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88、就怕幸运的人比你还努力
    第二天一早,万长生再起床,看到的就是杜雯留下张纸条:“我去平京了,照顾好自己,保持冷漠不要撩妹,随时可能回来查岗,爱你哦!”

    美术生还在后面画个了笔芯的手势。

    不知道为什么,万长生之前有些复杂的情绪,竟然一扫而空,甚至有点轻松!

    笑着把这张纸条……本来想顺手夹到自己的小速写本里,忽然发现不见了。

    仔细回想下,好像从蓉都回来,自己就再也没在小速写本上画过画,因为总是教室公寓两点一线,有的是各种绘画工具,就不用那便携的小本了。

    最终能回忆起来的,就仿佛是在蓉都不见了。

    万长生只好到学校小卖部再买了一本。

    看着形单影只的他,所有美术培训班的补习生,这下都知道杜雯走了。

    万长生自己都还没觉得有什么呢,同学们却纷纷带着怜悯的眼神跟情绪来安慰他!

    也许杜雯实在是不像个该混迹在美术界的样子,她那靠脸吃饭的祸水样儿,迟早都该离开这个必须靠才华的圈子。

    没人相信她会一直待在这里,就像当初那位肖主任带着来时候说的,玩玩就行。

    连老曹都来拍万长生的肩膀,给他个肯定的眼神:“晚上想喝酒的话,一起去酒吧坐坐?不过还有半个月就要考试了,调整好情绪啊。”

    万长生简直觉得莫名其妙,小生内心很嗨皮的好不好?

    再说手机上刚刚才收到杜雯已经抵达平京落地的报平安消息,还有横着做剪刀手的卖萌照片呢。

    何来情绪?

    可中午吃饭,伙伴们还是跟憋了大便似的唯唯诺诺:“万万……没什么的哦?”

    黄敏握紧拳头:“我们相信你!”

    甚至晚上的速写课完成以后,那些别班不太熟悉的补习生都来给万长生鼓劲:“万老师,你是最棒的,要加油!”

    好些个女生还组团来找他合影!

    不知道是为了安慰他那孤独的心,还是想趁虚而入。

    总之刚刚觉得单身生活是多么轻松自如的万长生,不得不摆出冷漠脸的同时,也干脆做出点化悲痛为力量的专心画画态度。

    免得大家来烦我!

    这段时间他果然是按照老曹提点过的那位德国十五世纪大师丢勒的特点,去改进自己的素描风格。

    万长生现在已经可以谈风格了!

    这就好比大家明明只是来学点罗汉长拳,看能不能考进少林寺,他却已经拿着最基础的长拳开始跟达摩院那些高僧长老似的,开始在这种最基础的东西上面找寻自己的风格特点。

    万长生最精准的素描造型能力,曾经他以为只是毫无感情打印的东西,这会儿已经开始呈现出浓烈的个人感情。

    甚至还举一反三的学杜雯那种色彩画法,万长生在浅棕色的牛皮纸上面画素描,用黑色铅笔和白色勾线笔交替绘画!

    这是他偶然看见丢勒那张著名的《祈祷之手》以后萌发的思路,这样画面就等于是打了个中间色的底子,然后用黑白两种颜色朝着两个方向同时发展。

    而且万长生居然用的是十五十六世纪的画家们常见题材,自画像!

    也就是当年那些自拍狂魔们对着镜子画自己的方法。

    万长生在观音庙画了那么多年的画,居然从来没想到过画自己。

    现在不过是因为今年蜀美的素描考试基本确定是石膏头像,所以这最后的课程中就没有了真人模特,万长生自然也就只有画自己了。

    这也是他向这些前辈学习的一部分。

    之前完全是为了应付考试的初衷,已经消失无踪,万长生带着初生婴儿看什么都好奇的态度,开始各种试验这些前辈们展现出来的丰富技法模式。

    好像完全忘了自己还有半个多月就要考试了!

    呈现出来的艺术感染力自然是非凡的!

    这种画法展现出了强烈的光感!

    牛皮纸带出了自然的加重肤色,德国软铅提供足够的明暗变化,白色勾线笔却用带着古典主义手法的线条勾勒出非常明亮的光感!

    用同学们围在旁边感叹的话来说就是:“万万这是在自己脸侧加了一盏柔光灯吧!”

    “就像好莱坞老电影里面常见的那种主角光环一样!”

    “天啊,万万明明是第一次摸索尝试这种绘画技法,这是要气死人么?”

    纸面上凸显出让人过目难忘的魅力,真不知道是因为画上的人,还是这种绘画能力。

    这让其他还在苦苦摸索普通考试素描的补习生们,内心开始成片哀叹:“你特喵的不是在失恋么?”

    “怎么失恋反而激发出来你这么多妖孽的绘画技能,这样会让我们完全丧失信心的!”

    “而且还这么自恋的画自己!”

    “万万,你要不还是画我们吧,好歹也可以留作纪念!”

    好几个同学都问能不能用他们做模特画画了。

    万长生顿时有点动心。

    还好被老曹看见了,一边笑嘻嘻的没收了这张作品,一边警告:“素描考试不允许用带色的纸张,也不许用白色协助,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先把这考试过了再说!”

    万长生就只好回到公寓再做这种尝试,不过他却从没有带人来公寓的想法,哪怕杜雯走了以后,这里就变成一个人的空间。

    他也不想再让任何人来打扰这里。

    但这真不是在等杜雯回来。

    其实万长生感觉那个女孩儿已经开始自己另外一个世界的光彩人生了。

    从每天不多的微信留言里面,万长生知晓杜雯提前了三五天去平京,目的就是趁热打铁的把平京的几大著名文化博物馆再走一遍,其中也包括清京大学校园。

    国家美术馆、皇宫博物馆等等都值得仔细品味下。

    毕竟现在学了美术,再带着美术的眼光去这些曾经的景点观看,感受完全不同。

    话不多,但是给万长生拍了不少的照片。

    本来只是简单回应好,注意安全,一路顺风这种极简高冷话语的万长生,不得不流着口水摇着尾巴请杜雯把有几张照片能不能发原图给自己!

    《清明上河图》很难看见共开展出,这《千里江山图》也是古本珍品啊!

    万长生差点想弃考过去看名画了。

    这该死的杜杜,总是能稳准狠的抓住万长生的渴求点。

    而且最后还给万长生下了个套:“高考完了以后,我们去趟意大利吧,从江州飞罗马,往返机票才三、四千块,我们就能到罗马、佛罗伦萨还有都灵去亲眼看看那些印刷品上的真迹。”

    以前在乡下的万长生哪里想过自己有生之年还会去洋鬼子的地方?

    但想想孙二娘一瓶眼霜的价钱,就能飞到番邦看见自己天天琢磨的名作珍本,这是多么难以置信的划算。

    心动,但是不接招上当,现在已经有点会用上网搜索大法的万长生,打算慢慢摸索搞懂了,还不是能够自己去。

    有妇之夫哪能跟别的姑娘一起外出同游呢?

    万长生的思想还是很传统的,

    他觉得这个比住在同一屋檐下,还要出格。

    不过杜雯的面试好像进行得有点复杂,原定只有一两天的模糊日期,后来发展到接连不断的面试谈话,万长生这边都要准备参加蜀川美术学院的校考了,她才简短的给了万长生一个结果。

    “定了,自招完成,服装设计专业,勿传”

    万长生只能说黄牛党真牛批!

    这特么还没文化高考呢,就把专业都定下来。

    而且清京美术学院有多难考呢,据说给江州这个直辖市的名额也就两个,每个省差不多都只有两个!

    也就是当初去蓉都参加考试的那些艺考生里面,只有前十前五的专业成绩有可能会进,因为有时候前几名还会选择其他院校,所以绝不会超出前十的可能性。

    这么狭窄的选择范围里。

    杜雯……

    哪怕她已经很努力,哪怕她有着超出所有地区的平京户口,但就连了解大概来龙去脉的万长生只能说这还是命好。

    当然他这种继承庙守之位的幸运儿,没资格说别人命好,他能在观音庙里面学得一身手艺还确实拥有这样的天赋,这才是最大的幸运。

    人生就是有这么多的不同。

    带着些许的这点感叹,万长生把杜雯的影子,完全抛诸脑后,踏上了自己真正的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