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08、铺路架桥(第四更)
    父母都在,贾欢欢自然是不能跟万长生住在一起的,第二天早上才看见万长生的新发型,又是一阵花痴的欢喜!

    悄悄拖着长生哥又去动物园旧地重游。

    可仅仅十点过,万长生就接到老曹打来的电话:“打个车来美院吧,别开你那豪华车,免得刺激某些人脆弱的神经,尽量别跟他们争执,平稳的把这件事结束了,我们欠你个人情,实在是让你无辜受牵连。”

    早就做好打算的万长生也同意别那么高调,还特别把贾欢欢送回酒店,免得她跟着自己又炸刺。

    在维护长生哥这件事情上,欢欢不会有半点犹豫。

    出租车经过美术学院街面上的时候,万长生忽然想起来自己不是定了几方大块的印章石么,待会儿就顺便带走吧,未来很可能都不会再来这个地方了。

    万长生低头寻找电话号码拨打给那位美术用品店老板的时候,没注意到出租车颠簸过校门口的减速带,驶进郁郁葱葱的校园。

    对于基本上无缘再会的地方,万长生就没怎么抬头张望:“对对对,到了?那就麻烦您先给打包装好,待会儿我这边事情处理完之后,就过去找您拿,行吗?”

    挂了电话,老曹他们十来个万长生在酒吧曾经认识的老师、画家都站在楼前,老童、赵磊磊都在,这种阵势,还有他们脸上认真的表情,让万长生顿时觉得这帮中年大叔是不是有点中二得过头了。

    口中:“扫码,扫码付款……”,脸上已经迫不及待的浮起些笑容。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派系斗争,让自己无辜的卷入旋涡,但从发生到现在,万长生没有半点对这些人的怨怼。

    因为从认识到现在,哪怕只有仅仅两三次接触,万长生却有一种心意投合,忘形之交的感受。

    老童使劲的抹抹自己的脸,难得严肃:“万长生,你品学兼优,这次因为我的原因,让你考试被人栽赃陷害,我也没能帮你洗清,这是我四十多年最愧对人的事情,抱歉了,今天过了以后我就会辞职,对于这样的局面我应该来负责……”

    旁边几人都很吃惊的表情,显然老童准备辞职的打算连他们都不知道。

    赵磊磊反而笑起来:“要辞也是我辞职嘛,既然有考生因为舞弊登上榜首,自然也有老师里应外合,我来承担责任,再说我还有几个导师和同伴调到国立美院去了,听说长生要转投那边,我也过去吧,希望以后能帮长生弥补些这次的伤害,我们画画的,还是应该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作品上。”

    万长生一时半刻居然说不出话来,也许有人会认为这些人是抢着给他戴高帽子,让他无从抱怨堵住口。

    可在万长生看来,这就是真心诚意的肝胆相照,颇有古人之风的那种意气,可能不太适应这个时代,现在也很罕见的意气,仅仅因为意气相投,又或者心中有愧,就恨不得能付出点什么,才能弥补内心的愧疚,而不是不声不响的躲了开去。

    在深谙世事的年纪,依然可以守着内心深处的“幼稚”。

    在应该明哲保身的时刻,还能义无反顾的承担责任。

    这才是情义。

    老曹站在旁边,啧啧两声:“好了,好了,都几十岁的人了,万长生心里都清楚,其实我觉得最可贵的,是我亲眼看到了万长生的改变,从他刚刚到培训班学绘画技巧的改变,以及这次他心态上的调整改变,我想读大学的意义也就是在找寻这些改变,这些经历不都促成了提高改变么?那就够了,也许换个地方还能更上一层楼呢,走吧走吧,我说我来接,你们非要一起……”

    还是那喜欢拿着啤酒瓶吹的鲶鱼头长发油腻大叔,伸手揽万长生的肩膀:“说那么多做啥子,有些东西要靠自己悟,小万看起来就是个比我聪明的家伙,会开窍得多,走走走,我们陪你,早点把这些过场走完,喝酒去!”

    万长生欢喜的笑起来,抱拳拱手对各位老师:“那行,我们就待会儿喝酒,喝个痛快,真的,我本来考美院就是图个文凭,没想到却结交了你们这群比我渊博,比我有见识,还带着赤子之心的大朋友,三生有幸,就厚着脸皮叫你们一声兄长了,待会儿喝酒。”

    众人轰然叫好。

    老曹听了干脆溜号儿:“那我就懒得上去了,先去张罗点下酒菜,这大上午的卤菜摊子摆出来没有哦?我那正好还有两箱进口黑啤,就到我画室去吧,酒吧还没开门呢。”

    其他人立刻鄙夷:“两箱啤酒怎么够,我车屁股里面还有几瓶茅台,万小弟不是说要喝白酒么……”

    “我回去拿红酒吧,81年的,不过我不认识牌子啊……”

    “得,还是我那81年的鸭溪窖靠谱点,我去拎过来,老曹那聚吧。”

    老童不再说什么,很显然他的资历和职位都不同,豁开牙笑笑点头:“行,我先陪万老弟上去,待会儿见。”

    赵磊磊把自己的小马尾甩甩:“我还是跟着一起吧,免得童老板待会儿又发飙,影响了喝酒就不值当了。”

    于是真一哄而散,有些腌臜事情提起来就恶心,还是欢欢喜喜的喝酒聊天,自由自在多快活。

    走进这栋气派漂亮的行政楼时候,万长生已经在跟赵磊磊打听起国立美院的特点,并咨询自己已经联络了那群巡讲导师准备过去强化这一个月,思路对不对。

    赵磊磊笑:“你还把我问住了,说实话我真不熟悉艺考那一套,但我觉得思路是对的,他们专攻艺考,特别这帮人基本都是国立美院出来的吧,行,江浙那边市场化本来就做得极好,推广也是很好的,你跟他们先练着,铺路架桥的事情,做兄长的自然会帮你准备上。”

    老童背着手在旁边,还是只笑,不说话。

    万长生这傻子,可能真是不知道这句话的份量。

    就像陆涛也是在培训班教课,但没有苏琦冬带路,陆涛就永远只能在普通强化班做个老师,一个月一两万比普通工作肯定强很多,但在业内就是个起步水平,连万长生这打酱油的都比他高。

    等到万长生进了苏琦冬那个圈子,年入百万不是梦。

    而赵磊磊他们代表的是国内一幅画几十万上百万级别的艺术圈画家黄金档位,多少人本科、研究生甚至打破头的想方设法留校任教,就是为了能挤进这个圈子。

    能够有人带路,从画商、画廊、拍卖行到评论家、鉴赏家、收藏家的各种人情人脉,这才是最梦寐以求的。

    今天就为那个被莫须有搞掉的校考第一名,大家愿意用这个来弥补回报了。

    而且不是一个两个,这里有十来位前辈啊!

    更何况还有连赵磊磊都要开玩笑叫童老板的,最愧疚那位。

    其他人要是知道的话,估计羡慕得眼珠子都恨不得掉地上来。

    别说用个考试成绩来换,十年寒窗都抵不上。

    哪怕名不见经传的没考上大学,一样能包装成天赋异禀的山野散人。

    当年齐白石不就从来没有科班根底吗?

    全靠有人捧。

    偏偏万长生还没不知晓的哦哦哦,前面已经看见好几位脸色严肃的老人家了。

    看着就让人不舒服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