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是丹田掌控者 > 第十一章 林轻都要疯了,实力剧烈提升的开端!

第十一章 林轻都要疯了,实力剧烈提升的开端!

 推荐阅读:
    林轻一肚子想要解释自己怎么怎么怎么的话,都憋着的,恨不得给苏阳一拳,她突然感觉苏阳好讨厌。

    “四肢的伤势怎么样呢?”苏阳又问道,他看的出,林轻的伤势恢复的还不错,但,距离四肢重新愈合,还需要一段时间。

    地星上,源力修炼者的身体强度还是很恐怖的,就算断了四肢,只要给予时间,都能自己愈合的。

    “还不行,可能还需要几天。”林轻的美眸稍稍暗淡下来,接着,她又道:“要不,要不,要不我们就一直躲在这水源睡袋中,等个几天,等我的四肢都恢复了,我们再离开,我这里有些一星云兽肉的熟食,还有源力饮料,可以维持我们几日的消耗的。”

    事实上,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苏阳也想过。

    但,还是被他否决了。

    “不行,我要进入绝命层。”苏阳直接道。

    “什么?!”林轻的惊呼出声:“绝命层?你……你疯了吗?你要去绝命层,还带着四肢都断裂的我?”

    昨天,苏阳只是背着她,带着她走,她却没有问苏阳要去哪里,她自己也是一个路痴,并不知道苏阳的行进方向,正是绝命层。

    “是。”苏阳点头:“你可以不去,我可以帮你用源影器联系你的家人。”

    “不行。”林轻重重摇头:“绝对不行。”

    “那你要么就留在这里,自生自灭,要么,就和我去绝命层。”苏阳的声音不大,但,明显一丝丝商量的可能性都没有。

    为何一定要去绝命层?很简单,进入绝命层,苏家的猎星小队就只能放弃追杀自己了。

    另外就是,他需要去绝命层和那些云兽死战!!!更需要猎杀二星云兽!

    对。

    苏阳想要猎杀二星云兽,虽然,被别人知道,都得骂他是疯子,在幻想。

    二星云兽,极强,一般的源宗师三层之下的源力修炼者遇到二星云兽,都只有死路一条,何况苏阳只是源武者七层?

    找死也不带这么找死的。

    可是,富贵险中求。

    仅仅是靠着猎杀一星云兽收集源气,太慢了,想要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丹田提升到四星级,不可能,必须通过猎杀二星云兽,才可能。

    他只能拼。

    还有,他还需要存储海量的掌心空间内的源气,存在掌心里,以后,可以用到,可以用来将苏文、苏中尧等这种自己的敌人把丹田降低到一星级乃至更低的层次等等。

    反正,苏阳需要海量的源气。

    另外,大学,他一定要上,武道大学对于地星的任何一个年轻源力修炼者来说,都异常的重要,你不是从武道大学毕业的,以后,或许会有前途,但,很难很很难。

    而武道大学的面考,是每年的8月5号左右,今天都7月13日了,也就还剩大半个月时间。

    这大半个月时间,他需要疯狂的提升实力,才有可能在8月5号之前,前往中灵城,才有信心面对整个苏家的诛杀。

    一切的一切都逼着他去拼命、去疯狂、去不畏生死。

    绝命层需要去。

    当然,经过昨晚,仅仅一晚上,苏阳对于前往绝命层,多了一点信心,他觉得,如果之前,他前往绝命层的死亡概率高达九成五,那么,现在,最多八成。

    这是林轻带来的,或者说是《玄炎天剑》带来的。

    “苏阳,你就是一个混蛋,一个恶棍,一个……”林轻的眼泪都出来了,被气哭了,她怎么办?她很绝望!!!

    联系家人,不可能,那是在找死。

    留在这里,自生自灭?还是找死。

    跟着苏阳,依旧找死!

    相比起来,似乎,就……就……就只有跟着苏阳去找死,有那么一丝丝希望。

    她只有一条路。

    她真是愤怒极了。

    明明,她都要绝地求生成功,再有几天,就要四肢恢复了,结果……

    去绝命层啊!

    一个源武者七层的18岁的年轻人,带着她这个四肢不能动的重度伤残去绝命层,苏阳是真的敢说,而她看得出来,苏阳不但敢说,还真的敢这么做。

    “所以,你到底怎么选择?”苏阳低下头,看向林轻。

    “我……我陪你去送死!!!行了吗?满意了吗?”林轻咬着银牙,道。

    苏阳倒是有些失望。

    他更希望林轻联系家人或者自生自灭得了。

    省的累赘。

    可惜……

    既然林轻这么选择,他只能照做,这是他的原则,毕竟,他和林轻交易了,他得到了《玄炎天剑》,在林轻愿意陪他绝命层的情况下,他就得履行。

    “那么,走吧。”苏阳弯下腰,将林轻抱起,背起,收拾水源睡袋,离开小湖泊。

    离开小湖泊,苏阳背着林轻,朝着绝命层快速前进,速度比昨日快多了,也不在乎动静的大小了。

    甚至,林轻注意到,苏阳是刻意的用动静吸引一些一星云兽。

    仅仅是一上午,苏阳就杀了超过十只一星云兽。

    不过,林轻并没有因此而轻松,反而,心底更加担心,一星云兽和二星云兽,完全是两个概念。

    她害怕苏阳能做到轻松击杀一星云兽,而小瞧了二星云兽,也小瞧了绝命层。

    如果真是如此,她和苏阳进入绝命层,绝对是九死一生。

    “苏阳,我们真要进入绝命层吗?”林轻想要劝一劝苏阳。

    “闭嘴,如果废话,我会丢下你。”可惜,她还没开始劝说,就被苏阳打断了。

    “混蛋!!!你还是不是男人?”林轻真想骂出这么一句。

    她林轻,是沧城第一美女啊!而沧城,在整个地星可是大城市,在整个地星都是出了名的大城,沧城第一美女的含金量很大很大的。

    以前,多少青年才俊在自己面前各种表现,就为了自己能搭理一句,而苏阳倒好……

    她真怀疑苏阳是不是男人了?

    混蛋。

    恶棍中的恶棍。

    林轻又是恼怒,又是害怕,又是委屈,只能咬着银牙,小脑袋靠在苏阳的背上,美眸瞪着苏阳,虽然,她知道,苏阳也看到自己在等他。

    接下来,就是长时间的沉默。

    林轻生气了,恩,她决定冷战。

    可这种冷战持续了足足数个时辰,她憋不住了,她真要疯了。

    她以为自己冷战、不吭声,苏阳多少可怜一下自己,和自己说两句话,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甚至,哄自己一两句吧?

    可事实却是,数个时辰,苏阳要不是一直背着她,她都怀疑这混蛋是不是忘了有自己这么个人了。

    正当林轻忍不住想要开口的实话。

    “要到绝命层了。绝命层很危险,很可能有二星云兽出没。我需要两只手都腾出来。”苏阳开口了,他微微转头,看向林轻,认真的道。

    “你……你什么意思?”林轻一下子脸色惨白,心跳都静止了。

    两只手都腾出来?这一路上,苏阳都是一只手搂着自己,一只手拿着源力剑,一旦苏阳要两只手都腾出来,那……那怎么带着自己?

    这是要抛弃自己?她最最最担心的事,发生了?

    林轻把自己的舌头都要咬破了,美眸中都控制不住的有了一层薄雾,话都说不好了,娇躯颤抖,冰冷冰冷的,怨恨而又绝望的盯着苏阳,还有一丝丝的倔强的哀求。

    “所以,接下来,我用布条将你绑在我背上。”苏阳似乎没有看见林轻的神色,又道。

    “…………”林轻一愣,差点哭出声,天知道刚才她有多绝望和害怕,毕竟,她觉得,苏阳这样冷血的人,抛弃自己真有可能的,没想到峰回路转。

    这混蛋,吓死自己了。

    她真想要破口大骂,都要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淑女了,当然,最终,没有骂出来,因为,她不敢!

    下一刻。

    苏阳从源戒中拿出一件自己的衣衫,快速的撕裂成一个长条一个长条的,然后,用这些长条当做绳子,来把林轻固定在自己的背上。

    “你轻点,太紧了。”林轻惊呼道,衣服条绳子勒的她腰肢上的皮肉都有些痛。

    可苏阳像是没有听见一样。

    继续勒紧,必须勒紧,不绑紧了,一旦战斗的时候,高速的身形转移、弹起跳跃,林轻容易掉下来。

    所以,必须绑紧,绑的很紧很紧那种。

    上百个呼吸后,搞定了。

    林轻的银牙都咬的咯吱咯吱了,她是女孩子啊!细皮嫩肉的啊!!!绑这么紧?苏阳,你个混蛋,你个一丝丝怜香惜玉都不懂得的混蛋!

    “好了,接下来,要进入绝命层了,从现在开始,不要说话,呼吸也给我尽量屏住。”苏阳警告道。

    苏阳两只手都能用上了,一只手拿着源力剑,紧紧地握着,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把匕首。

    林轻虽然恨不得将苏阳骂个狗血喷头,恨不得给苏阳两巴掌,可也知道轻重,绝命层,危险,太危险,她得照做。

    苏阳的脚步声变得轻缓,一双深邃明亮的眸子里,是一丝兴奋之色。

    下一刻,他头也不回的,一头扎入了了绝命层。

    绝命层的树林,更幽静,是那种连虫鸟叫声都没有的死寂死寂。

    空气里的气息,更加的腐朽。

    地面有些松软,背着林轻,苏阳每一脚踩下去,都没入两三寸。

    树木更加的高大,几乎每一颗树都是墨色中的墨色,都有十人抱那么粗。

    倒是荆棘和锯齿草几乎没有了。

    “这里真是绝命层?为何这么安静?”林轻不吭声,屏着呼吸,但,心底是奇怪,这里真是绝命层?看起来,似乎没有太危险的感觉啊!

    而此刻的苏阳,却是眼神微微一顿。

    远远的,他看到了几个十分淡薄的脚印。

    对,脚印。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因为太淡薄,而且,脚印有一些部分被树叶遮盖了。

    可苏阳能看出来。

    顶级的学霸,眼力堪比光脑。

    苏阳的眼神微微闪烁,几乎只是犹豫了一刹那,他就有了决定。

    从源戒中拿出了那些腐食树汁,还有黑尾草、驯臭根、九味食人花,野兽的尸骨等等,快速的制作诱饵。

    十多个呼吸,就制作好了。

    然后,他走到了那一连串的脚印旁,将诱饵放下。

    接着,苏阳拿出匕首,在旁边的黑针松树干上划出一个巨大的口子,接了一些黑针松汁液。

    黑针松汁液,味道很浓,并不是血腥味之类的,而是那种苦味,很苦很苦。

    在林轻不解的眼神下,他迅速将黑针松汁液涂满全身。

    顿时,苦味冲的林轻眼睛都要睁不开。

    而更恐怖的是,在涂抹了自己浑身之后,他竟然又拿着黑针松针叶朝着林轻身上抹去。

    当苏阳的手覆盖在林轻身上,林轻连尖叫都忘了,直接僵硬了,懵了。

    “黑针松汁液的味道,能遮掩我们身上的人的味道。诱饵已经放下,接下来,我们要在附近埋伏。等待二星云兽的到来。二星云兽到来后,能不能忽略我们的存在,我能不能有机会偷袭,就靠黑针松汁液了。”

    苏阳还是给林轻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他需要靠近诱饵,这样,才能躲在诱饵周围近处,且不被到来的二星云兽发现,才能暴起突然偷袭,最好的办法就是用黑针松汁液遮掩人类自身的味道。

    黑针松汁液的覆盖气味的效果比臭胶树的树汁更好。

    又是一项只有学霸才能知道的知识点。

    对于苏阳这种顶级学霸,简直比那些在魔罗山脉中做猎星小队成员十年乃至几十年的源修还要知识丰富、经验丰富。

    说完,苏阳也给林轻涂抹完了。

    接着,苏阳脚步一顿,带着林轻就上了树干。

    “接下来是安静的等待,你和我,都不要出声,就在黑针松树干上,将自己当成这颗树的一部分。”苏阳交代了一句,就不再说话,整个人,安静的像是死物,手中的源力剑和匕首则是攥的紧紧的。

    林轻终于思维回神了,脸色都能滴血了。

    她被苏阳……

    羞恼到了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地步。

    不过,很快,她就心凉了。

    苏阳要……要猎捕二星云兽?!!!

    她简直要炸了。

    她见过作死的,没有见过这么作死的。

    本来,进入绝命层,就危险到了极点,九死一生了,你还要故意吸引二星云兽,用诱饵来吸引,然后,异想天开的的想要猎杀之?

    林轻都后悔了,后悔求救苏阳了,都是死,早知道,昨天就死了得了,也不用这一两天被苏阳气的都要爆炸,然后,还是死,图什么啊?!

    就在林轻的情绪剧烈波动的时候。

    “沙沙沙……”

    有动静了。

    “一星。”却听苏阳嘀咕了一句,好像有些失望。

    然后,林轻就感觉到天旋地转,苏阳直接跳了下去,几乎也就三两个呼吸,那头刚刚才靠近过来的一星云兽就死了。

    然后,苏阳带着林轻又回到了黑针松树上。

    “一星云兽可不配吃这道诱饵。”苏阳淡淡的自语。

    “变~~~~态!”林轻心想道。

    她认识刚才苏阳几乎瞬杀的一星云兽,乃是源角犀牛,的确是一星云兽,但,源角犀牛乃是顶级的一星云兽,很不容易杀。

    甚至,有听说一些经验不足的半步源宗师,都在源角犀牛的手里讨不到好,可苏阳竟然可以瞬杀之。

    还是人吗?

    林轻自己源武者七层的时候,也远远没有苏阳现在这种实力。

    “小城市的,也有这等妖孽?”林轻心底真是疑惑极了。

    在地星,寒门出贵子的概率极小,因为,地星上,源修想要一步步成长起来,需要耗费太多的修武资源,小城市的小势力,根本供不起。

    苏阳真的太特殊了,有些打破林轻的修武观。

    接下来。

    是耐心的等待。

    大概一炷香时间后。

    又有动静了。

    可惜依旧是一头一星云兽,即使在绝命层,一星云兽也是占据大多数的,二星云兽也是少的。

    苏阳再次轻松击杀这只一星云兽。

    然后,还是等待。

    直到苏阳接连杀死第七只云兽后,连林轻都有些放松下来了。

    突然。

    “碰!碰!!碰!!!”

    有动静,而且,动静很大。

    脚步声音都能震的这颗巨大的黑针松树颤抖的那种大。

    林轻的娇躯一下子就缩了起来,因为,她知道,是二星云兽,绝对是二星云兽,只有二星云兽才有这等气势。

    苏阳的眼眸兴奋了,一眨不眨。

    下一刻,一头庞然大物出现了。

    是一头狼。

    三头源青狼,拥有三个脑袋。

    三头源青狼,二星云兽中的中上实力者,擅长速度,战斗时候,三头能分别攻击,三张口的咬合力都非常夸张。

    按照书本上所言,三头源青狼的三口咬合力加起来,能达到五万斤,什么概念?一般的源宗师三层乃至四层的源修,都没有这等力量。

    另外,三头源青狼,是出了名的小心翼翼,智商能堪比十来岁的人类。

    还有最令人绝望的,三头源青狼几乎拥有完美的防御,它的皮毛,比一些金属都硬,防御力惊人,很多源宗师一层二层的源修,都不能用兵器破开三头源青狼哪怕一丝丝防御。

    无比的难缠。

    但,好在,三头源青狼并不和一般的野狼一样喜欢成群结队,它们很骄傲,喜欢单打独斗。

    林轻已经面无血色了。

    三……三……三头源青狼?!

    她知道,死亡要降临了。

    百分之百。

    苏阳在作死的边缘,终于试探成功了。

    她想象不出,苏阳到底得怎样做,才能有一丝丝机会诛杀三头源青狼,因为,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好想、好渴望现在就开口劝说苏阳不要有任何动作,就躲在树上,也许,运气好,黑针松的树汁味道足够浓郁,让三头源青狼从头到尾没有发现自己和苏阳,这样,等到三头源青狼离开,两人就能逃一命了。

    可惜,她不能开口,一开口,就直接暴露了。

    而且,虽然才和苏阳接触一两天,可苏阳的性格,那是疯狂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他肯定会明知必死,还要尝试的。劝都没有用。

    她林轻,才18岁,就要死在云兽的口中,成为云兽的粮食了。

    “死就死吧。”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林轻反倒是有些轻松了,只剩下嘴角边的一丝苦涩。

    片刻间。

    那足足有十多米长、三四米高的三头源青狼,宛若一个王者,抬起三头,一步一步朝着树下而来。

    眼睛盯着诱饵,三头上的六只眼睛,分明有些疑惑,是的,相当于十岁孩子的智商了,当然有疑惑。

    不过,最终,还是走过来了,它相信自己的实力。

    苏阳的眼睛在眨,匀速的眨动,似乎是在数数字一般。

    当三头源青狼,真的到了树下的一刹那。

    突然间。

    苏阳动了。

    “嗖!”

    毫不犹豫的。

    没有丝毫害怕的。

    果敢的动了!!!

    从树上,骤然跳下,整个过程快的可能只有十分之一个呼吸。

    这等急速,就算是三头源青狼,想要反应过来,并且做出回应,都很难。

    三头源青狼,下意识的抬起头。

    看到了苏阳,一个年轻的过分的、只有源武者七层的人类小子。

    那电光火石之间,它的确没有时间躲避苏阳的突然偷袭,当然,它也没有必要偷袭,它只有嘲讽,这等弱的可怜的人类小子,偷袭自己?自己的皮毛能破一点点,算它输。

    然而。

    眨眼间。

    淡紫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准确的说,是淡紫色的剑芒,一闪而逝,就像是幻觉,又像是一缕细微的和头发丝一般的闪电一般……

    掠过。

    悄无声息的掠过。

    然后……

    “噗!”

    深深没入肉身的声音,轻轻响起。

    三头源青狼的嘲讽的眼神,甚至还没……没有时间退去,然后,它就陷入了死亡的黑暗。

    脖子,就断了。

    三根脖子,齐齐的断裂。

    那巨大的身子,轰然倒地。

    苏阳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中,是振奋。

    果然,他现在正面对决二星云兽,做不到,不是对手,可偷袭的话,可以做到。

    因为,他拥有一招必杀的绝招。

    “《玄炎天剑》?????”林轻差点昏厥过去,她……她像是做了一个梦,一个都要让她分不清虚实的不可思议到了极点的梦。

    她没……没看错吧?

    刚才,那一道淡淡的紫色剑芒,分明是《玄炎天剑》的剑芒吧。

    虽然,颜色很淡,显然,刚刚入门。

    可也是《玄炎天剑》啊!

    是她给予的玄级源武技啊!!!

    昨天才给他的。

    今天就施展了,就入门了?

    开什么玩笑?

    她没有记错的话,在家族内,都被称之为顶级天才了,可她也足足用了42天才入门《玄炎天剑》,就这还震撼了一大帮人啊!

    而苏阳,只用一天?!

    对。

    一天。

    仅仅一天。

    林轻的脑袋都要炸了。

    这等领悟力,到底是何等的变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