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开局五辅加身我抱紧了媳妇的大腿 > 第111章 刘天龙来了

第111章 刘天龙来了

 推荐阅读:
    张步洲点点头,这账他是会算的,这么多田地,再加上施肥的理念,产量是一定会升起来的。

    看着热火朝天的场面他不有自主的看向了琯琯,才要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琯琯笑盈盈的说

    “这就是希望啊!”

    被琯琯抢了台词的张步洲哈哈哈的笑。

    春种的时候整个白羊城都是在为春种服务,各行各业都是,这是硬政,城主府已经发了命令了,这段时间谁敢阻碍春种,那不好意思你就是整个白羊城的敌人。

    看情节是否严重,决定要不要弄死你。所以白羊城在春种期间是不会出现谁敢策马奔腾的。

    当然不单单是白羊城,苍狼城也是一样,别管是豪强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这个道理还是懂的,农户不种庄稼吃啥?喝啥?还作威作福个寂寞啊!

    所以罕见的,苍狼城也消停了些时候,终于春种结束了,具体的过程就不说了,也没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捣乱,简单的说那就是白羊城提出了春种大会战的这个概念。

    虽然小伙伴们不知道张步洲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但这一点也不影响小伙伴们卖力的种庄稼。

    所以大会战算是胜利了。

    接下来那就是农活的打理,除除草啊施肥啊什么的,这玩意儿直接以责任田的方式下放到各个百夫长手里就行了,他们自行安排人员,就好像小朋友拍值日表一样。

    接下来的时间,小伙伴们也没闲着,学院总算是开始建造了,张步洲去看过一次,之后他就被深深的震撼了,张九建的那个傀儡虽然样子是战斗傀儡的样子!

    可特么的简直就是个牛叉的挖掘机啊,那挖地基的速度实在是超乎了张步洲的想象!

    地基挖好之后第二步当然是垫毛石,这玩意基本就是河床的鹅卵石之类的,这一点倒是废了些功夫,毕竟拉运过来还是花了不少的时间。

    但是,凝一宗的这帮人那真的是没什么高手的架子,皓月境的修为不也一样在搬运毛石嘛?

    只看了一会儿张步洲就算是服气了,这术业有专攻,很明显在这个时代,张九建一个人就等于另外一个时空的一支施工队,万能的。

    所以张步洲只是问了一嘴啥时候能好就再没管了,毕竟人张九建已经表示了,主体框架一年搞定,内里的装饰那是个慢功夫,不好说!

    可这已经很牛了好不好。

    在这个要球没蛋蛋的时代,工程进度已经很夸张了。总而言之工兵营全力配合张九建就是了。

    张九建忙着主导修房子、李家兄弟在捣鼓着研究水利上的事儿,邓九玄呢则是安排了两个小伙伴王九月和赵九浩去了羊角县跟青苗县主持工作。

    而他自己则是操持修路这个事儿,说个实在话,这修路还是张步洲提出来的,其实修路这个事儿如果只是简单的修也不难,但费工夫!

    别的乱七八糟的也就管不了,可白羊城到苍狼城这两地之间还是需要一条大路的。

    修路的过程一点也不复杂,先挖一个不深的坑儿,垫上捣碎的石头块,再铺上土压实在了,再来一层石头块,再铺土压实就好了,路的两边呢种树就好。

    白羊城有一种叫刺刺树的灌木类植物,这玩意儿非常的好活,只要插根树枝就能活,只是这个东西它成不了材,不能变成修家具的好木材,所以一直不增受人待见。

    当张步洲知道这个事儿的时候,那叫一个开心快乐,这岂非绝佳的护栏?

    修路的流程暂时就是这样了,至于未来会不会铺上石板,那就是未来的事儿了,现在能做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了。

    至于明九歌和兰九莲那当然是一个辅助细盐一个辅助白酒咯。

    这玩意精贵凝一宗也是很重视的,一共派了一十八个护道之人下来,这玩意是凝一宗的道兵,换个说法那就是死士一样的存在。

    也不知道宗门是怎么培养的,一个个冷着脸,据说这些人都是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单看属性那都是皓月境的修为,力量点数比张步洲还要高不少的存在。

    不过神奇的地方呢也是有的,这帮人居然点数都是一样的,都是四百又九十点的力量。

    灰常神奇,感觉就好像是量产的一样。

    当然了邓九玄看到这十八个护道人的时候那是很激动地,这玩意是凝一宗能派出来最强的道兵了,整个凝一宗一共就三十六个,现在有一半都在这里了。

    道兵这种死士就很神奇,他们只认道兵指环,道兵指环在谁手里他们就听谁的,每九名为一伍,每一伍有一枚道兵指环。这玩意儿自然是两个小姐姐各自戴了一枚,保护着两个小小工厂的安全。

    白羊城整个就散发着一股股生机勃勃的状态,而张步洲到底也是等到了刘天龙要来白羊城的消息,这来了做什么?就很简单主持张步洲和琯琯的婚礼呗!

    说老实话,虽然也算心理准备了很久,可现在想想要结婚,还是有些个恍惚的。不单单是张步洲有点紧张,就是琯琯也有些紧张。

    刘天龙终究是到位了,和他一起来的就只有柳元武,白羊城倒是张灯结彩的,刘天龙见了琯琯之后就笑的很慈祥,回了城主府刘天龙解释了一番,现在就大肆操办了,自己过来,柳元武主持给琯琯完婚就好。

    对于这一点张步洲是没什么意见的,只是琯琯的脸色有些紧张

    “爹,是出什么事儿了吗?”

    刘天龙摇摇头没说话,倒是柳元武说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那两方豪强存了个攀比的心思,要在宋家和罗家的婚事儿上较量一番。”

    柳元武这么一说琯琯算是明白了,如果自己的婚事也大办的话,那宋家和罗家就更有机会大办了,而现在双城之地能有多少物资?

    奢侈一把的后果可能就是出现个紧急状况,却不能渡过危机。

    所以琯琯点点头

    “既然如此那就简单点好了,我与步州哥哥是没所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