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铁路往事 > 第482章 变故
    苏明阳和杜红芳闲聊了一会儿后便转入了正题,他说道:“杜大姐,年前我看的那套房子现在卖出去没有?”年前杜红芳的中介新上来一套楼房,位置在朝阳区,是一套面积89平方米的三楼户型,即便是在京城,这个时代这么大面积的房子也不多,不过要价挺高,每平方米1600

    元。苏明阳找到房主谈了一次,希望能把价格压在每平方米1500元内,当时房主没同意,苏明阳也因为春运太忙就没有再接触。

    杜红芳说:“没有,他房子要价比较高,这段时间连问的人都没有,等十五之后我再联系一下他,看看他有没有降价的意思。”

    苏明阳说:“行,到时看看吧,如果他坚持不降价就不买他的了,京城卖房子的有的是,买谁的不是买。”不要说一平米1600元,就算是2600元苏明阳买来日后也是大赚特赚,但是,现在京城的房价一平米就一千多块钱,虽然他的房子面积大,装修好,可苏明阳买来不是住的

    ,是等日后卖出去赚钱的,他可不想花那冤枉钱,他手中的钱有限,多买一套房子就能多赚一笔钱。

    杜红芳笑着说:“说的就是,买谁的房子不是买,没有必须买那么贵的,你买来就是个出租,装修好没用。”现在中介不是那么好赚钱的,杜红芳现在代理苏明阳的这些房子出租,已经是一笔固定的收入,她当然希望苏明阳多买一些房子,这样她也能多挣一些,便处处为苏明阳

    考虑。

    苏明阳点头说:“是的,等过了年看到有便宜的房子再买不迟,这不是着急的事儿。”杜红芳一看要到饭点了便张罗着要给苏明阳做饭,留他在这儿吃。苏明阳说现在是春节期间,他做为列车长必须回公寓和乘务员们一起吃饭,婉拒了杜红芳,起身告辞回

    了公寓。正月十五一过,龙江美食的生意又火爆了起来,这时市里各单位各部门都回到了正常工作的状态,迎来送往的事情也多了起来,张明每天忙得脚不沾地,但是,他是累也快活着。去年12月份他入股第一个月就分红1.8万余元,不用多,每月平均能分上1.5万元,一年下来就是18万元,不但把他入股的钱挣了回来,一年还有10多万的结余

    ,第二年就是干赚的了,这让他干起来更有激情了。

    9点的时候张明接到了市轻工局的电话,通知他10点到轻工局去一趟,是关于饭店租房的重要事情。龙江美食租用的是市轻工局所属产权的楼房,租房合同每年一签,一次签一年的,今年四月底到期,张明也没有多想,以为是四月底到期后续签的事情,无非是轻工局想

    要涨点房租的事情,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明10点钟到了轻工局,看到三楼开舞厅的老板和四楼五楼新华书店的经理也都来了,他上前跟他们打了招呼,询问今天叫他们来是什么事情。他们两人都说不清楚。时间不长,轻工局的主管三产的副局长李成宏在办公室主任的陪同下进了小会议室,招呼大家落座后,李局长说:“今天把大家找来是有一项重要的事情要宣布,根据我局

    95年三产发展战略的规划,我们要把你们租用的这座大楼整体出售,你们三家租期都是到四月底,因此,今年合同到期后我们就不再续约了。”

    张明一听就急了,饭店刚刚接手一年多,正好火爆着的时候呢,你们突然要卖房子不租给我们了,让我们的饭店往哪儿搬,这搬迁的损失谁来出。

    “李局长,你们说要卖房子就不租给我们了,现在到四月底只有两个月时间,我能不能找到合适的房子不说,就说饭店这么的装修钱谁来给我赔?”

    舞厅老板说:“是啊,我的那些灯光音响设备,我的豪华装修,这都是钱啊!”

    只有新华书店的经理没有出声,因为新华书店是事业单位,原来的店面拆迁之后一直租用轻工局的楼房经营,他只要把这个事情向上级主管部门一汇报就行了。李局长说:“请你们仔细阅读一下我们签订的租房合同,里面第五条第1、2、3款明文规定,如我局将些房产出售,租户无条件给腾房,房屋内后改造的设施损失自负,同

    时,我局提前两个月通知即可。”龙江美食府是第二手,三楼的舞厅已经倒腾四五手了,租房都是沿用以前的老合同,张明和舞厅老板都没有仔细看过。接过李局长递过来的租房合同一看,果然是这么回

    事儿,合同上白纸黑字写得明明白白,张明和舞厅老板哑口无言。李局长一看他们两人不出声了,缓了一下口气说:“我们局现在只是决定出售这座楼房,现在还没有找到买家,我局与你们的租房合同只是到四月底不再续签一年的合约,

    如果到5月份还没有售出,我们将和你们一个月一签,直到售出为止,今天只是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

    舞厅老板说:“就算这样,我们也只是多拖几个月的时间,你们的房子卖了我们不还是得搬么?”

    李局长说:“房子卖了你们可以和新房主谈么,说不定新房主还会把房子租给你们呢!”张明垂头丧气的回到龙江美食府,一想到饭店要搬迁,心里万分的失落,饭店一旦搬迁,生意肯定一落千丈,没有一到两年的培育是无法恢复的,如果新的房主把房子继

    续租给他们还好,哪怕是房租涨价也没什么,如果不租给他们一切就全完了。

    想到这里,张明拿起电话给苏明阳打了一个传呼,这事儿必须得向他汇报一下,看看如何是好。

    大约能有十多分钟,苏明阳的电话打了进来,问道:“张明,你传我什么事情?”张明说:“明阳,刚才轻工局找我们这些租房业户去了一趟,通知我们他们把这座楼房整体出售,让我们做好搬迁的准备……”于是把这件事情的详细情况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