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8、为革命挑灯夜战
    用殷勤都不足以形容万长生授课指导的认真热情。

    杜雯都感觉到他肯定是备过课的。

    两个人都捧着画板画纸,面对万长生准备好的范画步骤图。

    顺便说一句,画板画纸都是杜雯买的,那会儿她还很善良的照顾穷学生,买了两套,方便两人都不用频繁的把教室跟公寓的搬来搬去。

    这会儿开课的时候,哪怕万长生真很不要脸的打开手机定时闹钟秒表计数,她还是忍不住要把这钱分清楚:“这个也要给我钱!”

    一小时五百块的万长生计较:“这是教具,是为你用的教具!我用不着!”

    杜雯气得嗝嗝儿的:“那不许喝我的饮料!”

    万长生一脸的我什么时候稀罕你那碳酸饮料:“我烧水喝茶,你还上不上课了!”

    杜雯严格要求:“时间从现在开始算,刚才几分钟不是!”

    这个万长生不讲究:“好好好,我反复看了他们整理出来的近几年考试内容和针对性教学,发现一个漏洞,如果你这门课想过,我想漏洞就在这里。”

    杜雯瞬间安静,开满了客厅灯光的年轻男女坐在沙发上,几乎是并肩而坐,都岔开腿把画板卡在其间。

    女生觉得这个开合巨大的分腿坐有点不雅,不过看万长生一点猥琐调笑的气质都没有,就认真的照着做了,其实白天能看见所有补习生都是这么坐的。

    其实有点像两口子危襟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样儿,可他们在认真的为了革命学习文化本领。

    万长生指着范画:“陆老师不错,他故意当着我讲了一句很重要的话,中国画和西洋画有个重要的区别,在于学中国画起步都是临摹,知道什么是临摹吗,就是一板一眼的照着画,所有中国画入门起步,都是照着前人的画来临摹,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就是这个道理,我也是这么来的。”

    杜雯快速的看看左右:“我需不需要记笔记?”

    万长生摇头:“没什么需要记的,所有一切只是为了让你在两个月时间里面填鸭式的迅速能画出经过考试的东西,那玩意儿都不一定叫做画。”

    杜雯听懂他的嘲讽,撇撇嘴,实际上万长生讽刺的是应试考题,连他自己打印出来的都不叫画,而不是讽刺杜雯的水平。

    万长生没解释这个:“说回正题,陆老师说外国人学画画,一定是从画静物开始,画身边的东西,摆好了理解这种光影、体积、结构,譬如鸡蛋……”

    杜雯连忙:“这个我知道!达芬奇画鸡蛋的故事!”

    万长生其实喜欢这种有来有往的互动式教学:“对,就是这个道理,可实际上最近这些年的考试,因为考生太多,譬如说考试一次需要买几百上千个鸡蛋,又或者几百个罐子、皮包,样式还得基本一样保证大家的公平,至于画真人就更难以保证,几千几万个考生画的人难度不一样,坐的角度不同,再有石膏像之类的如果突然订购几百个,瞎子都知道要考什么了,所以现在往往是极少数两三个人讨论好考题,摆一组东西,摆个石膏头像或者找个真人模特,拍张照片,考试的时候让大家根据照片来画。”

    杜雯的智商确实跟她的外貌成正比:“哦,对对对,这就绝对的公平一致了,好办法!”

    万长生鄙夷:“这就是官样文章,案头放高头讲章,店里买新科利器……对不起,我不是抨击政策,这个只能这样,所以我不太喜欢参加考试,我要表达的就是,那么你发现没有,照片就是个平面的东西了,我们实际上近似于在临摹照片,然后只需要在里面加入西洋画要求的那些透视、光影、结构、虚实还有所谓的艺术性,一张高分就出来了。”

    杜雯竭尽全力的想跟上:“照片是个平面的,我们在照着照片画……这个我基本有点懂,后面你加入的……抱歉我真的一窍不通。”

    万长生很温和:“嗯,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从你可能驾轻就熟的影视专业非要跳到这边来,到底是什么打动你跳过来,但现在不需要搞懂这几样东西,我会在两个月里面慢慢教你,我想时间可能应该够,你参加普通高校美术专业的招生考试,难度比美术学院要低点,这是素描课,色彩我还没学过,学了再教你,你也可以跟我一起在课堂上学习,最后第三门考试速写,那是我不需要练习的高分项目,这个每天我会在课后花十分钟教你,两个月应该能拿高分。”

    杜雯就觉得自己每小时五百块有点值了,认真点头尽量诚恳:“谢谢你,我知道很不容易,甚至有点强人所难,但我想改变,我想成为一个拥有专业能力的人,而不是任何人看见我都认定我靠脸吃饭,我无法想象我年老色衰以后,我的人生难道就结束了?不多的几次经过美术培训班,让我突然有种冲动,我很想学这个,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万长生笑着点头:“我不关心这个,你自己有决定并坚持走下去那是你的事情,来,我们就临摹范画,实话跟你说,我也是第一次这样照着范画的步骤画,我自己那套画法仅仅适用于我的基础,不适合你,现在我们一起从零开始练习这种标准的素描绘画方式,我也能随时知道你的困难在哪里,来,展开纸,贴上胶带,铅笔,我们一起来削铅笔,美术学院式的削铅笔。”

    杜雯看着这个充满仪式感的男生,举着支新铅笔另只手拿了把美工刀,赶紧跟上,还额外付出了嫣然一笑。

    再无半小时前,连饮料都不给对方的决绝。

    发自内心的觉得很舒畅。

    整个十多平米的客厅里面,瞬时都显得春光灿烂了许多。

    万长生能欣赏美,也乐意欣赏,如饮佳酿的眯着眼还陶醉了下,就认真的开始削铅笔,并且观察杜雯的动作手势:“推,这根手指推动加力,对,你稍等下,我拿点胶布给你缠在这根手指上,以后记住削铅笔的时候就是这个部位在刀脊上用力,这是个记号,也能保证手指不要受伤。”

    从那个不大的包袱里面,找出来一封伤湿止痛膏,撕下来一小条递过去,万长生在自己的手指上面严谨的指着位置,让杜雯自己贴。

    绝对的不欺暗室真君子。

    都已经把那纤纤玉指伸出来等着的杜雯,这会儿就是这种感受。

    但聪明的脑瓜子难免会闪过,为什么他包里会随时带着伤湿止痛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