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74、诡迹
    就像高考一样,最后的考试前也会休息一天,杜雯则形容是给死刑犯行刑前吃顿好的。

    万长生认真的帮杜雯把德国铅笔都全部削好。

    杜雯投桃报李的帮他把颜料挤得满满当当。

    除了极少数自命不凡的尖子生,几乎所有艺术补习生都会参加这种兜底的全国联考,相对这个门槛是最低的,哪怕后面的校考出现闪失,也大概率的都会通过这个联考拿到高考准考证。

    那样最差也能根据自己的文化底子,选择相应的普通高校美术专业,二本的几率很大。

    这就是现在艺考越来越热门的原因,给了孩子一条不那么艰辛的专业道路。

    所以目标大多在蜀川美术学院的大美培训学校补习生们,走进考场时候挺轻松。

    还全体集中在美术学院考点的校门边合影。

    杜雯也难得的把口罩摘下来,和万长生并肩站在人群正中央。

    整个培训班的同学们都承认,这一对儿就是全班的明星。

    杜雯还心情很好的接受了很多同学单独合影的要求。

    唯独万长生表情绷得比较紧。

    大家都知道他是忧心女朋友的发挥,因为从杜雯来到培训班的第一天起,几乎她所有的习作都是坐在万长生身边进行的。

    万长生简直有点后悔,自己千算万算,算掉了应该早早的让杜雯适应独立绘画的状况。

    虽然他也知道遵守考场规矩,不可能在考试时候给杜雯交头接耳的指导,但两人挨着坐,让杜雯能有迹可循的跟随自己节奏,这是万长生从一开始就确定的基本方案。

    谁知道完全不是这样。

    付仕亮安慰他:“黄敏跟她一个考室……其实还是应该到现场来确认考生信息,好像就基本能控制座位靠得近些,提前在网上确认就很容易被打乱了随机安排。”

    丁晓鹏小声:“林建伟就现场确认的,居然跟万万一个考室,难道他这时候还想搞事?”

    万长生强迫自己把注意力回到自身:“你速写的时候简练点,形象挺拔些肯定会好很多,晓鹏你就要收敛些,少用侧锋……”

    俩前室友频频点头,付仕亮还伸手邀约:“鼓个劲?”

    结果周围争先恐后的很快抓了几十只手进来,不少目光还看万长生,好像在期待他说什么。

    可能这就是万长生当了一个月速写老师的后果影响吧,特别是从那次被林建伟举报以后,整个美术培训班好像都和谐了很多。

    万长生想想:“这次只是演习!放宽心态尽量发挥,然后我们再总结经验教训,到校考的时候考出更好的成绩!”

    本来大家同是考生处在相互竞争的关系,平时很多学生几乎不和其他人交流,这会儿居然有点感动,跟随付仕亮摆动的手一起重重摇几下,七嘴八舌的尽量想统一:“加油!”“感恩!”“努力!”“演习……”

    然后又被这零乱的喊声恶心得哈哈大笑。

    杜雯为中心的一群女生站在旁边,俨然一副把她当师母大嫂看的态度:“万万确实很正能量,能带动男生哦,我都有点感动了!”

    “要不我们结业前还是搞个联欢晚会吧?”

    “时间这么紧,怕是来不及。”

    杜雯严肃:“这个时候哪里还有精力搞联欢?明天我俩去蓉都,准备14号的蓉都考点校考,还有哪些人报名了的,尽量一起。”

    女生们赶紧也七嘴八舌,敢去的没几个,说是到处考一圈,那都是要时间的,一处考点前后三四天时间,跑几家考点,这一个月就晃过去了,大多数人还是联考打底,再选择两三处重点攻打的美术院校校考,就是最切实可行的方案。

    八点不到,大家已经分开走进考场,人数多得让万长生吃惊,单单这里三五千人都是应该有的。

    远远的和杜雯对了下眼神,仿佛看到的不再是那个从旋涡里面伸出来的手,杜雯还俏皮的对他做了个打一枪的手势,嘟嘴吹枪口呢!

    万长生勉强笑笑。

    因为他觉得这是杜雯最重要的考试,校考对她来说真的稍微好高骛远了些。

    八点半开始素描考试,三小时的石膏头像,万长生坐那一个半小时就打印完毕,杜雯不在身边,他就毫无顾忌的唰唰唰,搞完以后还有点不习惯的抬头左右看看。

    结果发现林建伟隔着小半个考室居然也在看他。

    万长生点头笑笑,他不在意对方那种非常阴沉的目光。

    最后还剩半小时的时候,万长生终于没忍住提前交卷,监考老师都有点诧异,居然不知道这专业考试提前交卷的应该让他出去还是干嘛。

    因为十一点半结束素描以后只给十分钟休息上厕所的时间,马上开始速写考试,原座原位呢。

    万长生只好抱着手臂靠在教室外无所事事的哪也去不了,有点后悔还不如在里面起码有个座儿。

    结果居然看见老童跟几个看着就很大佬的人物在楼道上晃悠着经过。

    瞥见万长生孤零零的站在考室外,顿了顿,忍住了过来打招呼,只是远远点个头,走了。

    半小时的速写,两张人物照片照着画而已,万长生更是在五六分钟就画完,这次耐住性子,捏了手指坐到最后,还得忍住指点旁边考生速写的冲动!

    这一个多月他教速写已经教得有点魔怔了。

    睁眼闭眼都是杜雯的速写,到了教室更是铺天盖地的各种考生速写。

    反过来其实也让万长生的白描,更添加了很多适合考试的特征。

    也算是种另类的提高学习。

    十二点过十分全体出场,十多分钟以后,万长生才终于看见杜雯:“怎么样?素描和速写完成得如何?”

    杜雯面无表情,当然口罩遮住了大部分表情,主要是眼神冷漠:“好又怎么样,坏又怎么样,反正你还不是巴不得我早点走远些!”

    万长生无语,内心肯定有点惭愧,两个人之间的情绪不对等这是明摆着的。

    这两天杜雯脾气都有点不太好,那也是理所当然。

    黄敏在旁边欲言又止。

    老曹堂堂的美术学院专业老师,就因为牵头搞了培训班,中午时候还得操心补习生们的午餐,培训校的办公室主任、文员、几个常任辅导老师跟后勤大妈大叔全员出动,召集大家发盒饭,因为两点就要开始下午的色彩考试,一个多点小时时间,万一有人到宾馆开房睡觉过了头,又或者人生地不熟的迷了路咋办?

    还有自己找地方吃饭,要是拉肚子怎么办?

    全都集中在大巴车停车场边吃盒饭吧,吃了还能顺便在车上打个盹。

    收了钱那就要考虑这么多破事儿,老曹端着盒饭的时候给万长生吐槽,简直有点后悔来搞培训校,最烦就是考试时候。

    万长生心不在焉的看杜雯只冷冷的拨了两三口饭,她其实有点锦衣玉食的娇贵。

    想去给她买个酸奶,又觉得是不是痕迹太重。

    忍了。

    大多数第一次参考的艺考生还是兴奋的,跟普通文化考试完了以后对答案似的,相互交头接耳讨论今天的发挥。

    但万长生已经被归结到了老师的范畴,没几个敢过来随便打扰他跟老曹他们说话。

    陆涛还羡慕万长生搭上了苏琦冬的船,全国巡讲赚得可不是一般般啊。

    万长生心里这会儿其实已经有点淡淡的忧伤了。

    决定接下来几天把杜雯照顾好。

    他几乎都忘了杜雯就来自蓉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