人?五十万?一百万?

    开玩笑一样,双城之外整个皇朝有多少人?那都是以亿为单位的人口数啊!

    屁大点双城算个啥?

    只要平定了中原腹地,双城就好像摆在章鱼面前的罐头一样,打开无非就是个时间问题!

    所以只要刘天龙缩在双城不出来,那还真就没谁去打这个这个地方,这就是个鸡肋,而且打了之后就得担着抵御狼族这个差事儿!

    张步洲摇晃着身体,当然这不是醉了,就是坐的屁股有点不舒服,晃了晃之后才继续说

    “于我而言,我是要以白羊城为试点,之后推行到各个县城的,至于苍狼城短时间不会去动那边的制度,只要给我个两三年的时间,我当可完成藏富于民的初步计划!”

    邓九玄愣了愣

    “藏富于民?”

    张步洲点点头,认真的看着邓九玄

    “没错,藏富于民!”

    他也没等邓九玄说个愿闻其详就絮絮叨叨的开始讲了

    “藏富于民是民生大计啊,只有藏富于民才能让双城之地飞速发展,民众若是吃不饱穿不暖,那还有什么发展的可能?说个最直白的话,吃喝都顾不上,谁来生娃娃?”

    “吃喝都顾不上,谁愿意让娃娃们学习?……”

    邓九玄看着侃侃而谈的张步洲,有那么一个瞬间他都觉得张步洲好像是自己家的那些个师门长辈一样,说这些事儿的时候眼睛里会有一丝丝的光!

    那种自信,很是感染别人!

    邓九玄不由的也就开始发表着自己的意见,当然他说的都是一些很现实的事儿,比如怎么藏富于民等等,而张步洲呢则是条理分明的在回答着邓九玄!

    最终邓九玄问道

    “可是,办学该教什么?若是四书五经之类的,恕我直言真的不是短时间可以建功的,而且能成材的到底是少数啊!”

    对于邓九玄的这个说法张步洲是不认同的,成材这个事儿其实是有比例的,如果你只有一百个学生,那可能成材的只有一个,那叫百里挑一!

    好那就按着这个标准去培养,如果你有一万个学生,那也可能出一百个人才啊!

    这些人纵然是不能治城,治国,但治理一个县城难吗?

    当然这话张步洲暂时是不会和邓九玄说的,他只是摇摇头

    “邓兄啊,你是没太明白我的意思啊,我说的办学不是让你去教授四书五经啊!”

    “或者也不能说不教四书五经,只是那需要朝后放一放,我希望的是办一所军学,或者说武学!”

    “简单的说就是,所有的军人都要去上这个学堂,在这个学堂里学习文字,但重点不在于吟诗作对,而在于研究如何行军打仗,如何领兵不阵!”

    “邓兄想想,若是日后双城之兵将,都是在你们军校出来的,那只要双城不败,那贵派就是众军之师长,到时候那个地位,我不说你也知道!”

    “当然了,我也不诓你,这学堂,诶,不如就叫讲武院好了,武院的院长自然是刘天龙,不过这个院长就是个名誉的院长,他是不会来教授这些学生的!”

    ……

    张步洲显然是有点上了兴头,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邓九玄也是听的很是动心。

    你不得不说,张步洲说的是有道理的,这事儿好像对宗门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成了,那宗门就是妥妥的辅助之功,而且在朝堂之上也是能说上话的,毕竟讲武学院出去的,那势必都是军中的将领!

    可这玩意儿就算是输了,好像对宗门的影响也不会太大,大不了就是再度安安稳稳的等着,等着天下再一次动荡,之后再投资一遍的事儿!

    正在此时,十八抱着酒肉又进来了,张步洲也好邓九玄也罢都岔开了话题,接下来那就是单纯的喝酒了!

    倒不是不信任十八这个人,只不过有些事儿还是单纯的两个人知道比较好,多一个人,总是多一分的变数!

    当然了,对于邓九玄,就没有高家兄弟的待遇了,张步洲顺顺利利的灌醉了邓九玄,之后就安置了十八和邓九玄在武馆院子里住下!

    安置好了张步洲就嘿嘿笑着,几个起落蹦跶去了琯琯那里,以他现在的本事,刀黑凤等人还真不容易发现他!

    张步洲悄咪咪的推门进去,就看琯琯迎了上来,张步洲愣了一下,这是一直在等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