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70、往来无白丁
    雀跃的杜雯,蹦跳下路牙子,先躬身甜甜的给司机说了谢谢,才欢喜的伸手拉扯万长生。

    就是那种喜不自禁的爱不释手。

    万长生也给老曹告别后,正眼看杜雯。

    没有扎起来的长发披肩,些许的刘海遮住点白皙额头,跟口罩一起,只露出那双充满感情的眼眸。

    甚至可以说正是掩盖了会影响主题的其他五官,只让双眸展示,更加凸显出炙热的情感。

    跟当初那有些漠然沉郁的眼神,判若两人。

    充满了无限生机的希望。

    万长生都笑了,但控制住自己的手,只点点头抬步:“你怎么知道这个时间我们会到?”

    杜雯并肩:“早点下来等着就是了,迟早会回来的……这下我能明白你那青梅竹马等着你是什么心情了。”

    万长生抬头四顾:“还吃点东西么?”

    杜雯随意从黑夹袄里面抽出来个瓶子:“你想吃,就吃呗,哦,我把你那剩的五粮液带出来了,万一遇见色狼的时候还能当武器。”

    那就还是去吃那家盘龙,也不需要那大盘子,就随便弄俩香辣火爆的鳝段、田螺什么的当下酒菜。

    等着上菜的时候,万长生想起来从小拉杆箱挂着的袋子里拿出礼物:“在机场买的,你跟老曹我都带了点。”

    杜雯的眼角露出些意味深长的笑意,然后把口罩拉到下巴,夸张的欣喜:“哎哟,终于知道给我带手信了,我能现在打开吗?”

    万长生纵有面对孙二娘和贾欢欢的丰富经验,也只能无可奈何:“这只是个礼节。”

    杜雯一边笨手笨脚的拆瓶盖,一边表扬:“教学都得一点点慢慢来,我很有耐心的,猪肉条,这个用来下酒也不错,我陪你喝点。”

    老板这会儿亲自端着菜上来,杜雯还逗乐:“我们自带下酒菜,这个不另外收开瓶费吧?”

    看着这样的女生,万长生和餐馆老板一起笑。

    但美滋滋的抿口酒,万长生还是说正事:“这次借着跟那位苏老师同行,请教了不少关于色彩绘画的细节,你我都有可以立刻改进的项目,另外在人家的培训机构,也看到别人对素描考试有些很有针对性的练习,我想对你也是有帮助的,今天……有点晚了,明早起来就抓紧时间推进……对,你身体觉得好点没有,头还昏吗?”

    看着实际上已经不知不觉有点话多的男生,杜雯优雅的撑住下巴,轻启朱唇的也沾点酒,幅度很小的回应:“好点了,但还是有点精神不振,下个月你要参加全国联考练练手吧?”

    万长生点头。

    杜雯步步为营:“10号联考,14号在蓉都还有个专业考试,你也陪我过去练练手呗?”

    万长生凝神:“什么考试?你不是参加完全国联考,就应该回去准备高考文化学习了么?”

    杜雯轻描淡写:“全国联考以后才是各种专业美术学院的自主校考,蜀川美术学院还有一个月才进行,但有些学校早点,我想都分别试试,那位苏老师不是说了么,我的色彩也许更适合北方院校,要不你陪我去平京参加考试?”

    习惯于在观音庙前面给人下点小套的万长生,还是有足够的警惕:“不去,你有必要吗?”

    杜雯好看的耸耸肩,就抵消了黑夹袄的老气:“花个一两百块的报名费,就能尝试多种可能性,你觉得这个性价比高不高?万一哪家院校的评审瞎了眼看上我的画呢?”

    万长生有点摸到脉络:“所以你也会参加两个月以后的蜀川美术学院校考?”

    杜雯眯起眼来笑得像个偷了鸡的小狐狸:“对,而且春节以后,国立美术学院二月才进行校考,我们再一起到浙杭去考一回呗?我知道有家的醋鱼味儿不错,平京美院也是2月,但是比国立美院晚十天,平京那时候说不定还能看见雪呢,怎么样,我们挨个儿考一遍吧,听说有九大美院呢,全国都去走一遭。”

    万长生真的忍不住笑,跟看调皮孩子的那种溺爱:“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硬生生的又多出俩月来,我不可能的,你知道吗,我已经高中毕业两年,很多语数外的考试内容都忘得一干二净,要抓紧时间回家乡去复读文化,所以绝对不可能到其他地方去备考浪费时间。”

    杜雯还想争取下:“听说国立美术学院就在西湖旁边,你不去看看碰个白娘子?”

    万长生已经有点懂行了:“不去,我这次跟着苏老师,他是从国立美院出来的,他都怂恿我去考国立美院,特别是那边的中国画专业,是有独立的中国画基础跟线描人物考试,这应该是最适合我去的地方,但我还是拒绝了,父母在,不远游,如果不是为了拿文凭,我不会出来读大学,这里距离家最近,我很清楚我的目标,不会朝三暮四。”

    杜雯听出来:“我就是那个应该最适合你的人,但你还是不会朝三暮四?”

    万长生对视:“跟你相处,真的很舒畅,说什么你都懂,比我懂得多更知情达理,可朋友就是朋友,我已有婚配,那么我们就应该发乎情,止乎礼,这才是最冷静正确的态度,更何况今天我还学到了作为专业补习生,应该先把稚嫩的爱情放一放,这个时候不是用来脱单的,是给我们用来脱贫的,我们花着父母那么贵的学费,是来脱离知识的贫穷。”

    杜雯还是那种撑着下巴听得笑眯眯的样儿,还轻轻点头:“发乎于情,止乎于礼,一别两宽,各生欢喜,这句话以前我还觉得挺有品味的,现在我就觉得扯淡,我一定会努力争取我看好的爱情,哪怕失败,也要留下一段值得一辈子怀念的美好,那才算是满意,你执君子之礼,我又不着急,我不相信还有别的什么女生会比我更漂亮,又懂你,还有我们这样的感情经历,现在我知道我在你心里已经有痕迹了,慢慢来,来,给我讲讲你这次出差的过程吧,我喜欢听。”

    可能在控狗方面,杜雯确实是经验缺乏、眼高手低,但对待起自己的情感,游刃有余的没有给万长生半点压力。

    甚至还很舒适。

    这么漂亮出色的女孩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倾心,对任何男人来说都会有种油然而生的自我感觉良好。

    这是生物本性决定的。

    万长生又不是什么铁石心肠的修行者,他只是还没体会过爱情的滋味。

    但现在的感受肯定是舒适的,如沐春风那种。

    所以看着眼前赏心悦目的笑颜,还是敞开心扉,把自己从坐飞机开始的感受,到看见大海,甚至连回来航班上遇见个姑娘画了十多张手部特写,都和盘托出,因为他是真知道杜雯不会因为这种事生气,甚至也明白他连对方长什么样儿都没关心。

    这样的相处的确轻松又开心。

    只是笑得眼睛都眯成缝的杜杜,到底在打什么算盘,万长生就无从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