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26、不日久,也生情
    早上万长生见面就有些吃惊:“你没睡好?”

    杜雯打个呵欠,很慵懒的眯着眼:“阳台,到阳台上面去,我给你讲解这个色彩的问题,把这个拿上。”

    万长生有点纳闷的接过面台镜,猜测是要用镜子增加反光,提高清晨还不够亮的天色么?

    感觉这姑娘还是挺聪明的:“我帮你拿颜料?”

    杜雯居然说:“不用,先坐到阳台等我,马上……”

    睡衣外面裹着防寒运动服的姑娘,到洗手间随便抹了把脸,回去用个化妆发圈把所有头发都箍到脑门耳后,端着自己那盘化妆品出来了!

    万长生很吃惊:“这……”

    杜雯胸有成竹:“我跟你解释下,我对色彩的感觉,应该全都是从我化妆来的,现在我的脸,就等于是一张白纸,对吧?端高点……”

    万长生捧着那个台镜,就像捧着遗像框似的,动作都呆滞了,贾欢欢还没到化妆的年纪,孙二娘平时化妆都是鬼画桃符,再说寡妇打扮得花枝招展做什么,更何况万家大媳妇,可是好多人盯着的,万长生对这门手艺并不是很清楚。

    百思不得其解,这怎么能跟色彩搭上边呢。

    杜雯对着镜子,也能娴熟的正反颠倒,和万长生篆刻时候的熟练如出一辙,快速的拿化妆棉先清理下面部水渍:“你注意看鼻子,其实我的鼻梁并不高,但是如果我把两侧的粉底稍微上重点颜色,再给鼻梁上刷点这个高光,是不是就显得很立体了?”

    中国画里面,哪怕工笔重彩,都没有这种邪术!

    万长生叹为观止:“对……”

    杜雯有多负责呢:“没看清?我擦了再来一次……”

    万长生赶紧:“可以了可以了,我知道这个意思就行了,立体感是这么表达的,嗯!”

    还特别重重的点头表示不用在脸上又擦又抹。

    天啊,那是脸皮,不是画纸!

    杜雯想了一夜的步骤:“这是明暗,然后色彩你看我的脸,我并不是很白的那种皮肤,发现没,我不是白里透红的那种天然好皮肤……”

    天哪,要让万长生在这张脸蛋上分辨白里透红,那得多近,聚焦得都能看清细腻毛孔了,甚至脸颊上淡淡的茸毛都能被晨曦映衬出来。

    其实这会儿的天光……万长生终于发现有点金色了!

    轻轻的染在这吹弹可破的脸蛋上。

    几多红泪泣姑苏,倚风凝睇雪肌肤……

    应该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感觉的。

    杜雯不停的在镜子和万长生的眼瞳里面跳跃自己目光:“看什么呢?认真点!”

    认真还不是要盯着她的脸,万长生终于明白,为什么杜雯的画笔用得那么娴熟了,真是在化妆笔上沉浸了好多年的功底,而且一只手上夹了三支笔!

    国画工笔,也不过是要求十字交叉两支笔吧,这姑娘还高阶进化了!

    先抹一点点腮红在脸上,然后迅速用另外一支排笔在脸颊刷开,接着翻腕用球形笔头晕开,自然的白里透红,是那种害羞得沁出来淡淡粉色!

    万长生还惊诧的发现,杜雯的无名指上还反戴了个粉扑,这样能在化妆笔动作时候,垫住手指不接触脸颊!

    这时候万长生已经觉得自己像她请教不冤,不管能不能教会自己,起码人家是在这上面练了多少年,有这个资格了。

    杜雯的化妆教学应该都是她针对自己总结出来的:“看见这点腮红了吧,脸上肯定不会出现绿色、蓝色这些,但眉毛呢,是不是可以稍微动点这种手脚,我很讨厌那种纹眉或者画得很死板的眉毛,自然眉才是最能体现气质的,可立体感要怎么体现呢,那就是在黑色的眉毛中,稍微加入点蓝绿色的衬托……”

    万长生又学习了,乖乖的捧着台镜,看着近在咫尺的绝美脸蛋,还真是眉头上有那么一点点瑕疵的自然柳叶眉,被这种别出心裁的画眉方式改变,有了不少神采。

    等到进入最为重要的眼妆时候,万长生只能叹服:“厉害!”

    杜雯竭力控制住得意的眼神,因为实在是精细,为了让万长生搞懂这种色彩对比变化的最现实版本,本来她这些天都没浓妆艳抹,今天算是全套上阵:“我很讨厌别人把我看成傻白甜,也就是不喜欢有迟钝、娇憨的感觉,所以我会故意从腮红到眼线的色调都偏深点,不要那种粉嫩的元气色系,减少天真烂漫的感觉……”

    万长生感觉打开个新世界,什么时候光是红色就有这么多种讲究?

    特别是杜雯着重展现的眼线:“这是种微醺妆,看出来没,也就是说喝了一点点酒眼部偏红的色调,但我会偏赤红色,也就是稍微靠橙黄色的这种红眼妆,我不要粉嫩,看出来没,粉嫩是这样……”

    万长生觉得这五百块是不是给得有点少,自己再努力授课,也没在自己脸上捯饬吧!

    这姑娘简直太忘我!

    左眼是偏粉红色系的粉嫩,右眼是黄红色系的时尚新潮,完成后对着万长生忽闪眨巴:“区别,看出来区别了吗?”

    万长生基本上五体投地:“看出来了!”

    这就是杜氏教学的核心所在:“颜色是有感情的!譬如说如果要冷漠……哎呀,我眼睛不够用了,给你画个哥特烟熏眼妆就知道了……”

    万长生惊骇莫名:“不用!男人化……”

    杜雯已经伸出魔爪,稳稳的固定住万长生的脸:“想什么呢!我知道我现在对于色彩绘画还不够熟悉,但既然范老师都说我的色感很好,我就是从化妆里面揣摩出来的,就像你的素描功底是从国画里面出来一样,我们也可以互相帮助的共同进步,这让我觉得很有意思!”

    哈哈,曾几何时,万长生也淡淡的说过有点意思。

    现在他终于体会到那句,装逼被雷劈的感受了。

    看着眼前这张严肃脸,还是左右眼不一样的超美脸蛋,万长生只好一动不动的让杜雯实施眼妆教学。

    那种暗黑系的冷酷哥特烟熏妆,确实彰显出完全不一样的感情色彩来。

    以黑白判断整个世界的万长生,这时候只能承认,颜色都是有感情的,怪不得要说感情色彩呢。

    红色,黄色象征热情、温暖,粉色暧昧、娇嫩,蓝色清爽高雅,绿色充满生机无限,而且同一种色彩重一点轻一点显然都会改变色彩的感情倾向。

    杜雯扬起下巴:“然后就是搭配,我这样偏成熟,也有点个性的彩妆,最好就是用自然系的唇彩,避免过于艳丽的唇彩让我像个作风不良的女人,你看……我上下分两种唇彩颜色你比较下,哦,还有这种暗黑系的,跟你的眼妆配,也比较下……”

    万长生看眼镜子里面那个简直像奸臣曹操戏妆的自己,哪怕只画了一只眼,也让他感到不堪入目,而且在眼角外侧这么点颗痣是什么意思?

    这下绝对不会再接受还要画唇彩了:“到时间了!到时间了,马上就要上课了,今天的课很好!很触及灵魂,我印象深刻,我还需要时间来消化,让我今天去教室用色彩感受下,我现在去洗掉!能洗掉吧?”

    杜雯露出个小恶魔般的邪魅笑容:“洗不掉……”

    万长生魂飞魄散的冲进卫生间,用水洗确实不掉!

    他都要哭了:“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