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是丹田掌控者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危险大,机遇也大!

第一百四十三章 危险大,机遇也大!

 推荐阅读:
    苏阳却是一颗冰笋下肚,继续朝着前面走。

    也不管卓潇了。

    和个傻子一样,丢了魂一般,不能走,就赶紧离开秘境吧,耽误时间。

    苏阳决定不管卓潇了。

    “等等我。”可苏阳刚刚朝着前面走了不到五百米,卓潇就喊道,她咬着银牙,牙齿咬的咯吱咯吱的响,不知道是靠着怎样的强大的心态和毅力,竟然还要跟在苏阳身边。

    苏阳也算是怜香惜玉了,稍稍步伐慢了一点,也算是等了卓潇一点,毕竟,还想着她的20万块中品源石,不是吗?

    接下来的时间里。

    苏阳一边吸收掌心空间的源气,一边消化刚刚下肚的冰笋,一边驱使精神力寻找宝贝。

    三不误。

    卓潇则是紧紧地跟在苏阳身边。

    美眸是一点点都不离开苏阳。

    看着他轻松的每隔几十个呼吸,就能挖坑后得到一件乃至多件宝贝。

    看着他悠哉悠哉的宛若散步一般。

    很快。

    “苏阳,你突……突破了!”卓潇突然开口道,声音都在颤抖。

    “大惊小怪啥?”苏阳回头看了卓潇一眼,无语了,之前,吃下一根冰笋,要是不突破才怪。

    卓潇直接被怼的差点没呼吸了。

    大惊小怪?!

    什么时候,突破了,都成大惊小怪了?

    苏阳现在是源宗师九层了啊!!!

    进来的时候,苏阳才是源宗师三层,现在,九层。

    这……

    这根本不算是人了。

    即使,苏阳得到了很多很多很多的宝贝。

    可吸收那些宝贝,总要时间的吧?

    火属性丹田,怎么就能在吃下冰属性至宝之后,还能突破呢?还只用了一小会就突破?

    卓潇感觉,自己这近20年来,建立的关于源修的武道体系的认知,都在这短短一两个时辰内,被苏阳完全的摧毁了。

    “接下来,不能再吃冰笋、冰乳石等等了。至少,短时间不行。”此刻,苏阳却心想道,有了决定。

    从源宗师三层,到源宗师九层。

    足足六层。

    他靠着冰笋、冰乳石就堆积上去了。

    境界已经不稳了。

    这种不稳的情况下,如果再胡乱的继续吃这些至宝,强行堆积到源尊者,那么,后果绝对很严重,影响自己的根基和武道的上限。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需要做的就是,锤炼身体,修炼《古道》,打磨根基。”苏阳的脑海很清楚。

    非常清楚。

    “要是能遇到冰光粒子流冲击场就好了!”苏阳喃喃自语。

    冰光粒子流冲击场,是冰灵星秘境中非常罕见的一种恐怖到了极点的灾难现象。

    在真山武道大学的古籍中,有记载,上千届的秘境探索中,也就有过十来次的冰光粒子流冲击场出现。

    冰光粒子流冲击场,需要非常严苛的、巧合的条件,才能产生。

    而一旦产生,如果被秘境探索的学生遇上,绝对是一场灾难。

    冰光本身就很令人绝望了,冰光能给源修制造幻境、能让源修思维混乱、能让源修看不清虚实……

    何况,在冰光中,还有粒子流冲击,所谓的粒子流,准确的说,就是冰晶粒子流,冰晶乃是冰的一种深化强硬体,需要极致的低温,在经历无数年后,才能形成。

    冰晶粒子流,就像是一颗颗陨石弹珠,坚硬,速度快,攻击力惊人。

    有估计记载,冰晶粒子流的冲击威力,能够直接将一柄低等的源器给打成筛子。

    另外,冰光粒子流冲击场的这个‘场’字,也不是虚无的,而是实实在在的异空间一般的场,一旦进入起来,连重力环境、气候环境乃至源道环境,都会有所改变,说不出的诡异。

    反正,冰光粒子流冲击场,真的很恐怖。

    每一届冰灵星秘境探索前,如刘鹤坤这样的真山武道大学的院长,都会前往真山武道大学的‘往阁’内祈福,祈祷上天保佑,保佑秘境内不要出现冰光粒子流冲击场。

    可此刻,苏阳还真的有些渴望冰光粒子流冲击场。

    因为,他几乎确定,冰光粒子流冲击场能够用来磨练自己的身体!!!

    乃至锤炼自己的根基。

    当然,危险肯定是有的。

    可机遇更大。

    ————————

    沧城。

    沧王府。

    沧王府坐落在沧城的东南角。

    占地面积达到了10万平,面积还是很大的。

    而沧王府上上下下,分为前厅、中殿、后院三个部分。

    前厅面积最大,是沧王府的供奉、执事、弟子等人活动的场所,武道场、斗武场、修炼场、刑场等等,都设立在前厅。

    而中殿,则是沧王府的主人,用来接待来客的地方,中殿内有很多个大殿,规格不同,对应的就是接待的来客的身份的不同。

    而后院,则是沧王府的嫡系生活的地方。

    也就是林家人生活的地方。

    在沧王府后院的中心位置。

    有一座古色古香的庭院。

    庭院内。

    一穿着淡淡的轻绸长裙的女子,正坐在池子旁的石凳上,她托着腮,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假山,可美眸却无神,明明是陷入了深思。

    在不远处,是一个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看向那池子边的年轻女子,叹了口气,脸上,明显有失望的神色。

    池子边的女子,是林轻。

    沧王府的小郡主林轻。

    而远处的那个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是保镖一般的中年女人,是林青芝。

    自从那日,从中灵城回来。

    林轻就不怎么出自己的院子了。

    时不时的还会失神。

    沧王府的人,都不知道小郡主到底怎么了?

    但,林青芝知道,林轻是在思念苏阳。

    思念那个乳臭未干、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苏阳。

    突然。

    “轻儿,在想什么呢?”一道温柔的声音,从院子外,由远及近的传来。

    却见,一个身穿淡紫色长裙的女子,盘着稠密的青丝,带着封凤钗,踩着云靴,一步一步从外面走进院子里。

    女子和林轻有三分相像。

    也很漂亮,只是,她的五官,没有林轻那么精致罢了。

    不过,她也有自己的优势,那就是那温柔的笑容,给人一种舒心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