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19、什么都能做成生意
    有多出名呢?

    市二中光是高三包含复读班就有大约两千多人,全校超过五六千之众。

    第二天一早,所有学生,所有教师,甚至还有很多挤在校门栅栏墙外的家长,都看到了这张公告栏里的黑板报。

    的确要到白天才能看清完整的技巧。

    粉笔画从来在西方艺术里面都是个很重要的版块,色粉笔画家、街头涂鸦画家从来都没少过精品。

    但万长生独树一帜!

    他狭隘的眼光固然是限制了技巧学习、融会贯通。

    可这种局面反过来,又让他不受别人的影响,只是按照自己那点摸索,特别是来自于当初丢勒那张《祈祷之手》在有色纸上的绘画技巧启发,纯粹的欧洲古典主义手法。

    一点没有近代史上花里胡哨的东西。

    一米来高的男女主角侧颜,正好发挥了万长生那种自带光画法的特点,老曹都收缴了那张画。

    让寻常师生看起来,只觉得像童话里的王子公主那样,熠熠生辉。

    正契合那句日为朝,月为暮,卿为朝朝暮暮……

    女生们光是看看这图文结合的才气,就有点心动。

    这年纪的重点高中女生,大多没那么多市侩和拜金,只单纯的崇拜才气。

    进校看见,回到教室无一不会讨论八卦几句,平复下那种原来真有人与我们,同在一个世界,却超越所有的差距心理。

    得仰望的那种。

    特别是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万长生的家境不好,那个成天跟他进进出出的高二女生家里可是出了名的有钱。

    这关系更让女生们怜惜!

    另外市二中最不受重视的几位美术老师挤在黑板前,面面相觑,只教着初中的他们肯定识货,但也知道自己从来没有达到这个高度。

    这是技巧和天赋决定的分水岭。

    “他……应该考美术学院吧?”

    “我知道万长生,两年前高考六百多分,最后却没有去读大学,现在回来复读的。”

    “可能还是家里经济条件的问题?”

    “不知道,我只是觉得太可惜了,这种天赋……我觉得和我看到的那些色粉画都不是一个类型,肯定都没人教他这些,就能突破常规画到这种地步。”

    “不行……我得去找他谈谈,如果不是考美术学院,那他的天赋就太可惜了。”

    “家里经济条件不好能怎么办?美院比普通高校还要贵,六百多分都没走,肯定是家里没钱,真特么操蛋的命运!”

    “没钱也必须去,我……我想办法帮他申请各种补助补贴助学金,我就不信这么好的苗子这么毁了,实在不行再众筹,我看到过这个孩子,只要考上大学肯定能拿奖学金的,不然我良心过不去!”

    “一起一起,大不了跟校长谈谈,一年几十万的尖子生都能请,这么好的美术生一样,对呀,我们帮他策划下,让他去读清京美院啊,学校不是有规定,只要考上清京大学,奖励几十万么?!”

    美术老师们陡然激动起来。

    赶紧找到高三一班,在好多学生的偷偷关注下,把万长生从教室里面喊出来。

    善良的老师们这会儿注意力已经改变了,哪怕万长生赶紧承认自己已经拿到了蜀川美术学院的专业通知书,只要高考能过五百多的分数线,就肯定能进美院。

    老师们却着力鼓动他去考清京美院:“学校有奖励的!”

    万长生摊手:“我今年已经参加过清京美院的校考,专业分数把握不大。”

    老师们全力以赴:“清京美院的分数线和其他美院不一样,是高考文化成绩和专业考试分数跟当地一本线分别除了以后加起来的系数计算,如果专业分数仅仅相差几分十几分,文化分你很可能是会超出对方一百分,这完全可以反超的!”

    不得不承认,万长生肯定怦然心动了下!

    平大清京,这可以说是全国上下学子高考的终极梦想。

    他自己都说过,如果当年能考上清京,他也不会弃学两年。

    现在这确实是一条看上去很有可能的道路。

    仅仅就这么一丁点犹豫,旁边的老师就看出来:“你知道吗,我们学校每年能从各地招收这么多学生的高额复读费用,靠的就是尖子升学率,每年有多少人考上清京平大,这都是省内几所超级中学比拼的关键数据,清京美院虽然是清京大学的二级学院,但也算清京大学的名额,又是全国九大美院之一,你考这个,学校有面子有业绩,能赚更多钱,自然也就会给你更多奖励,要不我们现在就帮你去给校长谈,只要你投考清京美院,签合同考上以后给你多少钱……今年那个费用是多少?”

    旁边老师赶紧:“三十到五十万!绝对够读美院几年的学费生活费了!你现在已经来了二中,要是外校来,介绍一个学生就有几千的中介补贴呢。”

    还有人劝:“就算今年专业考得不算理想,明年再复读一年都行,二中肯定会全力以赴支持你的文化成绩,几十万到手啊!”

    什么时候读书居然成了笔生意,万长生有点吃惊。

    老师们小声:“现在真的是生意,我们学校有几个尖子生,其实每年都是高分,考上了不去,留下来复读拿几十万奖金,年年考年年拿,只要不是状元,谁记得他们,但我们学校的高分段就始终有人,每年出几十个这样的高分段,就能吸纳几百几千个复读生,这生意不要太简单!”

    万长生恍然大悟,这特么不就跟观音庙的生意大同小异么。

    看起来是个教育事业或者宗教事业,只要在有心人掌控下,就能做大做强的变成生意。

    赚得简直钵满盆满。

    不过这犹豫也就一瞬间,万长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道曼妙的身影,让他干净利落的下定决心:“我真的不去清京,我在蜀川美术学院考到了专业第一名,从专业角度来说,我的风格并不适合清京美院,未来……”

    其实这个理由真的不够充分,万长生现在还是知道,国画专业最强是国立美术学院。

    可人生不就是这样么,这样那样的原因让自己的选择总要权衡下,回避杜雯,照顾贾欢欢,到江州就是最合理的选择了。

    美术老师们惊奇又失望:“啊?!专业第一?不去更好的美院真的可惜了……”

    “我们还就指望着出个你这样的清京美院,振奋下我们学校的领导,让他们能关注下美术课程,要是我们有个完整的渠道来培训美术生,每年再能出几个清京美院的学生,校长他们肯定愿意掏钱的!”

    自己办了美术培训班的万长生灵机一动:“我有朋友考上了清京美院,更主要的是我还有朋友是办美术培训学校的,如果他那边负责专业考试,然后把考清京美院的考生最终送到这边来参加文化考试,二中能不能提供文化复读的名额?”

    美术老师们眼睛都亮了!

    如果万长生自己今年考清京美院,哪怕考上了,也只是昙花一现,但真有这么个清京美院的专业班来操作。

    每年要是能上几个人,市二中也能名正言顺的添加几个清京学生的业绩。

    那就太两全其美了!

    有得搞,有得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