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76、狂浪是一种态度
    这就是创作冲动,灵感来时候了的创作欲望。

    可是有很多人也许一生中也这样萌发过什么创作冲动跟欲望,想画点什么,把眼前的美景,美人儿,又或者自己看见的愤慨、悲凉表现出来。

    无奈眼高手低,不会用任何表达形式画出来啊!

    对,就像费雪雁曾经那样,她的苦闷,抑郁甚至倔强,都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只会信马由缰的随笔乱画。

    绝大部分人的艺术天赋,就因为没有受到专业训练,终其一生都无法展现。

    所以西方现代艺术开始撇开技巧,只谈这种纯粹的创作灵感,随心所欲的表达出来就好。

    但在万长生这里,他恰恰是懂得的专业技能太多了!

    石刻?壁画?泥塑?

    然后就是他现在突然被打开的天地,我也可以这样用任何材料,组合成这校门般的一件作品!

    万长生满脑子想的都是这个,被自己这个新奇的主意烧得脑瓜子都要开了!

    紧接着抬眼就看见路边一尊雕塑,一人半高,台子上是汉白玉石头雕成的一个胖女人。

    也许露天摆放时间太久,带着很多水痕污渍。

    其他学生几乎熟视无睹的,匆忙经过。

    可对于万长生来说,不亚于一个炸弹在脑袋里面炸开,雕塑之美原来这么立体丰富。

    他之前真的只是做泥塑菩萨,甚至有点没热情了,那么多殿位需要那么多菩萨,哪怕前人做了绝大多数,可光是修缮、重补都忙不过来,能够给万长生帮手的只有万家两个叔伯当泥水工,大多数技术活儿只能他自己干。

    这让万长生一直以为雕塑就是这样了。

    他甚至没把自己在印章上面雕刻的龙凤虎龟等联系起来,那不是篆刻文人的小爱好,刻章时候顺手雕个花样么。

    把杜雯那样的写实头像放大雕刻算是启蒙。

    平日里可能极其偶然的从某些城市雕塑边经过,他都没法意识到那是雕塑作品。

    直到在国家大剧院才真的见到几件作品,才成长起来这种观念。

    刚才看见那校门才觉得也是雕塑作品。

    这就是农村孩子的短板,他没有丰富的现代讯息起点,没有像城里学生那样建立了完整的城市知识架构,就算不是艺术生,也大概知道雕塑是什么。

    现在才真正如茅塞顿开一样,往前几步,一台不知道什么机器孤零零的也被做成了雕塑的样子在石台上。

    相比刚才完全手工雕成的胖女人,这纯粹就是用工业废件做出来表达的东西。

    万长生抬头,就在走进校门的这条主干道上,两边的绿化带里,竟然摆着各种各样的雕塑!

    之前唯一比较闲庭信步进来的那次,好像是晚上,根本看不清这些绿化带里面的雕塑。

    现在万长生就像是闯进四十大盗山洞里的阿里巴巴,目不暇接,满眼渴望。

    甚至连周围的迷彩服越来越少,都没注意到。

    直到有位老师经过时候拍拍他的肩膀:“同学……你不是应该参加军训吗?这些雕塑应该随时都可以看的。”

    万长生惊觉,还问了下体育场的方向,屁滚尿流的跑过去,晚了。

    他已经是全体一千多名新生中,居然还敢迟到的那个。

    关键是万长生慌乱抵达的样子,真把他那些遍布在各个专业,现在各个连队方阵里面的伙伴逗笑了。

    平日里老是看惯了万万老神在在的沉稳样儿,原来这种时候还是会出错啊。

    他们自然又如同燎原之火,带开了周围人的笑神经,更是相互询问这是谁啊,等得知就是那个双料状元的时候。

    嘈杂声可想而知了。

    部队连首长正在讲话,强调军纪,遇见这种害群之马!

    不冒火才怪了。

    战国时候孙武演兵,宫女们嘻嘻哈哈的不像样儿,主将可是直接斩了宫妃的头,肃清纪律的!

    二话不说,就让这个倒霉蛋成了给猴儿看的那只鸡。

    现学现卖罚站军姿吧。

    整个上午,因为考虑到火炉江州的夏季高温情况,特别要求在早上八点就开始的军训,本来只持续三个小时,而且所有分出来的连队,都基本在校内各个树荫、看台、屋檐甚至不影响教学的楼体大厅里面军训。

    唯有万长生,被要求站在烈日下的足球场中央,孤零零的站着。

    优秀的人,可能就是这么秀。

    所有躲在体育场周围军训的队伍,都看见那个身影,开始还有军训班长严格要求他站出标准的军姿。

    后面就只剩下那个全身绷得笔直的身影了。

    一动不动。

    谁能想到万长生这个时候灵魂都出窍了一般。

    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雕塑,如何把自己已经勾勒得非常精细的那张后台画面转化成雕塑。

    而且就是今天早上那几尊雕塑给他的启示。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真给了一桌子美食,管他山珍海味,还是大厨名作,绝大部分宴席上的人,根本就不记得自己吃过什么。

    偏偏在最困饿的时候给一碗蛋炒饭,就会细细咀嚼的品味这天底下最好的美食。

    万长生这个时候就是足够单纯的只围绕这几件雕塑思考,从灵魂深处去思考。

    哪里会在乎外在的身体站成什么样,又有什么高温。

    一动不动的在那站着。

    像个雕塑。

    迷彩军帽下的阴影遮住了他的脸,让人稍微远点就看不清表情。

    可那绷紧的身躯,宽厚的肩膀,高大的身材。

    除了给周围每个人都留下印象。

    连原本火冒三丈的军队连首长都点头:“不错,这种刺头小子,如果去当兵,摔打好了,一定是个好兵!”

    旁边的校务老师还是心疼:“这差不多了吧……”

    连首长笑:“不摔打不成器,站几个小时军姿算什么,男人就得这样磨练出来,让他站着吧,给其他所有人树立榜样,他能成为最好的那个!”

    万长生哪里知道人家军队连首长都看上他的气质了,任由汗水跟熬油似的全都被暴晒阳光榨出来,满脸汗水在下巴凝聚成滴,浸透了全身的军装。

    他还是一动不动,魂游天际的那种根本不在乎,本来就是自己错了,军队一切纪律从严的规矩早就有所耳闻。

    万长生甚至有点甘之若饴的在享受这种折磨!

    直到中午所有军训队伍都解散了,万长生依旧孤零零的站在那,除了大量闻讯过来看稀奇的美院学生,特别是新生。

    陪着他的只有一队坐在主席台阴凉下的军人。

    能被军人瞧得上的,只有硬汉。

    老实说对这些细皮嫩肉的天之骄子,兵哥哥们很不以为然,但这会儿交头接耳都是:“不错哦!这小兄弟不错!”

    “一声不吭,脾气也够倔的。”

    “真是第一次站军姿?这特么也太能抗了,我觉得是个战术演练的好苗子。”

    “真是第一,动作都是我指点出来的,还是给我们,你看他这个块头就是有力量的,打军体拳一定有气势!”

    “走队列,这小子一看就是个排头兵,走队列!”

    看台上的教官们居然无聊之下争起来了!

    还是那位连首长晃悠过来听见:“好钢就得反复淬炼,既然你们都想要,那就让他搞个铁人三项吧,让他继续站着,吃过饭再来看他是不是对得起我们的重视。”

    高校军训,结束时候都有汇报阅兵之类的表演节目,其中队列表演、军体拳表演和持枪战术演练,算是保留节目了,每个能参与其中的学生都是军训期间表现比较突出的优秀分子。

    万长生万万没想到,仅仅因为迟到,他就如同出头的椽子,被军训教官们看上,导致自己要付出几倍的汗水和努力。

    这几乎也昭示了他在美术学院接下来的所有学习生涯。

    优秀,真的要付出很多代价。

    可他就是有这么优秀。

    连个大部分人只是走形式的军训都比别人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