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星辰之主 > 第六百一十七章 黑骑士(上)

第六百一十七章 黑骑士(上)

 推荐阅读:
    “哈?”

    钟曼下意识发了个遭雷劈的黑脸。一般除了知识类课程这样的收费项目,直播间开启“反录屏”的实在是脱……

    算了,不能说脏话!

    现在钟曼更能理解,为啥时隔三个多小时,这场直播真正的爆点都没能形成话题、以至口碑崩盘了。

    那为啥海钓王……等等,这不就有个现在的资源吗?钟曼不管海钓王是怎么绕过zm的反录机制的,立刻点名:

    “海王先生的这版就很不错……”

    “等一下,我这版可不行哦。”海钓王发了个无奈摊手的表情,“我可不能让人笑话。”

    “啥?”钟曼没听明白里面的逻辑。

    “你们可以理解为有版权限制,总之内部查阅,请勿外传,谢谢!”

    孜然面儿很惊讶:“我们这是帮助瑞雯小姐姐……”

    “那么,瑞雯小姐需要帮助吗?”

    “当然啊,都这个局面了,我们一定要快帮忙才行!”孜然面儿显然是急了,“海王先生,我们半位面不算外部对吧,我发在半位面好不好?”

    两秒钟后,她又留言:“下不动……呜,海王先生,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呵呵,不要急啊。难道你们没发现吗?瑞雯小姐并不是依靠粉丝吃饭的人,她和她后面的团队,对外表达的方式绝不是粉丝向的,只是真实地展现自己,也因此显得任性、高傲、随心所欲……”

    “瑞雯小姐姐才不高傲!”

    “好吧,是有距离,思维方式上的距离。”

    海钓王今天的留言,比过去几天加起来都多:“不管怎么说,既然他们选择了这种任性的方式,自然也就要承担任性的后果。这种时候,厌恶他们的人可以扑上去用力撕咬;喜欢他们的则可以上去维护。大家言语交锋,表明态度就足够了,没有必要做多余的事。”

    这个家伙果然不是真正的粉丝。

    换了几年前,钟曼已经要开骂了。

    但现在,她当真把对方的言语在脑子里面过了几遍,然后回应:“海王先生,并不是所有人都想心安理得当‘路人粉’的。”

    “明白。不过选择当什么粉,总要对偶像有更深入的了解才好。现在直播还没有结束,为什么急着盖棺定论呢?既然瑞雯女士要当公众人物、当偶像,怎么也要拿出让人痴迷的本事和担当来……”

    “海王先生,现在形势真的很危险啊!!!”

    孜然面儿就算打上一百个感叹号,也是没用的。

    海钓王依旧不紧不慢地做他的长篇大论:“人总要接受考验的。大家当偶像粉丝,也要给偶像表现的机会嘛!何必急着去‘挽救’呢? 总拿着以前的经验,急慌慌去做事,难道不是预先划定了偶像应有的模板和能力边界,去订制那样一个可以满足自我欲望的消费品吗?

    “瑞雯小姐有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资质,有些人揣着某种‘订制’的念头并不奇怪。越是这样,作为粉丝,不就越应该为她腾出发挥能力的空间,让那些怀揣贪婪欲望的家伙明白,这位独特的存在,就不是他们能够妄想去染指的……不是吗?”

    “……”

    钟曼深吸口气,不想和这位同样与她们有“思维距离”的海王先生再聊下去。

    现在已经11点55分了,“史上最强待机”那个相关词条,在热搜榜上的位置上已经经过了两轮刷新,掉下过一次。但下一次又翻了上来。

    但最重要的是瑞雯,按照她和她的团队那种“真实风”逻辑,是不是三闸安防下班,她就要离开……或者回到台阶上去等?

    那就真成笑话了啊!

    唔,也许动一动的话,会更好些?

    钟曼都忍不住胡思乱想,而这时候,在海钓王那里遭到大挫败,以至于头像都灰了几秒钟的孜然面儿,却又跳出来:

    “曼姐曼姐,这个帖子,我们要不要去支持一下?”

    说着,她发过来一个链接,一看就是那个所谓的瑞雯全球后援会。

    点过去看标题,叫什么《史上最强待机中隐藏的博弈,惊心动魄的十三分钟》……像是看过精华阶段的粉丝写的。

    钟曼立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这其实就是她想做的事情,就是将广大关注者的注意力,从荒唐的“史上最强待机”转到精华十三分钟那极具讨论价值的信息中来,激发应有的爆炸式话题潜力。

    她心中一喜,虽然现在最有说服力的视频物料奇缺,但如果能充分讨论还原……唔,这是嘛东西!

    钟曼细看了几段,就是一个倒仰:

    作者写的是什么啊!

    感觉就是强行加塞各种套路,把瑞雯摆得尤为高大上,强大背景还有点儿谱,可什么高明暗示啊、心智交锋啊,实在太过夸张了,有太多不符合现实逻辑的臆想,一些现有的细节描述也不太准确。

    而且把瑞雯和三闸安防严重对立起来,把那个有礼貌、知进退的情报官厄图,恨不能说成是最阴险狡诈的小瘪三儿……真不怕三闸安防的律师函啊!

    虽然钟曼现在也怀疑,三闸安防提前与瑞雯接触,使得直播时间前移,很有可能就是怀着“错峰”打算,使了狡猾。可人家的态度摆在那里,就算是后面四个小时,钟曼完全是快进扫过,也看到时时有人去续水、送点心,底线是在的,这边掀桌子骂人,就太过分了,很损路人缘的。

    感觉像是乱了阵脚,急就章写成的样子……要么就是高级黑,水平还有点儿低。

    也无怪乎一贯冲锋在前的孜然面儿都有点儿犹豫,没有立刻上头。

    可是,在全球后援会那里,瑞雯刚刚才成形的粉丝群体,尤其是一些年龄小、不太成熟的,在当前被动形势下,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一个貌似熟知内情,又有正面倾向的帖子,就如溺水之人抱住浮木,无论如何也不愿意撒手了。

    赞赏附和、转发扩散的,所在多有。

    钟曼看得摇头,当下@孜然面儿:“能联系上‘俅爷’吗?告诉他,后援会的气氛有些过激了……另外,不要逼着那些‘粉头’快出成绩,无脑控评,现在还没到那步。你要说不明白,我来说!”

    最后还是钟曼去说了,“俅爷”不和“秘仪式”吵架的时候,倒是个脑子清醒的,一分钟后,那个低水平的帖子就沉了底。

    现在是上午11点58分。

    三分钟处理掉一个隐患,钟曼得到了孜然面儿更多的崇拜,所以很快又一个链接发过来,请她鉴定:

    “曼姐曼姐,你看这个……深海大叔在半位面发帖了,感觉比上一次有道理哎!”

    “哪个上一次?”钟曼一见“深海”,就想到时空地震,心想时空地震还有“更有道理”的说法吗?

    不过到半位面那里,才发现,深海礼佛开的新帖,不再是传教式的“时空地震”帖,而是履行了一个瑞雯粉丝的职责,帖子名称是:

    《瑞雯女士‘待机’动作之我见》

    这种措辞有些过于正式,就像他在半位面“传教”时一样,但内容却让钟曼眼前一亮:

    “我并不喜欢‘待机’这个词。瑞雯女士的行为,并不是直播这种形式可以概括的,她对直播的生疏,符合一个准备不充分的新人的反应逻辑,就算极端了一些,也不值得过分渲染;

    “我对三闸安防也没有意见。他们的态度一直是很礼貌、很端正的,虽然加入直播活动可能不符合他们一贯低调的作风,但他们终究没有破坏直播,并给予了瑞雯女士应有的尊重。

    “困难出现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解决它很有可能也需要看不见的手段。但不管怎样,交涉双方、乃至多方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耐心和诚意,我相信事情会得到妥善的解决。

    “我现在只想想聊一件事,就是瑞雯女士在直播一开始放飞的那只乌鸦。坦白讲,我是不赞成这个动作的,因为这样做等于是放弃了她切换直播视角的可能……”

    钟曼又一次以拳砸掌,以示对这个帖子的高度赞赏——不是说帖子写得多么漂亮,说实话,这种写法是有点儿两边爬墙、谁都不得罪的嫌疑的。可这种针对“精华十三分钟”的认真讨论,无疑就是瑞雯粉丝群体需要去参与,并尽快扩散到zm等网络平台上的正经事!

    而且,这位深海大叔,还真的说中了一个她此前忽略掉的盲点。

    上周四发布的七分钟视频,钟曼可是快要背下来了,对视频末尾处,瑞雯和墨水的视角切换,可谓是印象深刻。同时也能够确证,墨水身上是装备有摄像头的,某种情境下,可以实现镜头视角的转换——这也是灵活性的保证。

    可这回瑞雯放飞墨水,就注定接下来她在接待室里要一镜到底,而且是超有束缚感的主观视角,对观众当然是极不友好的。

    就如深海礼佛接下所说的那样:“我相信瑞雯女士和她的团队,采用主观视角,是有独特的考量,事实上这也确实是实境模式高级体验的根基。但直播既然是面向大众,我还是希望,接下来能够摆脱一些实验和技术思维,多一些大众接受度的考虑。拿我举个例子吧:我就一直觉得,尖端研究并不比科普更重要……”

    细部着眼,以小见大,说得好!

    钟曼开始欣赏帖子的内容本身了。

    正要再细看一番,耳畔忽然掺进来一些异响。不是孜然面儿的骚扰,也不是外部餐厅的杂音,而是别的什么音源。

    钟曼微怔,手中已下意识切换到任务视图,此时个人智脑播放器中,所有的活动页面一览无余。

    也就在她刚刚捕捉到异常动态画面的瞬间,孜然面儿已经把聊天频道炸翻了天:

    “啊啊啊啊!动了,动了!终于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