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80、人生就是一场过时不候的体验
    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同样的事,从不同角度和态度来看待,亦会有不同的结果。

    很多时候,不同的并非是事情本身,而是人的心态与方法。

    万长生这么秀,固然是一举奠定在大一新生中带头大哥的气质地位,大多数人景仰,羡慕想结识这样优秀的同窗,少数人酸溜溜的不屑,嫌他太过伟光正。

    也让有些人格外嫉妒。

    譬如林建伟。

    文考班的同伴们,提起他就跟吃了屎一样恶心。

    这是种发自内心的厌恶,在校园里面看见都皱眉。

    偏偏林建伟还会破天荒的堆起笑容打招呼:“听说你考得不错……”

    那是种像毒蛇一样阴冷,笑面虎那么诡异的感觉。

    好几次,男生想动手打他,女生则想破口大骂,都被旁边人拉住了。

    “不跟煞笔一般见识……我们自己还会觉得很高尚呢!”

    留下林建伟的表情更加扭曲。

    说起这个的时候,文考班的同伴们甚至有些快意:“万万你没看见他那个时候的表情,肯定没想到我们都变得越来越优秀,他心思扭曲得都写到脸上了,估计寝食难安!”

    万长生深受封建荼毒:“也不一定,坏人长命百岁的反而更多,少说话,不然教官发现了,给你来个最后的触及灵魂!”

    整个军训推进得有些呆板,每天反复走队列,叠被子,对于心思灵动的美术生来说格外难受。

    好在大家耗费了不少卫生巾当鞋垫,在迷彩服上画了一层层的盐碱地图花以后,终于迎来最后的阅兵式。

    一千多人,按照八个连队的方阵排列,听着主席台上的校领导跟部队首长讲话,所有人心里都感觉舒了口气,要爬出新生军训这个大坑了。

    也就万长生这种奇葩,还觉得有点不过瘾。

    遥望看台上,大多数是来看大一女生的高年级男生,还有少数学生家长,这年头,真有陪着军训一个月的家长心疼得要命。

    然后主席台上就是万长生见过的院长,表情严肃古板的苟老等几人了,不过再把视野放远点,靠近球场右侧角落,那边似乎就是当初万长生去喝过酒的那个画家村仓库,老童跟一帮子老师画家,好奇的探头看热闹,还跟万长生有目光接触。

    万长生有温暖的笑,知道他们是来看朋友的。

    虽然这一个月的时间,他累得每天都挤不出时间去拜会,或者到酒吧里喝两杯,但情谊不会因为少了这些往来就淡薄。

    他相信老童、老曹他们很清楚自己这一个月做了什么。

    或者说整个培训学校有了什么样的变化。

    容不得他感慨,各个方阵已经动起来了,端着手臂小跑到跑道尽头,全体稍微调整下,开始带着标准的军队齐步走队形。

    由各连队的两位教官在前面带队的方阵里,万长生就是最靠近主席台的第一排排头兵。

    随着经过主席台前的标兵位,全体开始转成气势更硬朗,狠狠砸下脚掌的正步。

    按理说,艺术生对这种要求刻板的单调训练应该非常反感,万长生也知道很多同学不乐意,教官也不可能真像军队那样高压下重手的严格要求,作为年年都要搞的形式,差不多就行了。

    万长生也从来不劝说别人珍惜这点体验,和而不同嘛。

    但他自己非常认真。

    这是因为他真的懂这些看似单调的训练意味着什么。

    直立行走作为人类的一个特征,已经有百万年历史,为什么各国军队都要从行进开始训练一个新兵?

    这是种职业意识的灌注,从此以后,这个新兵不再是普通老百姓,是一个站有站相、坐有坐姿的军人,是一个国家战争机器最基本的零件。

    这是个国家军队起码的精气神。

    万长生在壁画上画过无数的古代传说将领,这一个月的体会,能让他更加深刻领会到,为什么有人说哪怕退伍很多年的兵,都能闻到兵味。

    所以他的态度永远是只要自己觉得对,那就认真的去完成。

    不过行着军礼在怒目圆睁注视阅兵首长的时候,他那过于投入感情,代入军人身份的专注,让只有阅兵才过来的部队首长一眼就注意到,连忙拍着手给院长还有苟老这边点头:“看,这个学生兵!气势是有了,有了!”

    院长还没说话呢,苟老不拘言笑的脸上难得挤出点傲气:“今年专业考试和高考的双料第一名!”

    也许就像教官们觉得这一个月使劲收拾万长生,才能沉淀出来这种气势,这位校领导,也许也是觉得自己差点把万长生这状元给抹掉,是对万长生的打磨雕琢?

    反正这一刻他脸上是发自内心的骄傲。

    院长自然是脸上更有光:“很不错的学生,全靠你们军训教得好……”

    万长生就像被一群歪瓜裂枣衬托出来的优秀。

    然后全场学生和老师领导、教官们就继续看他秀。

    十位基本都有这种刚毅果敢气质的男生,排开做一系列的队列表演,虽然没有专业级的插花交错,但各种步伐切换,专业术语叫做宽排面的整齐划一,在万长生这个排头兵的带领下,显示出组织能力跟队列素质的高标准要求,部队首长非常满意的站起来鼓掌。

    能在一个月里把大学生教成这样,他的人是花了心思的,有面儿了。

    可接下来的军体拳,排成两列的学生中,打头又是万长生!

    这次有几个女生,哪怕她们使劲扯着嗓子还是有点娇滴滴,但万长生理解的武夫、悍勇,在这一系列动作展示中表现出来,甚至有点杀气了!

    怒吼的狰狞面孔,让老童他们远远的都收起点嬉笑的表情:“狗日……万长生演得好哦!”

    “不,我觉得他是在体验角色,这是他非常好的一个习惯,你没发现?他在酒吧的时候更多是在体验我们每个人的角色,不同的性格应该是什么表达态度,这对于他琢磨绘画人物灵气非常有帮助,好比他现在,完全把自己代入了军人角色,如果这时候叫他创作一幅和军人有关的作品,一定有特点。”

    “你这么一说,他身上好像是有点当兵的味道了!”

    “他呀,就是来都来了,那就全身心体验,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所以年纪轻轻的才那么成熟。”

    “嘿嘿,但是你们看老苟的表情,怕是觉得万长生先进得很,老童,你要遭抢人了。”

    老童还在嘴硬:“不可能!万长生不可能一辈子就刻个章,这家伙搞培训学校都都看得出来,有远大目标!”

    然后全场看见打完军体拳的万长生,根本就没有回到队列,直接跑到整个球场的一头,那里半跪着一排全副武装的学生兵,身高也过了一米八,却有点纤瘦的马振宇把手里的步枪分给万长生一支,也把装满空包弹的弹匣递过去,表情已经带着和文考班差不多的敬佩:“这真是种不一样的体验哦?”

    万长生笑笑点头,半跪下去杵着钢枪装上弹匣时候,面沉如水,仿佛战场上正在面对千军万马的那种坚毅坚定!

    几名教官正打开烟雾发生罐,猛甩到足球场上,黄绿色的浓厚烟雾立刻飘得到处都是。

    那位最早决定磨砺万长生的连长手一挥,司号长吹响了著名的冲锋号。

    这十余名手提钢枪的学生,就如下山猛虎般,在模拟出来的硝烟战火中,快速冲刺,匍匐前进,翻滚,半跪,端着步枪对近在咫尺的对面球门射击。

    没有弹头的空包弹依旧能够带来足够的后坐力跟枪声。

    虽然是年年都能看见的过场戏,但今年好像别有特色,再无往年嘻嘻哈哈跟玩游戏似的调侃随意,十几个学生兵,居然打出了战场般的气势。

    哪怕跟真实的战场还差得很远,但以万长生为首的每个学生脸上,都带着格外认真的表情。

    生活就是这样,认真对待,才有认真的回报。

    哪怕是场可有可无的戏,也带着足够的情绪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