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69、别跟搞艺术的人谈生意
    八月底的蜀川正是盛夏,江州更是全国著名的火炉。

    可清晨出发的时候气温舒爽,正是出游的好时机,上高速路之前,万长生都没开空调,打开车窗,夏风阵阵,云朵相拥,道旁树正在使劲儿而翻滚那细细碎碎的翠叶,初升的阳光温和的洒下来,像极了高中女生的白裙子。

    也像极了三人飘荡翻滚的心情。

    分别的人,心情总会不一样。

    特别是远行的这边,因为有无限期待的可能在前方。

    怎么都会变得兴奋期待起来。

    都是被父母送来一起上车的徐朝晖跟费雪雁,从上高速路就开始难掩脸上的表情。

    哪怕在高中复读班都呆了好几年的徐朝晖,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独自到外面生活,万长生甚至促狭的想问问要不这俩干脆也在外面租公寓好了,但算算费用还是比宿舍贵些,那不是自己掏钱么,没提这茬儿。

    可真说起来。

    徐朝晖的学费生活费当然是自己给,费雪雁也说自己父母还是存了些大学学费的,所以整个补习班的费用还是她家自己来,但很明显她现在知道这个成本费用,哪怕是父母给,也要早点回馈补偿。

    万长生也就不争了,只说如果在经济方面有问题,找自己,这个阶段全力以赴的就是抢专业学习进度,而不是打工赚钱。

    费雪雁点头的脸上,也带着憧憬的心情。

    其实一个月前,一同前往外出巡讲的时候,就是走的这条路,同样的车。

    但包括万长生在内,情绪都完全不同。

    抵达江州才十点过,万长生带着他俩先到培训学校报到。

    其他宁州那边来的艺考生,也在这两天陆续参与报到,其实这还不算美术培训班的报名高峰,很多学生从暑假就开始加入。

    陆涛看见万长生来,已经完全是同事朋友的表情:“呵呵,上回你来讲一堂就跑了,我没在,这回双料状元的名声,等你进了美院肯定上上下下都看着哦?”

    万长生早就习惯被围观:“那我去找曹老师,还得帮这俩安排宿舍交代细节,算是我的徒弟,两人都是学霸级的文化能力,现在主要看剩下四个月的专业突击。”

    这就是艺术专业不可避免的门第关系,陆涛心领神会的点头笑着拍万长生手臂:“你就放心吧,平时会多照看的。”

    徐朝晖还有点大大咧咧观察各种穿得千奇百怪的女生,费雪雁已经能拉着他赶紧一起说谢谢。

    结果老曹更大大咧咧,指点他办公室外的行政文员带着学生去办手续:“那就现在坐下来谈谈吧……”

    就在一年前,万长生带着典型的外行呆头鹅态度走进这里,当时甚至都没注意看。

    上午毒辣的太阳已经把外面晒得明晃晃,顺带也让宽敞的校长办公室里面很亮堂,简单的一组皮沙发,大班台上有电脑,文件柜茶台之类都是带着典型的商务风格,挺气派的样子。

    这会儿万长生知道这种场面,是为了给学生家长看的,校长办公室显得有派头,人家才会信任这家学校有实力,而不是交了几万块钱的学费之后什么时候消失。

    无论什么证书、头衔,现在都没有公信力,除非连外行都知道的那种著名如蓝翔、新东方。

    但就是这样的环境,老曹依旧还是顺手在沙发拐角间的边几上,打开一台精致小音箱,让什么外文歌曲流淌出来,才带着艺术家改不掉的那种懒散,抹着自己的光白头坐下来:“托你的福,你自己和上届学生带来四十名左右的考生,另外因为你那教材上推荐的效果,有接近三百名全国各地考生跟家长来询问,最后缴费入学的有八十多人,如果算提成的话,我最低也起码应该给你过百万。”

    万长生也让自己懒散点靠着,开了俩小时车还是有点累:“怪不得说美术专业有前途,还是挺赚钱的哦?”

    老曹眯着眼笑:“但你不差钱吧,还主动要求把这笔钱返还给他们做奖金,我都给考生家长签在合同里面了,你现在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万长生没反悔的样儿:“如果实际上学费能比别家少个万把块,再加上这种奖金刺激的模式,明年会不会有更多的学生来读?”

    老曹点头:“我找你说的就是这个事儿,我本来就不想搞这个费力事情,这次学校靠你赚了不少,我们几个商量了下,折算给你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摊子就甩给你来管理,我们当股东分红就是了,不插手影响你,该给你撑面儿的时候不含糊,怎么样?”

    万长生是真的万万没想到:“啥?你就完全不管了?”

    老曹理所当然的嗯:“你以为这个行当很赚钱?看着一个学生几万块,东拉西扯的各种介绍人、中介、带队老师,学费大头都返还到这些上面,我们这已经算是招生很有保障的学校,很多培训校招生乱得一比,所以华东地区搞连锁规模化经营,才能有效的降低些成本,保证效果,我们这边比起来差距还是有点大的,最关键是我特么是个画家!纯属为了点几个人说起来的理想,大家才捣鼓这个,一年平均分个二三十万,他们几个又不管日常事务,我都两年没参加画展了,甩给你好不好?”

    万长生是有点心理准备,自己对艺考培训有兴趣,哪怕进了大学,也会搞些日常巡讲、来大美这边兼职做点什么,可没想到老曹扔包袱似的丢给他。

    “我……还是个学生……”

    老曹挠挠自己的头:“又不是要你天天过来打卡上班,中午晚上过来看看,再说今年起码会多一两百学生,利润高些你就多请两个办公室主任、教务主任之类的协助你,我是真不想做这个,我想画画啊!谁特么想成天画得正嗨,突然来个电话家长又要谈两句,我怎么就变成个商人了呢,你接过去好不好,你年轻精力旺盛,平时……你这回不会谈恋爱了吧?”

    没想到就是这个理由打动了万长生,他现在就怕自己闲得慌,起码这一年欢欢还没过来之前,得让自己尽可能忙碌,不要瞎想!

    于是这间办公室就这么转让给了万长生,只是对外还是表明担任教务主任,不过老曹说自己今年要争取筹备个人画展,所以主要工作全都交给万长生来打理,有问题再找他。

    老曹甚至都懒得召集所有任课老师、工作人员之类开会,直接把万长生拖进大美培训学校工作群,简单粗暴的把群主转让给万长生,说有事以后万长生拿主意。

    然后立马欢天喜地的开着自己的富康车就跑了。

    早上还只是顺便送两个徒弟来入学,万长生琢磨着中午在微信群里问问黄敏他们有多少人到了学校,大家先聚着吃个饭算是庆祝,就准备开始尝试自己的大学生生涯呢。

    现在居然斗转星移的立刻成了培训学校的校长?

    虽然没签署什么合同协议,也没啥股份股权书,只给万长生说当初是五个人入股,现在算六个每人百分之十五,多的百分之十拿来大家喝酒吃饭。

    就这么简单直接。

    万长生除了理解这些艺术家是真不在乎钱,可能就是他们兜里都真有钱。

    任性。

    陆涛他们也不吃惊,哈哈哈:“对老曹来说,这肯定是个烂摊子,最主要可能还是老童他们几个对你都足够放心,去年你的事迹也太闪亮了,以后就要喊你万老板了哦?”

    美院这个地方,可能除了少数心理阴暗的家伙,大多数人都不怎么论资排辈,实力说话。

    好比赵磊磊那么年轻,大多数场面都能我行我素。

    所幸还当过庙守,从小有些基本的管事道理还是明白,万长生挠着头送陆涛他们还是先去上课,自己坐在那张大班桌边,先把所有关于培训学校来龙去脉的资料看看吧。

    老曹居然连这个都懒得交接!

    跟搞艺术的人谈生意,很有点不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