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03章 琯琯的态度

第103章 琯琯的态度

 推荐阅读:
    白羊城和苍狼城如果是快马加鞭直行的话,一天也就到了。

    此刻天色有些昏暗,张步洲和琯琯两人马不停蹄的赶到了苍狼城,也亏了两城之间还是有那么几处驿站可以换马的,若不然只怕马儿早给累死了。

    进了城琯琯就觉得有些无趣,零星的灯笼显然都是那些个大户人家才会挂的,街道上虽然不能说是脏乱差,可也实实在在不能跟白羊城比。

    这玩意儿还真的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一直住在白羊城倒是没觉得这些玩意儿是什么了不得的事儿,可到苍狼城走上一遭,那真的是瞬间就有了点感触了。

    进了城自然有人带了两人去了城主府,刘天龙在等着他们,倒也不是刘天龙不想再城门口迎接,可平日里倒也没什么,这大过年的自己的女儿带了准女婿来拜年,自己难道要去城门口迎接吗?

    好像是有那么点说不过去。

    进了城主府,琯琯才看到刘天龙的时候就飞扑了过去,一头扎在了刘天龙的怀里,也不怪琯琯反应这么大,这才多久没见,张步洲都在刘天龙的脸上看到了几许沧桑,头上也多了些白发。

    显然老刘在苍狼城过的不是很如意痛快啊。

    张步洲都能可能看出来,琯琯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她是真的心疼自己的父亲,没办法亲爹啊,怎么可能不心疼。

    刘天龙也是一脸慈爱的摸着琯琯的脑袋

    “哎呀,都多大了还这样,让步州看了笑话你呀。”

    琯琯才不管这些,她就是心疼自己的父亲,刘天龙也没招儿啊只能由着琯琯,张步洲呢则是看刘天龙看过来的时候行了一礼

    “小侄给叔父拜年了,祝叔父顺风顺水,大吉大利,心想事成,健康长寿!”

    吉祥的话也就那么些了,翻来覆去的就那样。刘天龙也是笑眯眯的点点头

    “好好好,我也祝你大展宏图啊。”

    客套的话几下就说完了,刘天龙带了两人去了后院房间里,那一大桌子的酒菜早就备好了,显然就是再等女儿回来,至少在此时刘天龙唯一的亲人就是琯琯。

    三人坐下不多时,柳元武也过来了笑呵呵的说

    “哈哈哈,我也算是有口福了,能沾琯琯的光吃顿好的。”

    琯琯和张步洲自然也得给这位拜年,四人坐定才算正儿八经的开始吃饭了,琯琯是不知道,可张步洲大概能猜的出来这饭局上怕是要说点别的事儿了。

    若不然不至于让柳元武过来。

    果然酒过三巡是菜过五味,柳元武就开始絮絮叨叨的说起了刘天龙的不容易,每天起早贪黑不说,也没个照顾他的人啊。琯琯随意的说

    “买几个丫鬟老妈子就好了啊!”

    这话回的几个人都愣了一愣,毕竟大家实在没想到琯琯会这么回答,别说是刘天龙和柳元武了,就是张步洲都没想到琯琯会这么说话。

    这种说话风格难道不该是自己这个穿越者独有的吗?

    琯琯一句话噎的柳元武手里拿着个酒杯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过了好一会柳元武才说

    “琯琯啊,有个事儿我觉的还是得和你商量一下!”

    琯琯抬眼看着柳元武,后者就絮絮叨叨的把宋家和罗家要把闺女嫁给刘天龙这个事儿说了一遍,琯琯很平静的吃着饭,听着。等柳元武说完她才说

    “爹,您是怎么想的?”

    刘天龙有些许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才说

    “有些事儿,实在是无奈之极啊。”

    琯琯点了点头才说

    “其实元武叔叔刚才说您不容易的时候我就猜到了您可能要续弦,这事儿女儿不反对,说到底这么些年您已经很对得起我了,为了我这么多年不曾续弦。”

    刘天龙有些哽咽的看着琯琯

    “琯琯……”

    琯琯虽然眼角带了一点点的泪花,但依旧说

    “如今女儿已经长大了,也有了步州哥哥,总不能一辈子耗着爹爹吧,所以这个事儿我是没有意见的。”

    柳元武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也陪着流眼泪,这么一来就弄的张步洲有些许的尴尬,奶妈个腿腿子的,大家都哭自己不哭是不是有点奇怪?会不会让人觉得自己有点冷血?

    可问题是苦点在特么哪儿啊?

    实在哭不出来的张步洲也不能无动于衷啊,他只能就着琯琯的话说

    “我此生定不负琯琯!”

    刘天龙点点头,有点老泪纵横的感觉,此时的刘天龙哭那是真的哭,一点都没有演的意思,作为一个父亲,一手带大了自己的女儿,现在女儿对自己还是有些理解的,并且女儿还有个不错的归宿。

    你就别管之前是不是想打死张步洲,可现在看来张步洲的确是个良配啊,那种欣慰也好,莫名的不舍也罢,是个人都会流些眼泪的。

    接下来的酒宴就再没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了,琯琯的态度是不反对,那就足够了。

    酒宴过后,琯琯和刘天龙单独在房间里面聊了很久,柳元武和张步洲就在另外一个房间里面也聊了很久,聊张步洲居然是张步洲,聊没想到张步洲居然有那样的才华,也聊了刘天龙背负的担子和他的不容易,当然也聊了琯琯!

    对于琯琯柳元武只说了一句话

    “步州啊,虽然我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但我只说一句话,若是有朝一日你负了琯琯,那我会拼了所有去给琯琯出气的。”

    这种威胁张步洲只能笑着领受,这种话一般都是娘家人对要即将成为女婿的人说的,你说是鞭策也好,说是威胁也罢,总是要有这么个流程的……等等即将成为女婿的人!

    张步洲下意识的睁了睁自己的眼睛

    “莫非我和琯琯……”

    柳元武笑眯眯的点点头,这个年轻人真的是很灵呢,不过柳元武还是说了

    “我刚才的话你可别不当个事儿啊,我是出了名的说的出做得到。”

    张步洲这会儿都有点傻乐了,这种消息下谁能不开心呢?至于柳元武说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那真的是开玩笑一样,自己和琯琯的事儿总算是有个准信儿了,别的事儿还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