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是丹田掌控者 > 第八章 死战,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第八章 死战,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推荐阅读:
    女子生生止住了眼泪,美眸盯着苏阳,愤怒极了,心底只剩下怒骂,这混蛋!!!还是不是男人?还有没有一点点的的怜香惜玉之心?

    “好了,把玄级武技默背给我。”苏阳走上前去,淡淡的道。

    “我叫林轻。”女子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事实上,就凭苏阳这样的混蛋、冷漠的性格,她都不想说自己的名字。

    “苏阳。”苏阳只给了这么两个字:“说玄级武技吧。一直停留在这里,很危险。”

    他没有时间和林轻浪费。

    每多浪费一秒,生死危险的程度,都要加重一些。

    而且,苏阳虽然此刻,站在女子身旁,居高临下,等待她说出玄级武技,但,他自己,也没有放松。

    此刻,他一边两耳敏锐的聆听周围的动静,小心翼翼到了极点,一边在吸收源石。

    和他猜想的一样,掌心空间,不仅仅能吸收云兽,源石同样可以。

    而且,只需要一个念头,掌心空间就能直接吸收他的原戒中的源石。

    每吸收掉一块源石,源石就化为虚无,连残渣都不剩下。

    苏阳吸收的速度极快,几乎一个呼吸就吸收掉1块。

    “我家族的这部玄级武技名为《玄炎天剑》。”林轻一开口,苏阳的眼神就狠狠的闪了闪,运气!!!天大的运气!

    他是火属性源力修炼者,《玄炎天剑》,听名字就知道,属于火属性。和自己完美契合。

    要知道,在地星,丹田同重要,丹田的属性,就决定你未来修炼什么类别的源武技。

    例如,你是冰寒属性丹田,你要想修炼《玄炎天剑》,难如登天,因为属性不符合,就是强行修炼成了,也远远发挥不出威力。

    所以,恰好契合自己的属性,绝对是天大的运气。

    何况是他最为擅长和喜欢的剑道源武技,整个中灵城第一武道中学的每一个学生包括老师都知道,他苏阳,在剑上最为痴迷和喜爱,剑上的天赋也很高。

    “玄之者,力于源穴,精于经脉,上达乾坤,下入源海,剑之未名……”下一刻,林轻一句一句的默背起《玄炎天剑》的总纲。

    源武技都有总纲,源力修炼者按照总纲来运转体内的源力,以此驱使源力,爆发出更强、更恐怖的攻击威力。

    总纲是源武技的根本所在。

    苏阳默默地记着,一个字一个字清晰的记着。

    越是高层的源武技,总纲越复杂、越详细,玄级的源武技,在地星这样一个严重缺乏源武技的世界,绝对算是高层的存在了,所以,不是一般的复杂、详细。

    苏阳根本来不及仔细揣摩,只能先牢记。

    洋洋洒洒,总纲竟然超过了万字。

    苏阳一遍就记住了,在记忆力上,苏阳拥有顶级的天赋。

    当然,整个地星的源力修炼者的记忆力都很不错,比之前世的地球上的人类记忆力好不知道多少倍,可能是因为源力能够帮助开发脑域的细胞吧。

    一万字记下,苏阳揣摩了一丝丝,确定了《玄炎天剑》是真的,就不再揣摩。

    因为,没有时间,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离开这里。

    同时,在记下了《玄炎天剑》的过程中,苏阳已经将那300块源石,全都吸收的干干净净,包括三块中品的源石。

    现在,苏阳的掌心空间里,有一个非常非常可观数量的源气。

    “我背你。”苏阳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林轻,道。

    然后,也没有给林轻说话的机会,他弯下腰,一下子抱住林轻,朝着背后一甩。

    因为林轻四肢都断裂了,根本没有办法用手环住苏阳的脖子,这么背着她很是麻烦的,苏阳只能用左手,朝着她的腰搂去。

    右手,则是紧紧地抓着源力剑。

    林轻虽然因为重伤脸色惨白,可此刻,还是脸色微红,有些羞恼,混蛋,真是木头人啊!!!就这么把自己当货物一般的甩在背上?

    她痛的恨不得狠狠的咬他肩膀,当然,她不敢,苏阳的无情,她见识了,生怕惹恼了他,他直接扔下自己。

    林轻咬着银白的牙,强忍着自己的委屈和休息,委屈是苏阳的不懂怜香惜玉,羞涩是她毕竟第一次和异性如此亲密的接触,紧紧地贴在一起,女孩儿固有的骨子里的羞涩。

    “你……”林轻想要说什么,想要让苏阳搂着她的腰的手,用力轻一些,她有些疼,可话还没有说出口。

    突然。

    她整个人只觉得失重了。

    一下子摔在地上,重重的摔在地上。

    林轻摔得都懵了,痛的她下意识的想要惊声喊叫。

    但,声音还没有喊出来,就被一只大手捂住了嘴。

    苏阳那一双深邃而又亮的精心的眸子,盯着她,将声音压到了最低:“有云兽。”

    此刻,苏阳也趴在地上,死死地趴在地上,一只手按着林轻的嘴,一只手抓着源力剑。

    双脚则是深深的菜入了地面那松软的泥土中,两只脚上,肌肉都在暴起,随时都要发力。

    云兽?林轻浑身都冷了,森冷森冷……她最绝望的、最害怕的是什么?就是害怕遇到云兽。

    她四肢都断了,动都不能动。

    云兽出现,她就是食物,被活着生生的吃掉。

    林轻吓得娇躯都微微颤抖,脸色惨白着,美眸盯着苏阳,苏阳就是救命稻草。

    此刻的苏阳,可没有安慰林轻的心,饶是林轻看起来可怜兮兮,给人一种强烈的保护欲。

    他在疯狂的修复丹田!!!

    他的眼前,是别人看不见的大屏幕,屏幕上,那‘火’标志的丹田上,‘扳手’图案在疯狂的闪动。

    同时,他的掌心空间内,源气在疯狂的减少。

    苏阳一边拼尽全力的修复丹田,一边屏住呼吸,眼睛朝着正前方六七百米外的那一片浓密的树林中看去。

    “沙沙……”

    有声音。

    那片浓密的树林中,有颇为沉重的脚步声。

    正在朝着苏阳和林轻的方向靠近。

    “是云兽,不过,好在,是一星云兽。”苏阳冷静的分析。

    他知道,此刻,自己和林轻这样死死地贴在地上,一动不动,是没有用的。

    因为,云兽找来是靠的气味,自己身上还有林轻身上都有许多的鲜血。

    但,一动不动,可以延缓云兽发现自己和林轻具体位置的时间。

    如果现在他和林轻发出一点动静,那已经在六七百米开外的云兽,会立刻锁定自己和林轻的位置,瞬间冲过来。

    而不动的话,声音上它听不见,就只有气味,多少也得需要用鼻子咻一咻,然后才能过来。

    这延缓的时间,或许是三五个呼吸,最多也不过七八个呼吸。

    看似很短暂。

    可对于苏阳而言,很重要。

    这几个呼吸的时间,他能恢复丹田,只要丹田恢复了,他能完全的动用自己的源力,他的战斗力,能够堪比一般的源武者八九层,比起一般的一星云兽,也差不了太多。

    这几个呼吸的时间,对于苏阳而言,很重要。

    “沙沙……”很快,六七百米外,浓密的树林,被拨开了,一道道身影出现在苏阳和林轻的眼中。

    林轻的美眸狠狠的收缩,浑身都僵硬了一般,被吓的。

    是‘腐尸狗’。

    一种很恶心的一星云兽。

    腐尸狗最喜欢吃人类的腐尸,腐尸狗实力并不强,但喜欢成群结队的出现,而且,极其的团结。

    猎星小队最害怕的就是遇到腐尸狗,腐尸狗团结、凶狠、成群结队、记仇、凶性十足,遇到了腐尸狗,死亡率极高。

    林轻的美眸中已经满是眼泪,绝望的眼泪。

    如果她没有重伤,以她的实力,当然可以轻松的解决这些腐尸狗。

    可现在,她四肢断裂,重伤的一动不能动。

    依靠苏阳,她看的清晰,苏阳就只有源武者七层境,并且,也处于重伤的情况,实力可能发挥不出来多。

    能怎么办?

    她看不到一丝丝活下来的希望。

    “一只,两只,三只,四只……”相对于林轻的绝望,苏阳更为彻底的冷静,是的,遇到腐尸狗,运气很差,但,既然遇到了,难道,还要束手就擒?

    只能死战。

    运气还行。

    只有四只。

    一般而言,腐尸狗一出现就是成群结队十只八只的。

    只有四只,绝对是运气了。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嗤嗤嗤嗤……”远处,那四只腐尸狗,因为已经靠近苏阳和林轻了,已经锁定了苏阳和林轻的位置了。

    四只腐尸狗,两只在前,两只稍稍靠后。

    绿色的眸子,浑身都是黑黄色的皮毛,皮毛各种打卷,看起来乱糟糟的。

    它们的头和家狗的头差不多,但,嘴巴很大,微微张开,黄白色的牙齿都暴露在外面,伸着头,耷拉着舌头,腥臭的口水,不断流淌着。

    八只绿色的眸子像是幽灵一样荡漾着。

    下一刻。

    突然之间。

    “蹭蹭蹭蹭!!!”

    来了。

    那四只腐尸狗,就像是原本安静的机器,一下子通电一般,速度快的吓人,腿脚上的肌肉滚滚蠕动,力量倾泻,朝着苏阳和林轻所在的位置扑来。

    也就是这一刻,原本匍匐在地上的苏阳,暴起。

    浑身都是凌厉蛮横的气息,暴起的一刹那,他单手抓着林轻的衣服,对着头顶上方就是狠狠甩去。

    “啊……”林轻怎么也控制不住了,惊声喊道。

    电光火石之间,林轻重重的摔在上方的那颗大树的二三十米高的树干之上。

    她脸色惨白,吐了一大口鲜血,被这么生生甩上来,撞在树干上,显然,又受了不小的伤。

    苏阳可管不了这些,在将林轻甩到树上的瞬息之间,他就迎面而上。

    对。

    迎面而上。

    面对腐尸狗群,躲避是没有用的,你越是害怕,死的越快,只能硬~~~~上。

    树干之上,林轻奄奄一息,但,根本没有昏死过去,一双美眸,盯着下方,美眸是绝望的暗淡,也有一丝丝感激。

    在她看来,苏阳绝对不是四只腐尸狗的对手,差很远。

    可饶是如此,苏阳敢战,并且,在死战之前,还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将自己甩到树干上,她有些敬佩和一丝丝感激。

    林轻紧张极了,只剩下无尽的祈祷,虽然,理智告诉她,一丝丝活下来的可能性都没有,可万一呢?万一有神迹发生呢?

    与此同时。

    苏阳已经到了四只腐尸狗的身前。

    “呜!”那四只腐尸狗,明显会配合,竟然一下子分成了四个方位,呈现包围的态势,从四个方位凶猛咬来,那血盆大口中吐着腥臭的死亡味道,牙齿尖锐的令人心寒。

    苏阳看起来危险极了。

    仿佛,下一刻就要被四口分尸一般。

    四张口都距离苏阳只有一寸距离的样子,近的无法形容。

    可这一刻的苏阳,却冷静的不像话,集中注意力到百分之三百。

    丹田,恢复了。

    已经百分百恢复了。

    甚至,300块源石的源气太多,丹田完全修复的同时,丹田的火属性还提升了一点。

    虽然,苏阳肉身上还有一些血洞之类的皮外伤,可这些并不太影响他的实力。

    体内,欢快的源力,在流淌,给苏阳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苏阳眼眸闪烁,源力流转,没有任何的紧张,电光火石之间,眼看着他要被四口分尸了,突兀的,他双腿一下子弯曲,膝盖弯曲到大腿和小腿贴合的程度。

    不不仅如此,他的上身,更是压低到了贴着地面的程度。

    苏阳就像是前世地球上的顶级的瑜伽高手一般,都要把自己折合叠加成纸面人了。

    而这种怪异扭曲的动作下,苏阳硬是惊险无比的躲在了四口之下。

    “噗噗……”

    而在躲过四口咬合的生死危机的同时,苏阳哪里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他手腕一动,蓬勃的源力爆发出惊颤的力量。

    手中的源力剑更是被注入一些源力,那源力剑的剑刃直接散发着森白的幽光,源力剑一个拉砍,一剑之下,竟然拉砍掉其中两只腐尸狗的腿脚。

    这两只腐尸狗,哀鸣一声,轰然倒地。

    “砰!”

    而苏阳却是乘着这个机会,单手砸地,身形爆然弹起,弹起三四米高,然后,再急速落下,落下的过程中,苏阳手持源力剑,精准无比的剑出。

    一剑砍下那两只断了腿、没有办法逃跑的腐尸狗。

    不过,就在他刚刚砍下两只腐尸狗头颅的时候,也就在双脚刚刚落地的时候,一股浓郁的腥臭味道扑面而来。

    苏阳的眼角余光中,是一张血盆大口。

    剩下两只腐尸狗都扑了上来,其中一只朝着他的大腿咬去,一只朝着他的头颅脖子位置而来。

    死了两只腐尸狗,不仅仅没有让另外两只腐尸狗害怕,反而,激起了它们的凶性。

    “草!”苏阳恶狠狠的吼骂了一句,下意识的就要退后。

    然而,来不及了,苏阳刚刚退半步而已,就感觉到了脖子上的痛,是腐尸狗的牙齿要没入自己的脖子上的痛感。

    死亡味道的来临,刺激的苏阳仿佛也变成了云兽,左手手肘疯狂的抬起,火属性的源力提供爆炸般的力量聚集在左手手肘之上,手肘狠狠抬起。

    咔!

    清脆的声响下,一股恶臭的鲜血一下子喷窜的苏阳满脸、满脖子都是。

    苏阳那狠狠的一肘子,竟是将那都咬到自己脖子的腐尸狗的头颅给轰碎了。

    可饶是如此,苏阳的脖子上还是多了两个深深的血洞孔,鲜红刺眼极了,鲜血汪汪的,是腐尸狗的两颗大牙咬合的是伤痕。

    要是苏阳再慢哪怕十分之一个呼吸,他的脖子就碎了。

    而在一肘子轰碎这只腐尸狗的头颅的同时,清晰可见,苏阳那本就狰狞、充斥血污的脸上,一下子充满痛苦到剧烈的扭曲神色。

    为何?

    因为,那只朝着苏阳大腿上扑来的最后一只腐尸狗,已经恶狠狠的血盆大口结结实实的咬在了苏阳的大腿上。

    狠狠的撕裂。

    苏阳痛的钻心。

    “死!!!”苏阳右手持源力剑,从上而下,凶性大发,力道惊人,直戳在这只腐尸狗的头颅上。

    那腐尸狗哆嗦着,迅速的死亡。

    可就算如此,都死了,它依旧没有松口,依旧咬着苏阳的大腿。

    苏阳的大腿看起来残忍极了,鲜血淋漓、几乎都见骨了。

    “呼呼呼……”四只腐尸狗一一杀死,苏阳一只手撑着源力剑,一边大口大口的呼吸,血水和汗水从额头上快速的留下,脸色有些苍白。

    别看他诛杀这四只腐尸狗的过程很快,几乎也就几个呼吸,可事实上,消耗巨大。

    这也就是苏阳有一股狠劲,并且,在剑道上,确实有足够的天赋,否则的话,已经死了。

    当然,还得感谢腐尸狗的智商不高,在一星云兽中是垫底的。

    下一刻,苏阳稍微休息了几个呼吸,赶紧抬起手将四只腐尸狗的尸体全都收入源戒。

    倒也不怕污秽,反正,源戒拥有自动清晰蒸腾的功效。

    收入源戒中,他可以用手掌空间进行吸收,这样才神不知鬼不觉,否则的话,当着人面,直接吸收,他的金手指就暴露了。

    他可没有忘记林轻,他和林轻并不熟悉,苏阳甚至没有将自己看做是她的救命恩人,只不过是一场交易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