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62、大清真的灭了
    拥有一技之长显然是这个年代最佳的变现资源。

    老童这些处在艺术圈高层的就不用说了。

    赵磊磊包括茅东阳他们这些算是青年教师的佼佼者,肯定瞧不上补习班这样的收入,要真是到老曹这里来上一天课拿个一两千,主要是丢不起那人,不如索性卖个人情,可以来转悠下。

    要他们跨越几千公里到另一个省份舟车劳顿的去上一两天课,没个几万块估计都请不动。

    所以恰恰就给了万长生展现自己的机会。

    补习班授课,基本上是整个教育圈可能门槛最低,也最尴尬的环节。

    各级正规学院学校的师资力量,都有相应的国家要求资质,起码得有教师执业证。

    唯独在这种培训学校里面,很多规章制度都形同虚设。

    当然,到艺考这个层面,那就是看专业素养了。

    万长生这种水平不高不低,正好合适。

    三千块一天,所有食宿路费都由校方报销,其实就过去上两天课,明晚出发,大后天晚上飞回来,两三小时的航程有时候在大城市市区堵个车都不止这点时间。

    万长生下了速写课,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肯定是楞眼的:“啊?”

    又是杜雯一口就帮他应承下来:“好,感谢主任老师让长生多出去见识!也麻烦苏老师帮忙照顾下长生,他没怎么出过远门。”

    苏琦冬看起来比万长生还和气,笑着扶扶自己的圆框眼镜:“一回生,二回熟,就按照今天这种套路讲课肯定没问题,实际上我这边经常都需要相互组队上课,这是实话实说,速写在很多培训强化中心都是短板,年轻老师教速写好的比较少,年纪大的又不愿像我们这样到处跑,手上有功底,表达没问题,还要有自己的主题,这样的讲师哪里都需要,我们会经常合作的。”

    万长生除了觉得杜雯怎么总是喜欢代替自己做决定,其实内心还是很想去的,起码他没坐过飞机啊。

    拱拱手答应下来,杜雯又帮他跟苏琦冬约定航班和明天出发的时间。

    苏琦冬肯定还找万长生加微信,结果万长生只好摸出那个直板机说还是加个电话号码吧。

    老曹促狭的站在旁边不说话,苏琦冬顿时对万长生的经济情况有点同情:“我……跟那边说一下,争取再给你报点补贴?”

    这时候才注意到杜雯的穿着打扮,虽然黑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黑长直的头发扎成丸子头看着眉眼之上也很惊艳啊,可身上的黑夹袄是不是也太另类了些。

    有点贫贱小夫妻的感觉。

    谁知道这俩,贱是够贱的,贫就肯定不是了,哪怕身体还虚弱着,杜雯都笑得花枝乱颤:“不用不用,主要就是让他出去见见世面,别动不动就把手机送女孩子,我加您微信吧,有什么事儿我也方便沟通。”

    俩老师表情就各异了。

    回公寓的路上,杜雯顺手在手机上帮万长生订了机票:“喏,这就是我说的那个道理,你注定不是用直板机的人,当然你也可以朝着用直板机那种大佬努力奋斗。”

    万长生愿闻其详,杜雯笑着摆摆自己的手机:“最贵的奢侈品手机就故意要用直板,彰显我不需要管这些琐事,自有秘书助理什么的完成,手机对大佬来说就是个通讯工具,再好的智能手机,都不如带着秘书助理智能,对吧?”

    万长生恍然的明算账:“飞机票多少钱,我给你现金。”

    杜雯调戏他:“要不要女秘书全程陪同啊,反正食宿都是对方包了的,就说是带着助理一起,显得很有面子,大不了机票钱我自己给,就当去沿海吃个海鲜。”

    万长生赶紧摇头:“我的短板就是色彩,跟这位苏老师一起走还能套近乎请教下,你差的主要是素描,抓紧时间反复练,你还很不保险,生病已经很耽误精力,怎么还掺和这种事情!”

    杜雯果然不像其他女孩子那样黏乎,笑而不语。

    教万长生简单的收拾点行李,第二天中午还特别到步行街给买了个小商务拉杆箱,让苏琦冬下课以后跟万长生会合去机场时候,都有点吃惊怎么一夜之间就变得这么成熟老练的样儿。

    看着创意园门口路边,挥手告别的靓丽身影,万长生心里不可能毫无波动。

    开车送两位老师去机场的老曹从后视镜里面观察:“你说这不是你的女朋友,苏老师你觉得呢?”

    苏琦冬只嘿嘿嘿的笑。

    万长生还想解释,老曹摆摆手:“年少有为颜如玉,都是正常的,主要是对小杜很惊讶,以前觉得她只是个漂亮又任性的小女生,这一个月看下来是真刻苦,好像你也确实下了很多功夫协助,然后在有些为人处世的社会应酬方面,她又成熟得让人刮目相看,你俩确实很般配。”

    万长生没想到会得这么个评价,只好做个鬼脸不吭声。

    苏琦冬直到下车的时候才忽然抱怨:“那我怎么没遇见颜如玉?”

    老曹哈哈哈的大笑告别。

    感觉之前还不怎么熟悉的两人走在崭新宽敞的航站楼里,寒暄都有了话题。

    其实苏琦冬的轨迹跟陆涛差不多,今年也不过从国立美术学院毕业四五年,都是觉得在自己专业上发展,不如到这个艺考体系里面如鱼得水,而且苏琦冬显然因为在商业气氛浓厚的江浙一带,比陆涛更懂得经营个人品牌,画龙点睛的关键性指导课程,在全国各地的艺考培训学校当空中飞人,忙得不可开交,钱赚得不少却没精力谈恋爱了。

    万长生已经被宏大的航空建筑给震撼到,穿行其中更是对各种彰显高档的空港元素不停留意,这会儿真有点后悔还是该再买个拍照好点的手机。

    离开碑林、离开观音庙,确实有很多很多跟以前不一样的东西可以看。

    他没有在苏琦冬面前掩饰自己乡巴佬的好奇样。

    苏琦冬也就顺口给他讲解这些机场其实看多了也差不多,但说到规模庞大,京沪粤确实非同一般,江州这个也就是稍微新点,规模并不算大。

    万长生去买了张全国地图,他有点迫切的想建立起这种看世界的空间概念。

    苏琦冬还是提醒他,这些东西都可以用手机体现,现在一部智能手机上,就能从订票、订酒店、订饭馆、定位导航到跟各方对接联络,一应俱全,基本上除了一点换洗衣服啥都不用带,甚至还羡慕万长生:“我这色彩说起来要复杂得多,起码带台笔记本电脑,需要存储大量的讲解画幅,你这速写,一支笔一个本儿就完了,哈哈哈。”

    万长生都顾不得顺势找苏琦冬请教色彩绘画的技巧细节了,因为巨大的铁鸟已经在夜色中加速滑行,在万长生难以抑制的胆战心惊中腾空而起,这么沉重的钢铁巨兽带着些许摇摆挣扎上空中,看着下面的万家灯火越来越细微。

    二十岁的未来庙守,难免会看着外面的夜空,想着两个完全不同的女孩。

    杜雯使劲拉着他要看看这个世界那么大。

    贾欢欢却娇憨的呼唤着他还是家里好。

    就像很多男人这时候下意识的摸摸衣兜想找支烟,万长生却想摸自己的刻刀,最后发现杜雯早就帮他把刻刀包装放在行李箱里,并且再三提醒他这个只能托运,不然很可能面临收缴。

    长大走进这个社会,终究得适应这个社会啊。

    万长生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