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是丹田掌控者 > 第六章 了解的清楚,期望,生死危机!

第六章 了解的清楚,期望,生死危机!

 推荐阅读:
    在完成这个动作之后,他一下子跳跃出来。

    浑身腥臭、猩红,宛若从血池里蹦出来的一样,但,一双黑色的眸子却没有受到任何的污秽污染,亮的精心。

    “咕噜咕噜……”玄灵豹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脖子处,全是鲜红,鲜血汪汪的流淌着,它艰难的抬起头,朝着苏阳看去,眼神中是惊恐和不甘,只是一个人类小子罢了。

    接着,它妄图还想要朝着苏阳扑来,可惜,它想多了,四肢还没攒动,就软了下来。

    再然后,就是陷入死亡的昏迷。

    苏阳并没有第一时间上前,在魔罗森林内,必须小心翼翼,云兽很危险,看似死了,也许是装死呢?任何的一丝丝的大意,都会带来致命的后悔。

    等了大概两分钟,确定玄灵豹已经死了,苏阳赶紧上前,二话不说,直接将整个玄灵豹的尸体都收入了源戒之中,接着,丝毫没有留恋,快速离开。

    苏阳不是不想继续用蛮牛尸体、继续用躲避的方法,来击杀其他的云兽。

    可惜,也就想想罢了。

    太危险。

    因为蛮牛的肚子被破开了,蛮牛尸体的肚子内的五脏六腑等等全都暴露在空气中,越发的散发味道了,味道太重了。

    这种情况下,说不定接下来能直接吸引足足十多只云兽兽群,而不是一只云兽了。

    有运气猎杀了一只云兽,已经算完美,不能再贪婪。

    多少猎星小队的血泪教训告诉源力修炼者们,在云兽聚集的森林中,最忌讳的就是贪婪。

    苏阳又走了十多分钟,确保远离了那头蛮牛的尸体后,随便找了棵枝叶茂盛的大树,攀了上去。

    坐在一人抱粗的树干上,苏阳直接将那头玄灵豹的尸体拿了出来,放在了树干上,接着,他用手轻轻地放在了玄灵豹的尸体上。

    刹那间,一股充沛的源气,宛若泄洪大坝中的水流,冲击而来。

    一个呼吸后。完全吸收干净。

    百分百吸收干净。

    “看来,就算不是熟食,也能吸收。”苏阳喃喃自语,有些兴奋:“一头玄灵豹竟然提供了这么多源气?百分百吸收,真的恐怖。”

    将玄灵豹的残渣全都收入源戒之中,苏阳并没有着急的用来修复丹田,因为,他还有一些实验和好奇。

    源气能用来修复丹田、提升丹田属性、减弱丹田属性。

    那么,能用来直接堆积实力吗?直接幻化成为源力吗?

    苏阳开始尝试,尝试驱使那手掌空间内的一大团源气,想要朝着自己的四肢百骸中驱使去,想要朝着自己的源穴中驱使去。

    可惜,努力了半天,做不到。

    “看来,被掌心空间吸收的源气,暂时只能用于强化丹田属性、弱化丹田属性。”苏阳有些失望,当然,也就一闪而逝的失望。

    能接受,如果这种百分百吸收源气的方法直接幻化为源力、用来冲击源穴、用来堆积武道境界,那岂不是太无敌了,金手指也没有那么夸张的。

    自己有些贪婪了。

    能用来提升丹田、疗伤丹田,已经很好了。

    何况,以后肯定还会有其他的作用呢。

    “不能用来直接提升实力也无所谓了。只要我得到足够多的源气,在将丹田修复后,再把丹田属性堆积道九星级,我一天修武,相当于别人千年都不止,也一样无敌。”苏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的。

    只要能用来堆积丹田等级,完全足够。

    四星级丹田是三星级丹田吸收天地源气的速度的十倍。

    五星是三星的百倍。

    六星是三星的千倍。

    以此类推。

    自己现在丹田等级只是三星级,如果有天堆积到了九星级,啥概念?修武速度和天赋是现在的百万倍。

    夸张的无以复加。

    还不满足吗?

    九星级丹田,整个地星都没有,连八星级,整个地星都没有。

    而自己完全有可能冲击九星级丹田乃至传说中的神之丹田等等。

    “该修复丹田了。”苏阳抛开那些杂念,有些期待。

    一只玄灵豹,足足有800斤左右的纯肉,何况,还有星核和血,都被自己的掌心空间完全吸收了,倒是得到了一大团源气,比之前吸收的童岚给自己买的100斤云兽熟食中的源气多了几十倍。

    毫不犹豫的,苏阳将大屏幕召唤出来,盯着那‘扳手’图案,心念修复。

    顿时,一股一股的源气从自己的掌心空间内消失。

    而那‘扳手’图案,则是一亮一亮的。

    苏阳就这么肉眼可见的看着那‘火焰’标志的丹田的残缺程度一点一点的修复。

    十多个呼吸后。

    掌心空间内的源气消耗的一干而尽。

    “距离恢复丹田,还差很远,不过,一头一星云兽下去,丹田终究修复了一部分,现在,我能用一部分源力了,算是有一点点的自保之力了。”苏阳终于出了一丝淡薄的、一闪而逝的笑容。

    一只一星云兽,大概把自己的丹田受损的伤势恢复了百分之三的样子,不得不说,修复丹田受损的伤势,太难了。

    计算起来,需要足足三四十只一星云兽,多么恐怖的一个数字。

    如苏家的猎星小队,算是中灵城的顶级的猎星小队了,一年最多也就能猎杀十来只一星云兽罢了,三四十只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可苏阳很兴奋,至少,他找到了希望,找到了方向,只要活下去,不断的努力,要不了多久,他相信自己一定可以恢复丹田的。

    “继续想办法猎杀云兽。”苏阳又休息了小一会儿,跳下了树干。

    继续前进。

    “苏家的猎星小队肯定已经进入魔罗森林来搜寻我了,开始的时候,他们肯定会选择正常的道路,而不会选择这种几乎无人走的野路,但,这种状况在他们一直寻找不到我一天或者两天后,肯定就有变动了,我得乘着这一两天尽力猎杀一星云兽、恢复丹田、恢复实力,也要,尽快的朝绝命层靠近。”苏阳的思维很清晰。

    接下来的一天里。

    苏阳埋头就朝着绝命层的方向而去,同时,路过的途中,凡是一些野兽的尸骨,他都没有错过,全都收集。

    还有,他特意找到了几颗云兽非常喜欢的腐食树,用容器收集了不少腐食树的树枝,腐食树的汁液,腥燥味道很重,是云兽喜欢的味道。

    以及黑尾草、驯臭根、九味食人花等等足足十多种药草材料。

    每隔一个小时,苏阳就会停下,用野兽的尸骨和腐食树汁液以及十多种药草材料做诱饵和陷阱,抓捕云兽。

    暂时,苏阳虽然恢复了一点丹田和实力,可依旧不够和一星云兽正面对上,所以,只能用这些方法了。

    这种配诱饵、组建陷阱的方法,事实上很复杂,就算是那些猎星小队的老成员都很少有会的。

    而苏阳却能完美的做出来。

    他是正真的顶级学霸,他在武道中学内各方面都有涉及,而且,他还颇为感兴趣,曾经专门研究过,却不想,某一天能用到,正所谓技多不压身,就是这个道理。

    一天时间里,苏阳一共行进了320里路,并且,一路上造了15个陷阱,这15个陷阱,一共捕杀到了3头一星云兽。

    平均5个陷阱,才能捕杀到1头一星云兽,概率不高,可事实上,如果这样的事,要是被那些猎星小队的人知道,估计能吓死。

    3只云兽,很多猎星小队大半年都没有这个成绩。

    而且,这还是苏阳在重伤、丹田损伤、没有什么实力的情况下,可想而知学习的重要性。

    “丹田的损伤恢复了百分之10多点。”茂密到了极点的荆棘林中,苏阳就像是一个失去痛觉的人,行走在其中,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鲜红的划痕,他连眉头都没有皱,反而,在思考问题。

    不满。

    对的,苏阳不满自己的成果。

    虽然,这个成果极其吓人。

    可是,还是太慢了,苏阳需要时间。

    他有种预感,苏家的猎星小队,就要来了。

    而自己的丹田恢复速度,实在是慢,太慢了。

    “按照我现在丹田恢复的程度,最多也就能发挥出源武者三层境的实力。”苏阳估测到。

    这还是因为他拥有很恐怖的战斗直觉和经验,是一个顶级妖孽型的天才学霸,才能做到的,换做其他人,源武者一层的境的实力都不可能发挥的出。

    而如果苏阳丹田恢复,身体状态达到最好,他是拥有源武者七层境的境界,且,能够斩杀源武者八层修武者乃至和源武者九层修武者争锋的存在。

    差太远了。

    “到底该怎么办?”苏阳叹了口气,很难,真的太难了。

    事实上,他现在不仅仅要担心苏家的猎星小队的追杀,还得丹田运气不好之下被云兽正面碰见,到时候,也是死。

    他现在,就像是走钢丝一般,步步危险极了,步步都在生死之间。

    就在苏阳想着想着,突然……

    “嘶嘶……”

    一阵轻微的声音,荡漾入苏阳的耳朵。

    刹那间,苏阳的浑身毛孔,都竖起来了。

    有动静。

    “并没有云兽的气息,要么是野兽,要么是……是猎星小队,而在这野路上的荆棘林中,如果有猎星小队的人,只可能是苏家的猎星小队。”苏阳第一瞬间就在脑海里进行了分析。

    眼神闪烁之间,是一抹浓重的焦虑,更多的是强行的冷静。

    就在这时。

    “苏真,你说,苏阳少爷倒也是对自己够狠啊!这种荆棘林,也敢钻进来,疼死老子了,简直和千刀万剐一般!”一道隐隐约约的声音,传入苏阳的耳朵。

    是人。

    是苏家的猎星小队。

    “谁说不是呢?不过,说起来,苏阳少爷是真的优秀,可惜,丹田受损了,成废物了,也就没有任何的价值了,倒也是苏家还有家主对不起苏阳少爷,可那又能怎样呢?我们必须听命行事,必须杀了苏阳少爷。”

    “早点找到苏阳吧。这样,我们也能远离这些该死的荆棘林了。”

    …………

    声音有些远,但,的确是在靠近。

    “是朝着我这个方向来的,大概距离有1500米样子。”苏阳死死地咬着舌头,舌头都咬出血了,疼痛感让他再冷静了三分。

    他站在原地,没有慌乱,而是分析着。

    “苏家的猎星小队的成员,除了苏冲,都是源武者七层到八层的存在,我要是丹田没有受损、实力在巅峰,勉强可以一人击杀他二人,可现在,想都不要想,碰到就是自己死。”

    “怎么办?”苏阳的眼神疯狂的闪烁,此刻,他还不能动,因为,一动,就会出声,就算声音很小,可对于仅仅1500米之外的苏家的猎星小队的两人而言,都很有可能听见。

    “也只能如此了。”足足思考了十来个呼吸,苏阳的牙齿都咬的咯吱咯吱,下定了决心。

    下一刻,他心神一动,从源戒中取出那些一路上收集的为了做诱饵、还没有用完的野兽的是尸骨、腐食树树汁、黑尾草等等材料,足足十几种。

    苏阳快速的配置诱饵,而且,是高浓度的。

    这种诱饵,配置好了,非常恐怖,因为,气味太浓,短时间内会吸引很多云兽过来,甚至,运气太差的话,都能吸引到二星云兽了。

    而苏阳要的就是短时间吸引云兽过来。

    云兽不过来,他接下来就得直面那两个苏家猎星小队的成员,必死无疑。

    云兽来了,也许,还有一丝丝的活下来的希望。

    越是危险的境地,苏阳越是逼着自己的冷静,再冷静,他眼睛一眨不眨,也不管额头上不断低落下来的汗水和鲜血混合的液体,高度集中的配置高浓度的诱饵。

    大约是三十个呼吸后。

    配置好了。

    苏阳的耳朵颤了颤,确定,那两个苏家的猎星小队的源力修炼者,距离自己大概只有800米了。

    苏阳轻轻地将高浓度诱饵放在了地上。

    然后,他将体内能用的源力全都运转到了脚上,做好了最为重要的准备,手里则是拿着源力剑,整个人半蹲着。

    “1、2、3、4……30、31……”苏阳在心底默默的数着,他计算好了,以现在这个浓度的诱饵,大概最快能在多长时间内吸引到第一波前来的云兽。

    “60。”

    就是60秒,按照苏阳的估测,60秒左右,被吸引的第一波云兽会到来。

    当数到60这个数字的刹那,苏阳突然动了,脚下,早已经聚满了源力和力量,狠狠的踩地,身形骤然腾起,化作一道光弧,弹地数十米,直接攀登上头顶上的那颗树的树干上。

    也就是这一刻。

    距离这里400米左右的位置,两个苏家的猎星小队的源力修炼者,猛地身形颤抖,对望一眼:“有动静!!!苏阳!?”

    两人一下子就从前一刻的放松,变成了这一刻的凝重,身上的气息更是一下子凌厉起来,两人也不管什么荆棘了,直接朝着声音源头,以最快的速度冲击而来。

    “吼!!!”眼看着两人就要到达苏阳所在的那颗树旁,突然,一道赤红色的血色,一闪而过,宛若红色的激光一般,不仅如此,还伴随一声惊天的嘶吼。

    树上,苏阳死死地抓着树干,可此刻,因为下方的那头已经到来的赤红色的、足有十多米长的血眼虎的咆哮,树干还是在疯狂的震颤,几乎要把苏阳震颤下去。

    一星云兽中的顶级的存在,血眼虎是第一个来到的。

    血眼虎一口咬下那诱饵,接着,似乎嗅到了苏阳的气息,下意识想要抬头看去。

    苏阳脸色惨白,这一刻,他浑身冰冷。

    他感觉,自己半只脚已经在棺材里了。

    然而,也就是这一刻,在大概100米开外,苏家猎星小队的两个源力修炼者中的其中一个,或许是被血眼虎的那一声咆哮吓得丢了魂,竟然一不小心深吸了一口气。

    他犯了一个低级错误,犯了一个猎星小队成员绝对不该犯的低级错误。

    而他这一个深呼吸,直接让本要抬头的血眼虎猛地转身,那诺大的、和洗澡盆一样大小的赤红色虎头一下子盯上了百米外的两人,铜铃大的眼眸中是戏虐和残忍。

    “该死!!!逃!”那两人中的另一个,嘶吼道,声音里是无尽的愤怒和怨毒,他怨恨和怨毒的是身旁的同伴刚才那口傻~~~~~逼一般的深呼吸……

    血眼虎的实力,尤其是成年的,能够秒杀一般的源武者九层境的人类。

    他们两人,加在一起,也不够血眼虎一口的。

    “呼呼呼……”在两人疯了一样的开始逃窜的刹那,血眼虎也动了,那恐怖的和血色小山一样的身躯跨越出去,虎虎生风,血气匆匆,速度快的吓人,眨眼即逝,朝着两人逃窜的方向扑去。

    同时。

    “吼吼吼吼……”

    “嗤嗤!”

    ………………

    苏阳刚刚因为死里逃生松一口气,就听到了不远处接连传来的其他的云兽的嘶鸣咆哮声。

    都是因为高浓度诱饵吸引来的。

    都要来了。

    走了一只血眼虎,还迟了高浓度诱饵,可之前高浓度诱饵气息吸引来的其他的云兽,还是会来到。

    “逃!!!”苏阳哪里脑子一嗡,没有任何的念头了,紧盯着眼前的方向,一下子跳跃下来,而后,宛若一颗打出的子弹,疯了一样的,拼尽所有的力量,朝着前方冲去。

    身后。

    那些云兽的嘶吼、咆哮声越来越大,似乎是因为找不到高浓度诱饵而发怒。

    甚至,苏阳感受到,身后,有云兽发现了自己,想要追撵自己。

    但,这些,苏阳都没有时间思考了。

    他红着眼睛,就一个念头,冲!冲!!冲!!!

    什么锯齿草,什么荆棘刺,等等,都仿佛成了空气,他只剩下极限速度的直线冲前。

    足足一炷香时间后。

    “呼呼呼呼……”苏阳才停下,这一停下,就是瘫软,苏阳脸色惨白的和死人脸一样。

    浑身上下,全是血洞,是高速撞上荆棘刺和锯齿草带来的,惨不忍睹,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全身深入皮肉,几乎要看到骨头的伤痕。

    “我还活着。”但,苏阳却露出了一个笑容,虽然看起来和哭一样,恐怖极了。

    是。

    他折腾的惨不忍睹,不过,对于源力修炼者来说,这些皮外伤,只要有足够的源气,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可以修复的。

    在地星,只要不是丹田上的问题,都很容易解决。

    毁容什么,不存在的。

    只要活下来,就行。

    苏阳足足躺在地上休息了五分钟,就算明知道这样很危险,也只能休息一下,因为,他跑不动了。

    五分钟后,苏阳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强行站了起来。

    深深的叹了口气。

    云兽也好,苏家的猎星小队也好,都不是现在的自己能对付的,他现在就是地狱难度。

    而丹田恢复需要猎杀云兽,云兽又很不容易猎杀。

    太慢了。

    太艰难了。

    说不着急是假的,可也只能一步步走。

    他能有什么办法呢?

    “坚持下去。丹田都能修复,还有什么做不到的?”苏阳喃喃自语,咬着牙,给自己打气。

    打起精神。

    苏阳再次迈动脚步……

    然而。

    他刚刚迈动脚步。

    “救……救……救我……”一道声音,轻微的都如同幻觉一般的声音,荡漾入了苏阳的耳朵,一个女子的声音,虚弱的无法想象,像是就要死了,死前的最后一口气一般。

    “幻觉?”苏阳微微皱眉,想要不管。

    “求你,救……救我……”

    声音再传来。

    是真的。

    苏阳确定。

    苏阳下意识的朝着那声音的源头看去。

    却见,在自己的左前方的四百米外的浓密的荆棘林中,一块黑色的大石头旁,有一道身影,被潮湿的泥土还有杂草遮掩的身影。

    “人?还是活着的?”苏阳有些惊讶。

    这种荆棘野路,几乎无人走的,也就自己这种被逼到了生死极点的才走,怎么能遇到活人呢?

    当然,说是活人,是因为她还有一口气,距离死,不远了。

    苏阳只是惊讶了一瞬间,就忽略了。

    对。

    他不准备救人。

    经过了苏家人的恩将仇报,苏阳的性子已经变了。

    他可以善良,也可以冷到极致。

    就像是一个痴情的暖男,某一天被一个渣女伤害了,那么,从那一瞬间起,也许,这世间就多了一个渣男。

    还有另一个原因,他现在,都自身难保了,怎么救人?

    刚才,自己才死里逃生,现在救人?别开玩笑了。他救下了,那本来会死一个,现在就可能死两个了。

    苏阳收回眼神,迈动脚步,忽视求救的声音,朝着前方走去……

    然而。

    刚走几步。

    “救我,我……我……我源戒中有……有源石。救我,都……都给你……”

    那求救的声音,隐隐约约是哀求,是带着一些绝望的哭泣的哀求。

    苏阳的脚步,骤然停下。

    源石?!

    源石,那是比云兽肉更好的修武资源。

    在地星,源力修炼者修武,大部分靠的是云兽肉,可也有小部分有钱人直接用源石。

    源石中蕴含浓郁的源气,而且,更为纯粹,好吸收。

    自己的掌心空间,能吸收云兽肉中的源气,那么,大概率也是可以吸收源石中的源气吧?

    如果真的得到源石,大量的元石,他……他可以修复丹田,可以快速恢复实力。

    本来,因为猎杀云兽吸收源气,速度太慢了,云兽不好猎杀,他短时间内很难恢复丹田、实力,都要绝望了。

    没想到……

    天无绝人之路吗?!

    苏阳的呼吸都急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