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20、这都有碰瓷的
    万长生并不缺乏生意头脑。

    只是万家历年来都是把做生意这种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交给贾家负责,孙家干生活服务业,庙守总是要摆出一副不为金钱名利折腰的清高范儿,才能在观音村镇住人嘛。

    老曹曾经说过,最强的附中学生,往往就栽倒在最后的高考中,文化成绩跟专业绘画能力,缺一不可。

    万长生好像摸到点隐约的脉络。

    如果说一般的美术院校引不起这些超级中学的兴趣,清京美术学院就像个异类,顶着金字招牌的美术院校,却有相对较低的进入门槛。

    这就形成了巨大的吸引力。

    当然,这时候吸引力还是主要在女生那边。

    才华对这个年纪的好女孩,拥有无比强烈的吸引力。

    之前还仅仅停留在外表,高大健康的身材,清秀温和的五官神态,看看就好,几乎很难有深度交流接触的机会。

    也就停留在某些女生开玩笑的颜控谈资里。

    可这样的绘画功底爆发出来,彻底就让女孩子瞩目了。

    首先是同班的女生,会两三个结伴到最后排来问万长生:“你学了多久的画画,这个跟天赋有很大的关系吗?雪雁想学能教吗……”

    戴眼镜的窗边女生咬着嘴皮红着脸。

    这算是比较含蓄的。

    外班的没这么近距离的机会,那就在没有机会的状态下创造机会。

    中午万长生下课,走过操场的时候,眼角刚隐约注意到右边有个女生蹲在跑道边干什么,脚步没停的却听见左边好像有人在喊自己:“万长生……”

    还是女声,扭头的万长生疑惑的目光扫视,那边只有三五个女生完全不认识,而且好像也根本没看自己……噗,这边就跟人撞上了,软绵绵的哎哟一声娇呼,身旁就倒下个女生!

    哪怕心里有百分之八十的猜测,这个刚才还蹲着的女生是在碰瓷,万长生也得蹲下去询问:“怎么了?伤着了么?”

    他多大块头,一身打石头横练的肌肉,女生哎哟哟的娇滴滴:“疼……疼……”

    万长生只好扶着到旁边找个能坐的地儿,询问到底怎么样了,最后东拉西扯的被要了微信号和手机号去,说是等去了医院复查有问题再来找他!

    而且看来这是最好的手段了,下午下课,万长生居然还遇见依样画葫芦的!

    只是这次的女生没中午那个演技好,更可能没想到万长生的运动服下面脱衣才能看出来有肉,这个起码有一米七五的高个儿女生,居然挺胸跟万长生实打实的撞了下!

    那真是给弹了开去!

    一百七十多斤的运动物体撞击啊!

    捂着胸口愣是连娇呼都没能呼出来。

    所以万长生晚自习以后,都不敢从操场上走了。

    让那边准备的好几起碰瓷团队失望而归!

    这是下课放学。

    上学的时候肯定也分秒必争,连贾欢欢都不放在眼里,直接在校门口外面遇见:“万长生,我也学过两年的美术,你能帮我看看我的素描吗?”

    这是单刀直入的。

    还有曲线渐进:“我们高中部有美术同好会,想邀请万长生同学来给我们做个专业知识的讲解,特别是关于美术院校的报考流程,听肖老师他们说,你是今年蜀川美术学院的专业校考第一名吗?”

    说这话的长发女生眼睛大得惨绝人寰,两个同伴交叉换位的隔开了贾欢欢!

    这可把忍了两三天的贾欢欢惹毛了,手叉腰蹦跳跺脚:“干嘛!没见过帅哥啊,我的!早就订婚了,少猫儿逛池塘心痒痒,没了!再来勾搭就是不要脸!”

    周围大片大片的蓝白运动服都吓一跳,继而抬头环顾四周,光天化日的这还是新时代呀?

    怎么女高中生就有结婚订婚的?

    那几个女生看样子很想跟贾欢欢一决口才的,但顾忌万长生就在旁边看,只能斯文的娇柔:“哎哟,你想多了吧,我们是正常的交流……”

    “别仗着你家有钱就……”

    后面被同伴拉着了。

    还好万长生永远都站在欢欢这边,伸手抱起她:“好了好了,我只是临时来二中复读参加高考的,我想说的话都写在黑板报上了,如果想问关于美术院校的事情,可以通过肖老师他们安排合适的场合,我很乐意给大家公开讲解,私人交流还是算了,再见。”

    贾欢欢气得鼻孔朝天,却呼吸间就安静下来,快得让万长生吃惊:“咦?我看你眼泪水都要飙出来了,还以为你要发火呢。”

    贾欢欢竟然叹口气:“算咯嘛,越闹越会把这件事情搞得糟糕,因为我还记得初中那次,吵得你好难堪哦,嘻嘻,我还抓花了那个女生的脸,所以吵两句就算了,赶跑就行。”

    蜀川话本来就充满趣味,她这种装着很老成的口吻更显得人小鬼大。

    万长生只能说:“嘿嘿,你也算是年纪轻轻就活得这么通透了。”

    贾欢欢呵呵两声,有点像是哼哼的语调,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无奈:“谁叫你这么优秀呢?”

    万长生简直怜爱得再抱紧些亲一下,这可是大白天的校园里面,连林老师都提醒万长生还是注意点影响。

    而且确实有一连串的活动找万长生去参加。

    前面高中部那个美术专业知识讲解,美术院校的报考流程,总得去吧。

    接着还有漫画同好会的邀请,的确是通过老师来的,去了一水儿的小姑娘,叽叽喳喳的拿着水彩笔连选哪个颜色都能磨叽好半天的那种。

    万长生快速的在白纸上用她们的水彩笔画了个仕女造型,就让她们慢慢临摹吧。

    连点基本功都没有,只是因为爱看漫画,歪七扭八的画点花仙子图样,就以为是画画了?

    万长生表示伺候不起。

    不过林老师请万长生帮忙在学校操场主席台上再画幅画,还说要按平方算钱。

    万长生无论出于爱好,还是情义,都得画吧。

    听老童说,那位米开朗基罗不也是在教堂里面画壁画这样逐渐成为大师么,那自己也是在庙里画了十几年。

    现在不过是重操旧业,万长生觉得没什么难的。

    但这个就不像一次性的黑板报那么飞速打印了,万长生拒绝了收钱费用,但要求用最好最耐久的户外颜料,这样也能保持更久。

    那就得向美术用品店那边的老板订购发货。

    正好用这段时间构思这幅四米多高,十多米长的主席台壁画内容。

    万长生还跟校工们一起,搭了个彩条布凉棚架,把整面主席台墙都遮挡住,他不想自己的创作过程,跟动物园似的被围观,特别是不想被女生围观。

    没几天刚在墙上大概的分了个区域范围,就有女生探头进来,万长生心里刚有些不悦,那个戴眼镜的女生就心不在焉:“林老师叫你去趟办公室。”

    误以为对方是来犯花痴的万长生歉意,立刻从凉棚架子上下来:“好的……”

    可走出来才发现,那个叫费雪雁的女生也没跟着出来,外面不光有一群女生在看台上坐着,还有个头发花白的男生也在。

    女生们情不自禁的小欢呼,还给万长生挥手拍照,就像追星族似的。

    伸手不打笑脸人,万长生只好笑笑摆手走了,却瞥见那男生远远的也走了。

    经历过林建伟那种阴险小人以后,万长生现在特别注意,有些人渣不是忽略就能当做不存在的。

    宁得罪君子,莫招惹小人,这是万长生现在的体会。

    总不能在同一个坑摔倒两次吧?

    听老曹说,林建伟肯定也没受到什么影响,这次有很大几率也会考进美院。

    这让万长生有点牙痒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