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我是丹田掌控者 > 第二百零二章 就是字面意思!

第二百零二章 就是字面意思!

 推荐阅读:
    “咦,这辆法昂源汽梭,来头不小吧?”刚刚走出洛一酒楼,苏文眼神一亮。

    此刻,停放在洛一酒楼前方,是一辆颇为老旧的法昂源汽梭。

    虽然老旧,但,充满了一种岁月留痕的艺术感。

    苏文在书籍上看过,这是法昂集团的d系列,是近百年以前的旧款了,如今,早已经停产。

    市面上,几乎看不到。

    “当然,苏公子,这是法昂集团的专门接送宾客的源汽梭中最珍贵的几款源汽梭之一。”张立易笑着道,有些讨好,有些炫耀。

    法昂集团这种顶级的大集团,有自己的接送宾客的团队、源汽梭队伍等等,一般也就是举办大型的企业年庆或者董事长过生日的时候,邀请很多外人前来参加,才会用到它们来接送外来的宾客。

    当然,能值得法昂集团亲自接送的人,极少,而能乘坐这台d系列的宾客更是少的可怜,几乎都得是帝城武道商盟的盟主级的存在或者是帝星武道大学的副院长,可能才有资格。

    张立易是耗费了大代价,才从集团内申请到这辆艺术品,就是为了讨好苏文。这还是他身为法昂集团的副总裁才勉强做到的。

    此刻,在这辆源汽梭周围,那恭敬的站着两个青年,见到张立易和苏文,两人都是恭敬的鞠躬,这两人乃是法昂集团专业的接送宾客的服务人员,经过顶级培训的。

    而再周围一些,是围观的人,很多很多源修,都驻足在周围,小声的议论这辆法昂d系的豪车。

    关于这辆豪车的来历、用途,不少帝城的源修都隐隐听说过的,更是兴奋了,原来,小小的洛一酒楼内,还居住了一位顶级的恐怖存在,居住了一位竟是能让法昂集团亲自用d系源汽梭接送的存在。

    在周围足足数百人围观的嘈杂之中,在两位服务人员为其遮阳、开门后,苏文坐进了法昂d系内。

    源汽梭缓缓地启动,朝着帝海楼走去。

    此刻。

    如意珍宝阁。

    苏阳刚刚从修炼中苏醒,从拍卖会后,他就住进了如意珍宝阁,反正,如意珍宝阁内房间多的很。

    这几天,他一直在闭关。

    不过,收获并不是太大,因为,身体强度支撑不了他继续突破、继续缔结水属性丹田。

    “短时间内一定要找到炼体的功法。”苏阳睁开眼睛,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

    现在,他手里足足能将一颗丹田堆积到八星级还得是中品乃至上品层次的掌心空间的源气。

    也拥有缔结一个水属性丹田所需要的所有材料。

    可就是身体强度跟不上。

    “不急,帝城是地星最大城池之一,应该是可以找到炼体功法的。”

    “苏玲珑的生日宴也要开始了。”

    …………

    就在这时。

    源影器响了。

    正是苏玲珑打来的。

    当日,在拍卖会后,苏玲珑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就弄到了自己的源影器号码。

    “苏阳,需要我去接你吗?”源影器内,苏玲珑问道。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我驾驶源汽梭,去如意珍宝阁接你。”

    “不用,如意珍宝阁距离帝海楼并不远。”苏阳直接拒绝,实在是没有必要,他又不是没有脚。

    “那随你了,我的生日礼物,你准备了吗?”苏玲珑又问道,至于什么法昂集团的专门的宾客接送的源汽梭,她提都没有提,她觉得,要是接苏阳,就自己亲自开着自己的法昂x系去接苏阳就好了,可惜,苏阳拒绝了。

    “自然。”苏阳有些无奈,堂堂法昂集团的董事长,还在乎一点点小礼物吗?

    “可不能让我失望!”苏玲珑又道,声音里的期待很明显。

    “放心。”苏阳说着就挂了源汽梭。

    打开房门。

    恰好,童岚过来了。

    两人对视,童岚的脸色,一下子就红晕了。

    当日,在拍卖会结束后,两人离开法昂拍卖场,童岚因为太激动,有些太主动,虽然并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可嘴唇都啃破了,想想吧……

    这两天,苏阳一直在闭关,童岚每每回想起来,就是羞涩。

    “我要去帝海楼参加苏玲珑的生日宴,你去吗?”苏阳自己也有点尴尬,毕竟,当时在源汽梭上,两人确实有点放肆,确实有些冲动了。

    童岚摇了摇头。

    她并没有受到邀请,怎么去?受到邀请的只是苏阳。

    某种意义上来说,童岚和苏玲珑是情敌。

    怎么可能邀请对方?

    “行吧,我早去早回,回来后,我有件事和你说。”

    出了如意珍宝阁,苏阳宛若散步,朝着帝海楼走去。

    帝海楼。

    在帝海楼前方的广场上,巨大的红毯灼目鲜艳。

    此刻,人很多,但,并不显得拥挤。

    一辆又一辆的源汽梭,停下,一些打扮光鲜亮丽的男女,不断的走下源汽梭。

    这些人,没有一个身份简单的。

    最差的都是帝城的上等家族家的嫡系子。

    “快看,是w系。”突然,一阵小骚动。

    原来,是一辆有年份的法昂集团的w系缓缓出现。

    w系同样是法昂集团接送宾客的源汽梭之一,也是市面上早就不出现的停产类别源汽梭。

    不过,w系的话,规格待遇上,比之d系还是差不少,只能算中流。

    可就是中流,也足够吓人了,要知道,他们中,来参加生日宴的,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自己驾驶源汽梭过来的,完全没有资格让法昂集团接送。

    很快。

    w系源汽梭的门打开了。

    一个青年走了下来。

    “帝城武道大学有史以来最为年轻的副院长谭通!”青年刚刚下车,就被人认出来了。

    然后,不少同样来参加生日宴的公子小姐们,都走上前去,打招呼。

    谭通才39岁,却已经是帝星武道大学的副院长,并且,被很多人看做是下一任帝星武道大学的院长的最有优势的人选,潜力无穷。

    另外,谭家在帝城也算是顶级的大家族。

    谭通有资格被法昂集团用w系接送,是情理之中。

    谭通微微点头,带着并不算热情,也不算疏远的笑容,和那些同他打招呼的人点头示意。

    就在这时。

    “又有两辆w系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