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08章 琐碎日常

第108章 琐碎日常

 推荐阅读:
    又过了几日,天气虽然还是冷的,但也算是可以开荒掘土了,张步洲安排完人手,隔着一段距离就挖一个粪坑用作储存肥料的场所。

    其实张步洲是不太明白这个原理的,只是他记得老家总是有这样的粪坑,有没有用的就那样吧,反正照猫画虎就是了,说起来这个时代的小伙伴们还没有那种给土地施肥的概念。

    这样的事儿,推进的速度就很快,那么多兵卒在操练之余做点这样的事儿,那算是随手而为之吧。

    当然了这种事儿张步洲只是负责安排,具体的事儿有李九应看着,他和他哥两个人算是基本把这些事儿承包了。

    张步洲要操心的是别的事儿,组织一帮学子进行第二次考试。

    这都第二次了,第一次考试自然是已经结束了。当然考的内容自然是有邓九玄拟定的,那内容反正张步洲觉得自己是考不过去的。

    说起来陆陆续续来白羊城的学子那真的是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最终也就只有百人过了及格线。

    这百人张步洲负责二次考试,至于余下的数百人愿意留在白羊城的那自然是有一份儿差事的,不愿意那也不强留。

    说起来也是有些悲哀,这来的学子十之八九都是寒门子弟,在得到了白羊城应允自己的家户都可以搬过来的承诺之后,基本也就都愿意留下了。

    至于做什么?张步洲也是想好了的,首先呢进行岗前培训,时间不长也就三个月,之后就下放在各个村子里,从基层做起,有能力的你自然可以一级一级的升上来。

    对于外界的学子,张步洲表示,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规模的招募了,虽然这个表示只有邓九玄等人知道就是了。

    第二次考试的内容也简单,就是十道脑筋急转弯而已,给的时间不多,就一炷香的时间。

    打分的标准也很简单,可以三道之内资质一般,六道中等,九道上等。

    不用觉得草率,对于这些人来说单纯说学识,那都算不错了,纵然是有人分数高一些有人分数低一些但差别不会特别大,至少单纯用考试的方法那是不会看出太大的区别了。

    与其如此不如就用点旁门左道的手段去考一考,能答出来的越多那至少可以拆某种程度说明这个人的思维还很活跃,没有因为读书而变的僵化。

    毕竟这个题目邓九玄他们几个最少也能答个六道朝上,至于邓九玄个妖孽居然十题全对。

    考生们答题的时候张步洲就静静的坐在上面,他有一种在另外一个时空监考的感觉,他是主考官,而在下面溜达的那几个人则是巡考。

    大家尽量不发出声音,时间就过的飞一样的快,一炷香的时间而已能有多久,时间到了自然也就该交卷子了。

    判卷子的速度很快,邓九玄等人当堂判卷,说到底这就十道题而已,人数也不过就是百人罢了,再者说脑筋急转弯这玩意儿你对就是对,不对就是不对。

    很快卷子就判了出来,一道没打出来的就占据了六成,害怕不?

    这第一批的人算是分出来,剩下的四十人里有一多半的人在三题之内,三题之上六题之下的有七人,只有两个答对了七题,一个叫马雄,一个叫赵良。

    这两人正是当日有过戏份的小伙伴。

    对于这样的结果没人有异议,因为在公布成绩的同时,正确的答案也被直接裱糊在了墙面之上。

    当然成绩也没直接说,只是分了甲乙丙丁四等,分的标准也没具体说,但你自己对没对,对了几道自己心里总有个笔数吧?

    这帮人全被带去进行岗位的培训了,纵然是马雄和赵良也是要从基层做起的。

    当然这两人和别个不同的是,他们的基层会在白羊城就是了。

    学子的事儿基本就算解决了,说个实在话,张步洲见这帮人是有那么一点点发憷的,那一个个张口闭口引经据典的,吓死人啊。

    还是邓九玄他们好些,能正常聊天。

    安排完这些个学子,张步洲总算是能休息休息了,他带了十八在街上溜达,一边溜达一边在想自己还有什么没想到的呢?种地这个事儿算是步入正轨了,短时间之内不用操心田地不够用的事儿。

    军户们开荒的热情一直高涨,可白羊城自然也有命令去做一些制约,简单的说那就是白羊城没打算培养地主出来,所以各家各户量力而行,毕竟你开了荒,你要是种不过来,那不好意思你种不了的田地是要被收回去重新分配的。

    各家各户也不用想着雇人种地,那真的是大家都是军户都能开荒,自己家都种不过来,谁有时间帮别人种?

    学院的事儿也提上了日程,最近操练的兵卒已经开始砍伐树木,山石搬运下来,等着修建了。

    离着双城不是很远的学子们基本也算是搞定了,只等着接受完培训就能上岗了,当然了对这些人的培训不是让他们再学些个什么文章诗词,而是一个‘务实’一个‘管理’!

    务实呢则是通过培训让这些人少些个引经据典的毛病,多些办实事的理念。管理呢,自然是6s管理的简化版,最最关键的则是贯彻个考核的制度。

    把张步洲和邓九玄等人一起拟定的考核规则一条一条的给这些人讲清楚,讲明白,让这些人下到基层之后可以有方向的去做工作。

    一桩桩一件件的想了一遭之后张步洲嘿嘿嘿的笑了一声转头对十八说

    “走走走,哥带你去城主府,好一会儿没见刀黑凤了,你是不是很想她啊,哈哈哈哈!”

    十八当时脸就憋的通红,头儿是啥都好,就是有的时候吧这个性子有点……跳脱,你看看十八都能用处跳脱这个词儿了,长进很多嘛。

    当然十八也就是心里嘀咕了一嘴而已,到底是屁颠屁颠的跟着张步洲就朝着城主府去了,头儿说的是没错的,自己还真的是很想刀黑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