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铁路往事 > 第525章 检查指导
    苏明阳一听是隋冬瑜主动给他打电话,不知道她有什么事情,于是说:“是隋冬瑜啊,好久不见,最近忙什么呢?”

    隋冬瑜说:“平时就是写作和忙工作上那点事情。你呢,在忙什么?”

    苏明阳说:“我基本上还是老样子,上班、写作,前段时间去南方局巡回报告了两个月,回来之后调到党办做宣传工作,前几天去温泉培训了三天,前天下午回来的。”

    隋冬瑜闻听不由得说:“我说的么,前几天给你打了好几次传呼你都没回。”

    苏明阳一笑说:“可能那几天我正好在温泉培训呢。”

    隋冬瑜说:“苏明阳,你今天晚上有事儿么,好久不见了,我想晚上一起吃个饭。”

    苏明阳很想知道隋冬瑜主动联系自己是什么意思,可是今天晚上他要陪程书记去京城添乘,只好说:“隋冬瑜,太不巧了,今晚我要陪程书记去京城添乘,得好几天才能回来呢。”

    隋冬瑜不知道苏明阳是真有事儿还是借口推脱,她的性子很拗,于是问道:“苏明阳,你哪天能回来?”

    苏明阳算了一下说:“我周五早上能回来吧。”

    隋冬瑜说:“那好,周五我再联系你。”

    苏明阳说:“好的,那咱们周五再见。”

    党委书记上车添乘检查,客运一队的党总支书记龙玉梅上车全程陪同,不但列车出库时整列车厢卫生打扫的干干净净,卧铺车的卧具叠放的板板正正,而且还特别跟旅行服务公司那边打了招呼,餐车上了特客的餐料。

    京城车开车之前,队长张英杰、副队长田淑芬、吴强,党总支副书记崔妍以及小先生李月霞和李国凤都来站台相送,旅行服务公司的经理和书记也都到站台相送。今天乘务的是京城五组,列车长是白洁和李相虹,程景凡和苏明阳一上车就被安排到了软卧9号包房,包房里准备了一盘水果和香烟,他们一进了包房,软卧列车员便送上了刚沏好的茶水。

    程景凡看到来了这么多人,便说:“我只是一个正常的添乘,你们还搞得这么兴师动众的,这样不好,你们都回去吧。”

    虽然领导这么说了,可是谁也不能信以为真就走了,那得给领导一个什么印象?张英杰笑着说:“程书记,正常情况下我们每天也都得接送车,只是今天赶上您添乘了,现在也快到开车时间了,我们一会儿就走。”

    “是啊,程书记!”其他纷纷点头随和着。

    程景凡当了四五年主管客运的副段长,对客运的迎来送往十分的熟悉,见大家都不动地方就没有再说什么,既然大家都来了,就分别向他们了解了一下工作情况,也算是对他们前来相送的一个回应。

    即将开车的时候,张英杰等人纷纷向程景凡告辞,苏明阳把他们送下了车,时间不长车就开了。

    开车以后,龙玉梅和白洁、李相虹两位车长来到了软卧9包,龙玉梅笑着说:“程书记,您什么时候看车?”

    程景凡说:“现在刚开车大家都在忙,等一会儿稳当了再去看车。”

    龙玉梅说:“好的,程书记,您先抽支烟。”说着,拿起茶桌上的软中华烟打开,抽出一支双手递给了程景凡。

    龙玉梅这么恭敬,程景凡如果不接就不好了,而且又是自己手下的总支书记,于是笑着点点头接了过来,龙玉梅急忙拿起打火机给程景凡点上。然后又抽出一支烟递给了苏明阳,要给苏明阳点时,苏明阳却不敢用龙书记给自己点烟,婉拒后自己拿出打火机点了烟。

    列车长白洁向程景凡递上了乘务报告,开始向程景凡汇报班组的工作,程景凡一边吸着烟一边听着,时而涉及到某项工作还提问一下。白洁显然早有准备,汇报工作清晰简洁,回答问题流畅干脆,这令程景凡很是满意。

    开车半个多小时后,程景凡开始下车厢进行检查,龙玉梅和白洁、李相虹一直陪着他们两人看车检查。苏明阳跟在程景凡的身旁,不但要把程景凡提出的问题马上记录下来,而且他也得把自己检查出的问题记录下来,检查完了之后他是要写检查记录的,跟书记下来检查,总不能让书记写检查记录吧,这些活儿就是他的事儿。

    虽然车队和车班准备得都很充分,程景凡和苏明阳这么专业的人检查之下,还是检查出很多问题,白洁和李相虹两个车长的脸都白了。

    回到9号包房,程景凡向龙玉梅和两个列车长交待了检查出的问题,她们三人都拿着工作手册把问题一条一条的记了下来,程景凡说完问题后,让苏明阳把检查出的问题也向她们交待一下。

    苏明阳见程景凡说得很细,都检查出了什么问题,这些问题要如何整改。因此,他交待问题的时候,也说得比较细,并就问题如何整改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龙玉梅首先检讨了一番,检讨车队工作做得不到位,班组工作做得不细,出现了这么多问题她们诚心接受,并马上组织班组进行整改,提高工作质量。

    两位列车长也承认了错误,并表示立即对问题进行整改,并整改到位。如果是其他检查组检查的问题,她们一定会想办法让检查组少写几条问题,这样回去之后也好交差,但是面对程书记,她们根本不敢张这个口,包括龙玉梅也一样,她们只希望程书记能手下留情,在检查记录上少考核她们几件问题。

    龙玉梅等三人出去之后,苏明阳问道:“程书记,一会儿我写检查记录,您有什么要求吗?”

    苏明阳是想问程景凡这个检查记录怎么写,但他不能直接去问题,只能采取这种方式。程景凡想了想说:“京城五组的工作可以说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来是检查指导工作的,不是来挑问题的,只要她们把问题整改到位就好!”

    苏明阳一听就明白了程景凡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