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祭献寿元能变强 > 第二百三十章 黑子,真黑

第二百三十章 黑子,真黑

 推荐阅读:
    “帮主,卓老,刚刚苏牧亲自带队扑我们的船,结果查封了一船的咸菜。苏牧在大发雷霆呢,把手底下三个锦衣骂的狗血淋头。”

    “哦?他们也有失手的时候?”

    “听说最近苏牧失手的次数多了。”

    这话一出,一众堂主顿时脸色一变,开始回味出别的味道来。

    “阿南,你是不是有什么底牌?对了,我这才想起来,好像自从上次苏牧查了你的仓库之后你就没有再被他拿过。

    你怎么做到的?是不是背地里和苏牧达成了不可告人的交易?”

    “去你娘的,老子被苏牧坑了一百万两,一百万两!我和他达成交易,我特么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

    “好了,阿南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高招赶紧说出来,弟兄们快玩完了啊。”

    “这事得问帮主和卓老,是帮主和卓老授意的。”

    众人视线看了过去,华叶安才轻咳一声,“我们成功把苏牧身边的一个蓝衣捕快给拿下了,他现在成了我们在苏牧身边的眼睛。

    苏牧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会提前给我们通风报信。”

    “我靠,真的假的?怎么办到的?”

    “那为什么我们还特么损失这么大?”一个堂口顿时不干了。

    “蠢货,你以为苏牧专门盯着你不成器的手下拍蚊子么?要不是有人给我通风报信,你以为你还能好好地坐在这里吹牛逼?

    这么多次你前脚走,后脚就出事真以为是你运气好啊?”

    “就是,不给苏牧拿到点人,他很快就能意识到身边有鬼了。这个鬼,我们可是花了大力气才争取来的。”

    王小黑蠕动了一下嘴唇有些欲言又止,但这一幕又岂能瞒过卓宇航的眼睛。

    “小黑,你有什么想说的就直说,大家聚起来就是为了商讨对策,有好的主意不要藏着掖着。”

    “卓老,我就是想能不能通过钉子的引导把苏牧的靶子一到别人那边去?苏牧不能只盯着我们泊水帮打呀,要打也该雨露均沾。”

    “哦?怎么说?”

    “山海帮最近不是很嚣张么?我们通过钉子让苏牧查山海帮。”

    “苏牧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你说让他查山海帮就查上海帮啊?”

    “就是,你当苏牧是你小弟啊这么听话?”

    “大家闭嘴,让小黑继续说。”华叶安厉声呵斥道,“小黑,你继续。”

    “苏牧不是要查极乐丹么?我们把山海帮贩卖极乐丹的线索告知苏牧,苏牧不就盯上山海帮了么?”

    “噗嗤!”

    “呵呵呵……小黑,资历浅有些东西你不懂没关系。山海帮不贩卖极乐丹的,也轮不到他们贩卖。”

    “张堂主,我的意思是,山海帮虽然不贩卖极乐丹,可苏牧他不知道啊。我们只需要让他以为山海帮贩卖极乐丹不就成了。”

    这一句话,仿佛拨的云开见月明一般让一众人瞬间醍醐灌顶。

    “对啊,山海帮不贩卖极乐丹,难道栽赃陷害还不行么?”

    “我操,黑子,你的心也和你脸一样黑啊。”

    “这一手毒辣啊!”

    一日绵绵冬雨,寒风透骨凉。

    本就寒冷还下着冰雨,街道上更是不见人。

    原本繁华的街道,在这一场细雨中彻底变得冷清了下来。

    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蹄阵阵仿佛万马奔腾一般。

    待在家里闲得蛋疼的人们纷纷站起身来到窗口向街道尽头望去。街道尽头,出现了一些黑点,很快,黑点变得清晰,竟是一队锦衣大队正在快速奔来。

    朝廷有明文规定,城市街道之中不准纵马,哪怕是官府部门执行公务也必须是非常紧急的任务才行。

    快马呼啸而过,马蹄踩出水花飞溅。气流带动披风急速舞动。

    “镇域司又出动了。”

    “这次不知道哪里要倒霉了,镇域司最近出动频率很频繁啊。”

    “那是,自从牧爷掌权之后,镇域司变得越来越好了,要以后牧爷做了统领,说不定还真能让五环南域治安清明呢。”

    “什么叫说不定?肯定是!你这想法很危险啊!对牧爷不信任?”

    这一次,依旧是辰龙带队。

    直指的目标却并不是泊水帮旗下产业,而是山海帮旗下一座青楼。

    青楼有一个非常富有诗情画意的名字,铜雀琴音。既是一座青楼,也是山海帮风月堂总堂所在。

    铜雀琴音极具奢华,也极具风流。这里是顶流人士最青睐的娱乐之所,也是整个五环城南域男人么的梦幻之地。

    出入铜雀琴音的人,每一个都是腰缠万贯,这里的姑娘有的是手段让顾客挥金如土。

    风月堂,是山海帮非常重要的堂口,可一直追着泊水帮穷追猛打的苏牧突然间不按套路出牌,直奔铜雀琴音而去。

    铜雀琴音自然没有防备,直到辰龙杀到跟前的时候才恍然惊醒。

    “什么?辰龙带人直奔我们而来?他来做什么?”

    “不知道,但这时候可能已经进了大厅了。”

    铜雀琴音门口,辰龙一脚踹开店门大步走了进去,“镇域司例行检查,所有人都不要随意走动配合检查。”

    “辰捕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你都好久没……”

    “打住,后面的话就不用说了。”辰龙很是怀疑,是不是每个青楼的老鸨都是拜得同一个师傅,怎么见到人都是同一句话。

    “辰捕头这是……要干嘛呀?我们生意做得好好地……这……”

    “接到线报,有人说铜雀琴音在贩卖极乐丹。”

    “极乐丹?”

    此话一出,就是周围为官的顾客也都齐齐脸色一变。极乐丹,不仅仅官府为之头疼普通百姓更是谈之色变。

    在官府不予余力的宣传下,极乐丹在良善百姓之中的口碑无异于断肠草鹤顶红。

    但极乐丹比他们更可怕,断肠草鹤顶红不过是见血封侯,而极乐丹,会先让你妻离子散,再家破人亡,最后才让你在绝望痛苦中了却性命。

    “极乐丹?不可能……我们铜雀琴音不可能贩卖极乐丹!”老鸨子脸上的笑容再也无力维持,满脸惊恐的说道。

    “辰捕头,是谁说我们铜雀琴音贩卖极乐丹啊——”一个声音响起,人群自觉的让出一个通道,通道之中,一身白玉京顶级套装的中年女人缓缓的走来。

    中年女人可能不是很美,但她却极为妖艳。明明是端庄华贵的款式,却在女人身上穿出了性感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