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书院 > 大美时代 > 181、出门看天,进屋看脸
    人生是一辆有去无回的列车。

    何不在每个站台都尽量多看看风景呢。

    就像去平京领奖,帮大剧院做布景,万长生真是带着来都来了,那就认真体验的心态。

    可在别人的眼里,确实是极其先进积极的表现啊。

    于是全场新生跟看台上的高年级学生,都看见那个脸色最不让人好接近的院领导,这么热的天,居然还穿着黑西装白衬衫一丝不苟的老领导。

    在最后一起检阅看望新生队伍时候,单独站在万长生面前。

    军队首长和院长都回头了。

    苟老用父辈慈祥的目光看着排头兵,出人意料的竟然抬手帮万长生把肩头翻滚沾上的人工草皮屑给拍掉。

    顺便扶着万长生的上臂:“很好,非常好,美术学院好多年都没看见你这样专业水平,思想品德又过硬的好学生了,高教委跟市团委已经把你获得嘉奖的文件传过来,作为一个艺考生,时刻不忘社会责任心,在参加高考的这段时间里,你做得非常好!”

    手里还提着那支81式步枪的万长生,这时候回应了句,他觉得理所当然的话:“都是我该做的。”

    他内心真是这么想的,发自内心的想传递点正能量心态给学弟学妹,才画了黑板报和壁画,发自内心的想帮助自己的培训班同学,帮助更多希望进入美术殿堂的年轻人,才搞高考班,搞培训班。

    万长生没有丝毫邀功请赏的想法。

    不都是匹夫有责的应当么。

    但在周围的大一新生耳中,这句话太特么装逼了!

    好多人回过头给其他人转述的时候,都忍不住学万长生那种平淡得好像吃饭喝水的从容:“卧槽,这才是干大事的样子,换我是领导,也会喜欢这种家伙!”

    确实,在领导听来,这句话太谦虚,太有责任感了。

    军队首长都笑起来:“我听带队连长说,这是他们一致看好的兵,现在看来,大家的看法很一致嘛,值得好好培养!”

    院长却只是看着伟光正的万长生笑笑,有些意味深长的没说话。

    因为苟老太感慨了,略微仰头,看着眼前平京淡定又风华正茂的万长生:“好,好,好!看到你这个样子,才觉得我确实是老了,后继有人,不服老也不行了,好!”

    很好,非常好,非常好,再接连四个好字,聋子都能听出来他对万长生的激赏。

    也许有些人早就感激涕零了。

    万长生却一瞬不眨的和苟老对视,清澈温和的目光仿佛能照出人的影子来。

    苟老显然能读出这目光中的距离感,拍拍万长生的手臂:“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要用战略的眼光看待全局,而不是斤斤计较于一丁点雕镂刻画,以钝为古,以碎为奇的表面文章,对吗?”

    旁人都有点听不懂这后半句的含义了。

    万长生想想:“字有起伏,有转折,有轻重,确实是每个细节都要为整体服务,可人不是石头,每个人都是独立的生命,都有自己的酸甜苦辣命运,我理解为上者在为大义的时候,肯定会有取舍牺牲,可人非草木,下笔也如刀,那就应该慎之又慎,不把每个人都当成石头粉末棋子,才是仁义正道。”

    九月底的美术学院体育场上,天空晴朗,万里无云,晒得好些列队的新生都不耐烦了。

    特别是远远只看见那个排头兵状元,在跟领导废话的新生,心中怨气可想而知。

    可他们哪里知道万长生在争论的是什么,甚至连站在旁边的学生都不甚明了。

    院长的眼神却猛的亮了。

    远处老童他们伸长了脖子,只恨没有窃听器:“老陈!你那不是有个炮筒长焦吗,拿过来看看!”

    “你又不会唇语,看个毛线,肯定是在笼络万长生啦!”

    “没事儿,晚上喝顿酒就行了,一顿不行两顿,不能让万长生也变成那种歌功颂德的家伙!”

    “不会,这小子心里明亮得很。”

    苟老还扶在万长生手臂上的动作凝固了,对视。

    万长生还是那样温和清澈的回视。

    试问又多少年轻人,能这么看着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还不闪不避,更不论对方还是院领导。

    刚刚还连出六个好字的老人眼神严厉起来。

    万长生却把目光挪开了,不是回避,而是转头看着夏日阳光下那些有些躁动不安的新生队伍。

    有多少人能领会军训的含义,有多少人甘愿站在烈日下不知所谓的被折腾?

    苟老也转头,看见这一切的同时,恐怕能看见的就是万长生身边这些精气神都不一样的表演队伍,毋庸置疑的透着干练气质。

    靠近万长生的人,大多都能有些影响改变。

    比那些喊口号,念文件带来的变化清晰得多。

    目光再收回来,看着面前因为接连阅兵列队,三场表演以后汗湿的军装,脸上的汗迹犹存,卷起衣袖的手臂,露出来的脖子,还有脸膛,到处都是这一个月暴晒以后的黝黑暗红。

    最终还是那年轻人才具备的充沛生命力,让六十多岁的老人慢慢把手掌滑落,语调都变得衰老很多:“准备好你的刻刀,下周我有一堂高年级的篆刻课,来给我做助教。”

    万长生说好。

    军训阅兵结束。

    全场新生和看台上围观的师生都见证了这一幕,虽然不知道针锋相对的上演了什么,但整个场面因为万长生差不多凝固了一两分钟。

    事后,那些站在万长生周围的标兵,把寥寥几句对话散播开来,虽然绝大多数师生不太明白其中含义,却也吃惊得难以置信。

    一个新生,敢于这样对院领导说话?

    而且明显这爷孙般年纪的两人之间有故事。

    万长生起码也是苟老罩着的地位。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万长生当初的专业最高成绩,是不是因为这个有猫腻。

    好在这种声音,瞬间就被扑灭了。

    言之凿凿的说法是,当初好多老师都见证了,是苟老要求取消万长生专业头名成绩的!

    这种学生,是天选之子么?

    对于很多人思维来说,就像在公司、厂矿里面的那种老思维,厂长、老总就是天了。

    他们只会看天行事。

    万长生没有,没因为实际上很严重的顶撞、拒绝了领导惴惴不安,也没有因为领导最后退了一步就沾沾自喜。

    和一大帮伙伴在食堂吃晚饭时候,和大家一样兴高采烈的求马振宇把照片分享下。

    一分价钱一分货,据说八九万的高级货,在酷爱摄影的专业人士手里,就是能呈现出来非比寻常的效果。

    前半部分是马振宇给阅兵和列队表演、军体拳表演拍摄的照片,万长生特写不少。

    这家伙就借着这个摄影任务,逃脱了起码一半的阅兵队列训练。

    最后他和万长生一起在操场上持枪翻滚的照片,可能会成为两人一辈子的难忘记忆。

    男人谁不喜欢这样抱着钢枪的感觉啊。

    这是请另一位刚在学校摄影协会认识的高手帮忙拍的。

    淡定如万长生,这会儿也只能跪求恩赐,那种虚实结合、构图清奇、色彩饱和充满锐度的摄影作品,让他爱不释手,要过来首先发给欢欢:“就当我之前发给你那些军训照片是记录,这才是艺术品!”

    贾欢欢回应是:“哇!兵哥哥好帅!”

    她这眼里只有长生哥,哪有什么艺术性。

    这会儿万长生电话响了,一把恶狠狠的声音:“小子誒!来了这么久,还不来拜码头!还想不想混了!赶紧的滚过来!”

    听着老童使劲装腔作势的语调,还有赵磊磊的窃笑声,万长生哈哈哈笑:“您这演技不行……好,我马上过来!”

    起身收了电话,想想:“我认识几个老师,过去跟他们喝两杯,今天我带丁晓鹏一起过去混个脸熟,因为他是油画系的,赵磊磊在那边,以后大家都有份,轮流慢慢来……”

    同伴们轰然狂喜。

    跟着万哥有汤喝啊。