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铁路往事 > 第381章 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张景丽一看自己都那么说了,乘警长和餐车长也没有向着她说话,反而调侃了起来,心里不由是有些来气,“哼”了一声起身向软卧车方向走去。

    乘警长和餐车长两人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张景丽有些莫名其妙,乘警长邢长富走了过去,坐到了苏明阳的对面,说:“兄弟,蓝岛那个组的?”

    苏明阳看到邢长富胸前挂着乘警长的名牌,笑了一下说:“邢哥,我蓝岛一组的。”

    “哦,你们组车长李妍我认识,以前我们走一个组一年多的时间。我记得业务员是吕欣和王莉啊,你什么时候当的业务员?”邢长富摆了一下龙门阵然后问道。

    苏明阳说:“吕欣调到车队一年多时间了,接替她的是原来的供水员李哥,我是接的李哥,干业务员也快一年时间了。”

    邢长富笑了一下说:“兄弟,行啊,我看你连20岁都没有就干上业务员了,前途无量啊!”

    苏明阳一挺胸说:“啥20岁都没有啊,我今年正好20岁,能干上业务员是我运气好,第一次参加分局技术表演赛就得了第一,没多长时间就提拔我当业务员了。”

    “哪还是厉害,分局第一可不是谁都能拿到的!”邢长富赞扬了一句后问道:“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邢哥,我叫苏明阳,你叫我小苏就行!”苏明阳说着拿出桌上的良友烟,抽出一支递给了邢长富,笑着说:“邢哥,抽支烟!”

    邢长富接过烟惊异的说:“你就是苏明阳啊,我听老胡说过你!”

    “哪个老胡啊?”苏明阳一边问着一边给邢长富点着了烟。邢长富吸了一口香烟后说:“还有哪个老胡,就是你们班组的乘警长胡世博,他说你小说写得好,在有名的杂志上发表了不少。还说你写通讯报道厉害,一个季度光段里奖

    励你就好几千块钱!”

    “啊,你说的是胡哥啊!”苏明阳不由得说。邢长富说:“是的。小苏,你不但业务好,而且还能非常能写。一个单位业务好的人可能很多,但写得好的就非常少了,现在哪个单位都缺少能写的人才,你以后肯定错不

    了!”

    这时,餐车长张文祥走了过来,望着苏明阳埋怨的说:“兄弟,都一个段的你咋也不说一声呢,你看这事儿整的?”

    苏明阳说:“主任,我是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的人,再说,我面子矮,连认识都不认识怎么好意思张那嘴啊!”

    张文祥说:“兄弟,你这么说可就外道了,都是走车的,谁上车了说一声还不给炒两菜啊!你这么整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能当餐车长的都是八面玲珑之人,为人处事做得都很到家。和气才能生财。餐车可是承包经营的,多卖一块钱就多收入一块钱,因此,必须得和车班及三乘处理好各种关

    系,众人拾柴火焰高,才能创造更好的经济效益。张文祥一看苏明阳这么小的岁数就是业务员了,当车长是板上钉钉的事儿,都是一个段的,说不定哪天就走一个组了,如果车长给餐车下绊子,餐车是准没好!他便前来

    主动示好,别让苏明阳记忆上自己。

    苏明阳摆摆手说:“主任,没事儿,没事儿,真没事儿!”

    张文祥说:“兄弟,刚才的钱已经开票上帐是退不了了,我让后厨给你加了两个菜意思一下。”

    苏明阳闻听急忙说:“不用,不用!这菜我都吃不了呢,再上菜就白瞎了!”

    张文祥说:“我已经让厨师给做了,马上就能上来!”

    人家如此抬举,自己得识恭敬,于是笑着对张文祥说:“那就谢谢主任了!”说着拿起良友烟给他敬了一支,并给他点上了火。

    这期间,列车长张景丽回到餐车一趟,一看乘警长和餐车长围着苏明阳抽着烟有说有笑的,心里感觉很不舒服,气得一拧身又回了软卧车。很快新炒的两个菜就端了上来,红烧鸡块和烧豆角,一荤一素,还给送来一碗大米饭。苏明阳一看自己是真吃不了,便招呼乘警长邢长富一起吃。邢长富确实有点饿了,

    也就没客气,让张文祥给盛了一碗饭,便和苏明阳一起吃了起来。

    邢长富正在值班中不能喝酒,苏明阳便一个人将半斤56度的红星二锅头消灭掉了。吃完了饭,苏明阳又和邢长富聊了一段时间才起身回软卧睡觉。列车正点到达了终点站龙江站,列车到站前苏明阳就整理好了东西,列车到站停下后随软卧车的旅客一起下了车,在站台上看到列车长张景丽,说实话,当时她没给安排

    卧铺的时候,苏明阳心里还真有些生气。可是早上醒来一想,人家执行工作标准并没有错,有的只是自己心理失衡,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苏明阳快走两步赶上了张景丽,笑着说:“张车长,谢谢你,我走了啊!”

    张景丽一看是苏明阳,面无表情的说:“好的,不客气!”

    望着苏明阳远去的背影,张景丽心里恨恨的想到,这上兔崽子,心眼挺多啊,还专门跑过来跟多示威!

    苏明阳还真不是这个意思,如果他知道张景丽这么想他,一定会高声大叫冤枉的!

    李淑英看到儿子回来了十分的惊喜:“儿子,你回来了,吃没吃饭呢?”

    苏明阳笑着说:“是的,刚下车,还没吃呢。”

    李淑英急忙说:“正好我新做的粥,还有馒头和咸鸭蛋,我给你盛粥去。”

    苏明阳放下背包说:“妈,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行。”说着,转身进了厨房,盛了一碗大米粥,拿出锅里热着馒头,就着咸鸭蛋的小咸菜便吃了起来。

    吃完饭把碗筷收拾了一下,出卫生洗漱了一番,回到自己的小屋打开电脑便开始码字。李淑英见儿子一回来就坐在电脑前写作,不由得说:“儿子,怎么一回家就开始写呢,也不休息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