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94章 捣鼓点东西出来

第94章 捣鼓点东西出来

 推荐阅读:
    都是血气方刚的小伙子,而且这个时空,当前的时代,人还都是相对来说比较单纯的!

    就张步洲刚才的话,换个时空怕是都不会有人听!

    可在这里,就这种话居然也被他整的,大家居然还有了热血沸腾的感觉。

    接下来的环节那就是分肉,没错分肉!

    说个实实在在的话,羊肉这种东西是不怎么着吃的,就现在这些羊你要是放兵营里那也吃不了几天,可你要是按着人头分下去,让他们带回家!

    那就是另外的一个概念了,这年头能吃到肉的到底还是少啊!

    分肉的环节基本都是十八带人盯着的,你别看这是个小事儿,可要是分的太不均匀了,这玩意儿可能就好事儿变坏事儿了,张步洲的意思就是一只羊连着肉带骨头直接分四份儿!

    常规部队,一人两份儿,民兵一人一份儿。具体的操作有十八带人盯着,张步洲也就放心了!

    当然了这一波儿操作下来浪费是浪费了不少的好东西,比如羊血!

    但实际的好东西那是真的不好,羊下水,羊头,羊蹄子这些那都是留下了的!

    这些玩意儿那都是美味啊,等分好了肉之后,自然是交给厨师们去收拾,这些事儿不用张步洲操心。

    他自然是笑呵呵的去找琯琯,要说这个时空也是有些好东西的,调料虽然不全,但基本的还都是有的,花椒茴香桂皮辣椒这种东西还都是有的,虽然精贵至少有!

    张步洲是打算好好的做些个年饭的,他是个骨子里有些传统的人,就算是另外一个时空,临近过年的时候他都是喜欢自己做些个茶饭。

    当然这种时候找琯琯,那真的不是为了让琯琯帮忙,男人嘛有的时候就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傲娇,就好像那句话说的一样,谁心里还没个小公主来着!

    他就纯粹是想让琯琯看着他做着,琯琯呢也是有点点小惊讶,步州哥哥还会做年茶饭?

    张步洲个骚包带了琯琯就蹦跶到了后厨,到了后厨就开始捣鼓,捣鼓捣鼓张步洲看到一样东西的时候突然就一拍脑门,自己还真的是猪头一个!

    也不怪张步洲拍脑门,他刚才看到了盐巴,这个时代的盐嘛那自然都是些粗糙的盐,张步洲说自己是猪头呢,也是应该的,说个实在话,张步洲一直在想!

    想这白羊城得弄些个什么物资做自己的拳头产品,可他真就一直没想到,但现在看到盐的时候突然想到了,精盐!

    这个时代一般的粗盐产量已经很不错了,盐的价格也算合理,可精盐就要少很多,而且很贵。要是能捣鼓出量产的精盐,那就算是有支柱形产业了!

    想到这里张步洲抱着琯琯亲了一口

    “琯琯我突然有了一个绝妙的法子,我得去找张九建。”

    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跑了,让本来被亲了一口而有些脸红心跳的琯琯,下意识的跺了跺脚,什么嘛,步州哥哥真的是越来越忙了。

    当然琯琯也是晓得张步洲怕是想到什么要紧的事儿了,若不然是不会跑掉的。

    而在路上张步洲已经在脑子里开始过程序了,说到底精盐的产生就是一个提纯的过程,他是知道流程,可这玩意还是得张九建好好的研究研究!

    看看他那边能不能做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张九建本来正在研究怎么捣鼓出单一功能的机关兽,或者都不能说是机关兽,就是个机关部件,在剔除了很多不必要的功能后,似乎好像还是有点搞头的!

    就在张九建觉得有些思路的时候,张步洲找来了,张步洲到了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

    “我想要一个可以加热的大容器,这个容器需要在底部有一个可以控制的出水口,能不能弄出来?”

    张九建虽然不知道张步洲打算做什么,可他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玩意儿他是真的能做出来的,而且又不难!

    张步洲乐了,带了张九建就走,一边走边在路上说自己的想法,张步洲想要的是一个组合式的设备!

    最当先自然是一个大一些的可以加温的容器,连着一个粗略的过滤装置,说是过滤装置,其实就是一堆小石子!

    从这个过滤装置过来的液体经过二次的加温,之后再经过细致的过滤装置,更细的小石子加几层滤网,之后进入第三个加温的装置,这个装置那就是个纯粹的加温装置了。

    张九建到底是机关术不错的小伙伴,张步洲讲的他是彻底听明白了,这些要求他也是都可以做到的,到了地方也就是武馆的后院张九建直接说

    “要不我先捣鼓个小的出来,你看看?”

    张步洲点点头

    “有劳了,不过我可以可以帮你打下手?”

    之后就是两个人一起捣鼓,这到了日落前算是捣鼓出来一个大概的模型!

    最先是一口锅,锅地下被张九建镶嵌了一个类似于水口头一样的东西,接下来就是第一道过滤程序,两道过滤网,也就是竹子编成的小圆片,张九建手还挺巧!

    过滤网中间呢自然都是石头块塞得满满的。从这里呢直接可以流下去的第一波儿经过过滤的液体,之后就是第二波儿。

    最终的第三波儿大火敖着,张步洲也用在搅拌着,终究是凝结出了结晶体!

    捣鼓出来轻轻的一撮,雪白雪白的盐出现在了张九建的眼前,说个实话张九建当时的那个表情是真的真的很震惊的,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粗盐变细盐?

    从量上来算,那是变少了好多,可价值却高了好多,具体的张九建自然是不知道的,可这玩意儿是细盐啊,供不应求的那种!

    张步洲嘿嘿嘿的笑,虽然这玩意儿还是有杂质的,不过卖相那是真的好啊,看上去细白细白的!

    他看着张九建

    “怎么样,能做大的吗?”

    张九建真的是下意识的点头,这个设备是真的不难,说到底就是个加温过滤的设备,难的是谁特么能想到这事儿?

    张九建点头的时候张步洲悠悠的说了一句话,让张九建愣了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