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00章 要过年了(求个订阅呗)

第100章 要过年了(求个订阅呗)

 推荐阅读:
    你看看柳元武这个人,虽然也是一大把的年纪了可他怎么就不知道低调点呢?就双城这么大个地方,居然都开始考虑这么后面的事儿了?

    过了半天才听到刘天龙说

    “可我该怎么给琯琯说?”

    趴着的柳元武面色一喜,这是想通了?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嘀嘀咕咕的商量起来!

    ……

    白羊城邓九玄也从张步洲的房间出来了,这两人也是嘀嘀咕咕的聊了老半天。

    该聊的事儿算是都聊的差不多了,呆房间里做什么?对于这帮师兄弟们做什么,那就是这帮师兄弟们的事儿了,张步洲则是带了十八依旧去了军营!

    说个实实在在的话,在张步洲看来势力最重要的就是手里的兵权,另外一个时空的伟人曾经说过‘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要是没兵,那混个寂寞啊!

    这兜兜转转的也有些日子了,队伍也算是初步炼成了,基本做到了令行禁止,前后左右是分了个清楚明白,一二一的口号也基本习惯了!

    不管是走起来还是跑起来,那都是整齐划一的!

    奔牛劲儿也都传了下去,教书识字的成效也不错,起码都会写自己名字了!

    兵营里所有的人见到张步洲的时候那都是有些崇敬的,一点主要是当初那帮山贼……或者也不能算山贼,就是些可怜人罢了!

    那些可怜人知道张步洲的手段,开玩笑皓月境的武者啊,三下五除二就了解了,所以这帮人就彻底成了自来水,闲暇时间就和同队的新兵吹牛!

    他们能有多少见识?也许那一次就是他们见过的最高端的战斗了,虽然结束的很快就是了,但这不妨碍他们进行一些艺术的加工!

    所以在张步洲都不是特别清楚的情况下,他在这支队伍里的声望值那叫一个高,而张步洲呢虽然也做不到帮士兵吸脓疮之类的收买人心的极品行为!

    但他还是可以做到每天至少和这帮大头兵在一起吃一次饭的程度。

    所以无形中还巩固了自己的那种声望,再加上这帮新兵的教官那都是甲字号那帮老人,所以对军队的掌控目前来说还很不错!

    张步洲是已经想好了的,等到时机成熟了,标语啥的宣传手段也是要上的,他虽然没什么野心,可他总得有个自己的基本盘吧!要不然刘天龙再生个崽儿,琯琯怎么办?

    张步洲要做的就是,琯琯愿意走,他随时带着琯琯浪迹天涯,可琯琯要是不愿意走,他也要有能力护住琯琯!

    说个实实在在的话张步洲倒是不担心刘天龙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可他不得不考虑考虑要是真的有个崽儿了,那个崽儿他妈会不会做点奇奇怪怪的事儿!

    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接下来的几天过的很平淡,没什么事儿发生,张步洲每天就是和邓九玄的师兄弟们一起说说话,指点指点他们一些思路上问题。至于具体的实际操作,张步洲是插不上手的,毕竟他又不会机关傀儡术!

    至于邓九玄到底是会羊角县了,虽然张步洲总觉得这个货是纯粹跑过去帮自己占地盘了,但人家有这份儿心那总是好的,不是吗?

    琯琯呢已经习惯了深居简出,说到底琯琯也不是一个特别喜欢逛街的人,她的骨子里其实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宅的。

    现在的城主府后院有一帮小姐姐陪着她,她还可以在后院打磨武艺,偶尔心血来潮了还会学着绣个鸳鸯什么的,挺好的!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建立在了她对张步洲百分百的信任上,张步洲不管多忙总会回到城主府的不是吗?而且张步洲也不是那种沾花惹草的人!

    今天是月尽,也就是今年的最后一天,此时的白羊城都可以叫红羊城了,家家户户都挂着大红灯笼,这玩意儿不管你是什么家庭都是一个规格,整齐划一的!

    家家户户也都贴上了春联,这个也是小福利,不用买,都是军队里会写字儿的人写的,当然对联的纸是城主府拨款购置的就是了!

    整个街面上也算是喜气洋洋了一把,至于为什么喜气洋洋,那自然是全军集体包饺子送温暖咯,当然这个时候这玩意儿叫牢丸、扁食!

    当然不管叫什么,这都是一个很实在的福利,张步洲喜欢这样的情形,年三十儿嘛,总要让人吃到饺子的,虽然每家每户送的也不多,但这就是个心意!

    可福利不止这么一点点,在白羊城里也是搭建了好些个小小的舞台,每个台子上都安置了几个在部队里挑选出来能说会道的小伙子!

    这些小伙子掌握了一门说书的技能,诶或者也不能算是说书吧,应该算是单纯的讲故事,故事的话本自然是出自邓九玄之手,在张步洲的要求下,邓九玄编撰了好些个软文。

    主要的目的呢自然是宣传白羊城现在的好生活,遣词造句也是尽量弄成大白话,确保白羊城的小伙伴们都能听懂!

    至于故事的内容无非就是惩恶扬善还有贯穿一些新的政令之类的,没什么好说的,毕竟表演的主要目的还就是宣传罢了!

    要说这个形式在另外一个时空怕是一点用都没了,谁会去听夹杂了太多私活的简单小故事?

    可这个时代不同,直白的说上一句,普通的庄户一年到头也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地里找食吃,哪有什么文艺活动?

    所以跟着张步洲溜达的琯琯看到的就是,不管哪个小舞台那都是围的满满当当的!

    这个时节了就算是再勤劳的农户也不可能跑出去跟冻得和生铁一样的地较劲儿,那都不能算是勤劳了,那玩意应该用彪去形容。

    绕着走了一圈后张步洲笑着对琯琯说

    “媳妇儿,我给你说啊,这要是到了晚上,那所有的灯笼点起来才好看咧,红红火火的。”

    琯琯点点头,她也有点期待了,感觉整个城要是都被照的红红火火的,那一定是很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