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铁路往事 > 第181章 交流
    隋冬瑜发言中望着苏明阳的热切目光,张嘉琪看在眼里心里十分的紧张,她的心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苏明阳以前对于她来说是一个追求者,是以她为中心的,她掌握着绝对的主动权。来参加这个会议,看到众多的社会精英都围绕着苏明阳大唱赞歌,更有像隋冬瑜这样的天之骄女毫无掩饰对苏明阳的好感,让她深深的感觉到,以

    她自己为中心的那个堡垒轰然坍塌了,让她产生了一种无力之感!当然,隋冬瑜也不是见苏明阳很有才气并且长得高大帅气就一下子爱上他那么肤浅,她是对苏明阳在文学创作上所取得成就的一种崇拜和对他的一种莫名的好感。来参加研讨会之前,她专门找来作家、收获、钟山和山花这几本杂志,研读了苏明阳的小说,并精心的做了发言的准备,她的发言是以学习的姿态进行的,充满了敬佩和赞美的

    内容,让大家感觉她的发言既言之有物,又十分的谦逊,得到了大家的热烈掌声。在会议即将结束的时候,作协主席苏雷说:“现在,我向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苏明阳同志已经被省作家协会正式吸收为会员,是我市作家协会有史可查的最年轻的省级作

    协会员,同时,也是省作家协会最十年以来最年轻的会员,大家鼓掌祝贺一下!”

    苏雷的话声刚落,会场内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其实,苏雷主席心里也是十分遗憾,本来省作协最年轻会员殊荣可以出在市里,今年年初市作家协会就推荐隋冬瑜加入省作家协会,但经过省作家协会会员评审委会员的

    审查,认为隋冬瑜的作品国家级和省级重点刊物的发表数量不足,没有通过评审。加入省作协在国家级和省级重点文学刊物发表作品的数量是一项硬指标,同时,省作协也有一项规定,出版一本公开发行的个人专著即可加入省作家协会,如出版一部长

    篇小说,出版一本个人小说集、散文集、诗集等。经苏雷和隋冬瑜的沟通,隋冬瑜决定自费出版一本自己的散文集,市作家协会全力支持,从购买书号到封面设计和文本编辑、插图选编,都提供了帮助,现在隋冬瑜的散

    文集已经送印刷厂印刷,等书印出来后,就重新为她申报省作协会员。

    只是没有想到,铁路的苏明阳捷足先登,率先加入了省作协,毕竟隋冬瑜比苏明阳还大一岁,就算申报通过了也没有了意义。最后苏雷说:“今天中午,铁路作协为大家在大京九酒店准备酒席,一会儿会议结束后,大家自行打车到大京九酒店203号包房,希望家里有事儿的同志能克服一下,都去

    参加会餐,我们可以在酒桌上继续交流!”“好!”大家一听中午有免费的酒席不由得轰然叫好,文人基本上都好酒,很多佳作都是在酒席上大家的交流中得到的创意,而且酒桌上的交流和会议交流截然不同,更随

    意、更深入、更彻底,遇到这种情况,除非有极特殊的情况,不然大家都会参加的。大京九酒店203号包房是一个大包房,举办婚宴的时候这个包房里可以摆4桌酒席,今天这个包房摆了两张大桌,一桌能坐16人至18人,即使这样,包房里还是十分的宽敞

    ,大家陆续的赶到了这里,除了这次会议的主要人员描写坐位外,其他人可以随意的找人找座。苏明阳是这次的核心的人员,当然安排到和作协领导的主桌和主位上,铁路作协这边的人知道张嘉琪是苏明阳的女朋友,可市作协那边的人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

    把她安排主位上,毕竟这是正式活动,潜规则还是要遵守的。苏明阳当然会嘱咐何丽敏照顾一下张嘉琪,何丽敏和刘晓莹拉着张嘉琪坐到了另一桌,见张嘉琪有些不满意,她便说:“嘉琪,举行这种正式的活动都是有规矩和说道的,无论是开会还是聚餐,坐位排序虽无明文规定,可大家都会自学遵守的,绝不能越位,今天是给小苏开研讨会,那么他就理应坐在主位上,而主位两旁的坐位就是主要领

    导的,你就绝对不能挨着小苏坐,你俩整天在一起,也不差这一次,你一定要高高兴兴的,不然小苏也吃不好、喝不好、也交流不好。”张嘉琪也只是看到隋冬瑜对苏明阳所表示出来的热情心里不舒服,何丽敏这么跟她一说,想到自己的情绪可能影响到苏明阳,便立即转变了态度,就算隋冬瑜表现的有点过分,可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可能出现什么问题,自己何必斤斤计较呢,让苏明阳知道了肯定认为自己小心眼。于是点了点头说:“何姐,我知道,我知道,刚才只是有点

    肚子疼所以脸色较差,现在已经好多了!”酒宴开始之后,苏雷让苏明阳先提了酒,然后是他和各位副主席以及秘书长得酒,大家都是文人,都是能饮善谈之人,几杯酒下去之后场面就热烈了起来。主要领导提完酒之后,便是大家相互交流的时间,苏明阳做为这次会议的主角,当然要去张嘉琪那桌敬酒,同时也要和地方上的作家们交流一番,人家牺牲了自己的休息时间来参加自

    己的作品研讨会,一方面是表示一下感谢,另一方面,人家来为你捧场,下次见面你都不认识人家那是掉人品的事儿。苏明阳是今天的主角,当然也是大家敬酒的主要对象,他敬完了这桌的酒,大家便纷纷找上了他,与他喝酒攀谈,他当然是积极的回应,在会议上苏雷无法把地方的作家一一介绍给他,在酒桌上他才逐渐认识和了解他们,他们大多是地方政府和企业中比较有地位的官员,虽然没有主要领导,但是单位的副职和中层干部较多,底层的工人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隋冬瑜终于找到机会坐到了苏明阳的身旁,笑着说:“苏明阳,来,我敬你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