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71、人多力量大
    实际上,万长生原本还是想按照自己习惯的模式,先下点饵,给好处。

    利益才是能够凝聚人心的根本,热血只能一时。

    但他那颗在观音庙前面打磨出来的心,实际上还是太现实了点。

    巡讲导师,讲只是他们获取名声和地位的工具,关键点还是在巡。

    只有到处巡讲,才有新的美术生购买他们推销的教材书籍,那才是赚钱的主要部分。

    就好比万长生这个暑期二十天,卖教材的收入有三十万,讲课的酬劳不过十万。

    这里面当然有其他人帮他卖了不少的版权收入,可万长生的讲课价位,现在也在这个团队里面是最高的。

    双料状元,速写的难度,都决定了万长生的奇货可居。

    但这群基本都在三十岁上下的年轻导师,何尝没有改变现状的心思呢?

    也许无数次在沙龙、酒桌、闲聊、同学群中抨击过现状,只是从来没想到居然有人开始不为了钱,开始寻求改变!

    那就试试看呗。

    万长生有点吃惊。

    这就等于硬生生的把大美培训学校的师资力量和教学水平拔高了很大一截,可以说已经是类似于宁州二中那样的实力存在。

    今年报读大美培训学校艺考生们真是有福了。

    当然这也意味着每个月十多万的导师支出!

    还有机票跟星级酒店的住宿呢?

    虽然不差钱,万长生却不觉得这个时候大手大脚是什么优良传统。

    坐在老板椅上晃悠几下,正在思索这笔费用应该怎么办。

    手机响起来,丁晓鹏打过来的:“到了好多人,大家都说聚一下,你什么时候到?”

    万长生思忖下:“来培训校吧,我这边帮曹老师捣鼓点东西,待会儿中午一起吃火锅!”

    这可是三伏天。

    丁晓鹏那边却高兴得很:“好嘞!马上开始招呼人……”

    万长生不是个喜欢呼朋唤友的家伙,以前在二中读书的时候还有点独来独往,但显然现在他有些改变。

    大家一起经历过艺考高考,在二中的时候就体现出来有极强的团队感。

    这在艺术生里面真是个极为罕见的事情。

    很快,专业教室里面还没下课呢,去年的美术生们开始成群结队的出现在走廊上!

    上课的老师都有点吃惊,但认出来黄敏、付仕亮这些面孔以后,就笑开来:“哎哟,是来复读,还是回来母校重温旧梦的?”

    黄敏又剪了个男人婆一样的短发,很潇洒的抹一把:“八十七个人,今年我们考上了八十七人在蜀美,另外六十五人考上了其他院校本科!我们跟万万在一起的一百五十二个人,全都考上了!”

    万长生听见声音,打开办公室这边的门招呼:“陆哥,以后我们都是你的师弟师妹了!”

    陆涛哈哈哈的笑,恨不得拉这帮家伙进去给里面的艺考生们做榜样,其实里面的考生们则早就垂涎欲滴的十足羡慕。

    真希望明年这个时候,自己也能这样意气风发!

    丁晓鹏探头:“你在跟曹老师谈事情么?”

    万长生招呼:“进来吧,进来一起说事情,没准儿我还需要你们帮忙呢。”

    这可真是应者如云!

    陆涛在教室门边颇有感触的看万长生对他挥手示意,才带自己的同级生们进了办公室,好像意识到点什么。

    这再次印证了杜雯曾经给万长生的叮嘱。

    这些人会成为他非常重要的队伍!

    一路走来,这些美术生对万长生无比信任,这就好像是一场场战役打出来的感情。

    校长办公室外面还有个类似普通文化课教室大小的办公区,其实也就是七八张桌子拼成大桌面,平时行政人员、专业老师可以休息喝喝茶,做点报表,偶尔还能坐在一起开个会什么的。

    现在周围堆着大量往届的优秀作品,其中万长生那张画在墨绿色黑板上的第一次速写白描,让美术生……不,准确的说是今年的蜀美新生们嘻嘻嘻的指着。

    也很感慨。

    黄敏还俏皮的对万长生行个美式军礼:“美术高考班一百五十二人,应到八十七人,实到六十二人,其余二十五人明后天到达,其他六十五人正在前往他们的学校,请指示!”

    真的只是玩笑,可说出来以后,她自己都觉得越来越吃惊,很骄傲的那种充满心间,语调声音都变得响亮了!

    其他人也从嘈杂变得安静,然后忍不住开始鼓掌!

    不一样,这帮人的感情真的不一样!

    去年在这里的时候,曾经是那么的疯狂拼搏,忐忑不安,是万长生帮助他们从最弱的环节入手,迅速提高自己,又在文化高考这个一贯的老大难问题时候,伸出最宝贵的手。

    朝夕相处的一年时间,剔除了那些参与不进来的家伙,全都是知根知底相互信任的朋友。

    今年蜀美一共才招了不到一千八百名新生,这里就有差不多二十分之一,抱成团的那种。

    有些人还忍不住举起手机拍摄,说是要发到群里,给还没到的,去往其他院校的同伴口水一下。

    没那么多座位,全都站着,有点密,办公室主任跟两名文员很诧异,诧异这些似曾相识的学生,跟他们看到过的美术生有些不一样的精气神。

    想起来倒水招呼,万长生已经摆手了:“大家随便坐着靠着吧,我有几个事情要跟大家聊聊,第一件事,就是曹老师非常信任我,让我在读大学的同时,试着帮忙把大美培训学校的教学管理工作给带起来……”

    为了让大家都轻松些,万长生尽量随意的坐在面前的桌子角上,其实他没想到这种动作蛮契合当前那些it公司老板的做派,穿得普通,和员工打成一片的样子。

    大家再次欢呼鼓掌,但是不意外。

    万长生去年就在给大家上课,本来就挂着教务主任的头衔,这有什么稀罕的。

    万长生也没想说自己就校长了:“大家还记得去年那位教色彩的金牌导师苏老师吗?”

    在所有人记忆犹新的点头时候,他解释:“今年这四五个月的专业强化期,苏老师同等水平的一批老师将持续过来给大美培训班上课,最大限度的提高我们这边的教学质量!”

    大一新生们轰然,苏琦冬是什么水平,他们清楚。

    在艺考圈子里面这种金牌导师都是蜻蜓点水一般沾一下就走,显得特别珍贵。

    现在居然要改成日常每天都有的水平?

    办公室主任也听见吓着了,一方面是价钱,另一方面就是那现有的老师怎么办?

    刚才万长生就在想这个:“陆老师、范老师他们就要作为真正的教务主任,专门负责整体教务工作了,因为今年现在已经有四百多名艺考生进入大美培训学校,我这个暑假也到好些华东地区的美术班巡讲过,对那种导师面对几百上千人规模的上课方式有点新的想法,那就是导师在上面讲,下面需要每五十到一百名学生,有个助手教导。”

    大家都是美术生,瞬间明白。

    万长生对这边上速写课的时候就这样,三百来人,他基本上除了自己示范,很难一个个去指导,最多只能找比较典型的优缺点来评讲。

    但美术班其实最好还是,三五十人有个老师转悠着手把手的指导,因为每个人的问题难点都不同,人太多了再好的老师也照顾不过来。

    而且这个助教,恰恰就最适合这帮大一新生了:“哈哈,你是要帮我们找个勤工俭学的机会么?”

    万长生也承认:“这个费用不会很高,因为全程请这么贵的金牌导师,压力已经很大了,所以我只能打着请你们来增加教学经验的厚脸皮说法,这个暑假有办过班的尽量抽空来帮帮忙,大家轮流尝试下,然后到了寒暑假,我们再回到各自地方办收费的少儿培训班,培训学校这边提供正规的手续,不会再出现付仕亮他们被取缔的事情……”

    他还没说完呢,众人已经七嘴八舌的开始抢名额:“说钱就有点不亲热了,万万你自己都不是为了赚钱,我们怎么好意思呢,黄敏,还是你来排个表吧,大家尽量都有机会来跟着金牌导师学东西啊,这种机会这么难得!”

    人多力量真的大。

    万长生好像也意识到了,今年大一新生,有二十分之一都是自己的人!

    如果这种事情延续下去,两三年以后!

    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学生中的实权领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