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57、有钱才知道怎么随心所欲
    费雪雁当然是要万长生展现他的全国优秀学生干部证书,特别叮嘱万长生带上的。

    看得出来费雪雁特别在乎证书奖状之类。

    万长生也真没想到自己领这个证书,还有这样的用途。

    显然费雪雁的这种在乎是有源头的,她的母亲也很认真的把证书拿着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再端详下万长生的脸,终于从防备变成喜笑颜开:“真是电视上那个上台领奖的学生!真的是你同学!”

    平凡的脸上有很多风霜,却没啥戾气。

    万长生态度就再好些:“那不是上台领奖,只是一出话剧谢幕的时候。”

    费妈妈乐呵:“不得了不得了,上电视都是不得了,我做饭,留下来吃饭嘛,雪雁说要带师父回来,你成绩肯定不晓得几好了,我们雪雁成绩很好的,一定能上平大清京!”

    赶着跑进厨房的母亲,还让女儿照顾好客人,连费雪雁打算去厨房倒杯水给万长生,她都不让动手,自己来:“我们啥子事都不让雪雁做,就想她考个好大学,我们做爹妈的就是吃了没有文化的亏,这一辈子都窝窝囊囊。”

    万长生看眼费雪雁无奈又紧绷的表情,可怜天下父母心,这真是极好的父母,可又给了女儿太多太沉重的压力。

    怪不得费雪雁也有点极端。

    来都来了,万长生还是尽量履行职责:“阿姨,我到平京领奖,最主要的原因我是个美术生,我在今年的专业校考里面十来万人拿了第一名!”

    费妈妈已经忙碌开来,根本没注意是什么第一名:“哦哟!不得了不得了,成绩这么好,肯定也是要考平大清京的哦?”

    万长生尝试下曲线:“对,今年我的室友就考上了清京,但是她和我一样,我们是美术生,画画的。”

    正在择菜的手终于停顿下:“画画?”

    万长生认真解释:“七十二行,行行出状元……”

    费妈妈难得打断他一次:“读书,我们就是拼了命也要供雪雁读正经书,最好是当官,要不然进银行,就算进我们石油单位也好啊,千万不要搞那些歪门邪道,我现在就只能当个加油站的加油员,吃了没有文化的苦头!”

    万长生苦笑:“画画不是歪门邪道,国家政策也在大力提倡素质教育……”

    费妈妈摇头:“年轻人,大道理我不懂,我读书的时候还提倡交白卷呢,我姐姐哥哥还到响应号召去广大农村大有作为呢,最后呢,有些话听不得的,我只信读书才有出路,我们那里随便什么头头,都是大学生出来的。”

    万长生换个方向:“没错,读书学文化确实才是出路,可学美术也是正儿八经的大学……”

    费妈妈表现出和女儿如出一辙的一根筋:“那我怎么没有看见周围人有学美术有出息的?画画的都不是正经人,就知道骗小姑娘!”

    说到这里,对万长生的目光已经多了些狐疑。

    万长生只能猜测在费妈妈年轻的时候,难道看见过什么印象深刻的文艺浪子?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如果不是那个证,多半费妈妈已经拿锅铲要把他抽打出去了。

    很少费口舌说服人的万长生,很快发现想要说服这样在社会上四处碰壁,认准华山只有一条路的中年人,确实是徒劳的。

    费爸爸稍晚了一会儿回来,据说是六点钟准时交班的出租车司机,一身风尘仆仆的腰酸背疼,回来摘下脖子上搭着的旧毛巾,就是把磨出毛边的腰包打开取出一叠零钱,快速清理算账。

    然后坐在桌前一言不发的埋头吃饭,搞得万长生都不敢下筷子挟菜了,因为不多的肉菜全都被父母挟给了女儿。

    听老婆转述了万长生的身份,也是犟脾气如牛:“我们是穷人家,没得那些花样,你们是吃饱了没得事情做,画画搞起耍,我们只有读书这条出路!”

    万长生还想抢救下:“两年前我也是这样想的,根本不知道外面还有美术学院,但这个专业总体来说还是比较赚钱,关键这是费同学喜欢……”

    出租车司机简单有力:“喜欢不能当饭吃,如果你再骗小雁去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拼了命也会搞死你。”

    对,这确实才是家里最珍贵的宝贝,容不得万长生这花言巧语的富家子弟玩弄。

    万长生就是这种感觉。

    不得不赶紧走,再啰嗦估计真的要打人了。

    费爸爸还押着他一起下楼,因为他晚上还要去商场守更。

    同时打两份工来养活自己的家庭。

    虽然说不上锦衣玉食,万长生也算是乡下少爷的排场,家务事都没做过的。

    回学校以后有点沉默。

    晚上放学,费雪雁再来美术班这边找他的时候,他坦诚布公:“相比之下,钱我都认为是小事情,关键是你父母的态度,他们的生活经历跟接触面决定了他们的思路很难扭转,能认定读书才是唯一出路,这已经非常非常幸运了,哪怕在我们乡下,女孩子读了初中就撵着上工做事的比比皆是,你有爱好这是没错,但也要考虑父母的态度,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不考虑家里的实际情况,我认为这也是一种自私。”

    眼镜女生失望的走了。

    她想通过万长生这么高等级的优秀证书,来扭转自己父母的观念,都没能成功。

    万长生也尽力了吧,所以她真说不出来什么。

    贾欢欢在旁边看着万长生目送人家走,艰难咽下嘴里的烤鱿鱼:“如果……她像狐狸精那么漂亮,你应该就会全力帮忙了吧?”

    万长生哭笑不得:“跟长相无关的!我有什么资格去撒钱帮人,如果是这样,村里家庭条件的我都补贴养着?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

    贾欢欢理所当然:“漂亮的给点鱼也没什么。”

    万长生翻白眼笑:“你不是一直保护我吗?”

    贾欢欢耸肩:“自从狐狸精出现以后,我觉得她确实和以前那些花痴傻子不同,最主要是你喜欢就好。”

    万长生无语:“没有!你看我手机,现在连联系都没有了。”

    女高中生连连摇头,让两条马尾一个劲晃悠:“我没有清查的意思,这回看见你上电视,我算是认命了,你这么好,我非要把你藏在家里是我不对,你不会怪我浪费了你两年时间吧?”

    万长生无比愧疚心疼,还是抱起贾欢欢在胳膊上:“我怎么会!再说这两年我在庙里专心致志的做事,没有这种积累,我现在也不可能做得好,所以功劳还是你的。”

    贾欢欢嘬着嘴,迅捷的把一串烤鱿鱼抹进嘴里鼓鼓囊囊:“狐狸精说得对,我再像以前那样,就只能做个啥都不懂的乡下老婆,现在还只是二中的学生,以后随便来个什么妖艳货色都能把我鄙视得一文不值,你就算是护着我,也是挺累的。”

    万长生据理力争:“什么叫就算是,你护着我,我护着你,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我不会跟什么妖艳货色有瓜葛,你看这次几百个优秀学生,全国各地都有我也没出什么问题,我觉得是我上次读美术补习班的时候经验太欠缺了,真的是乡巴佬进城,以后我就知道怎么做了,请欢欢一定相信我!”

    贾欢欢接过万长生递的纸巾,胡乱擦两把嘴:“我只要你开心,你真喜欢就去喜欢,我当做不知道就是了。”

    万长生只觉得辜负这样的妻子,禽兽不如。

    一定要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